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赵进喜博士

博客访问:326344

博客积分:2079

博文数:54

开通时间:2011-02-27

公告

为圣贤继绝学,为病友送健康,立下仁心活人志,愿为后学做航灯!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内分泌学科带头人,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百名杰出青年中医。临床擅长糖尿病及其并发症、肾炎蛋白尿、肾衰尿毒症、小儿多动症、妇女黄褐斑、更年期综合征等疑难杂症。应诊时间:周四下午 联系电话010-64826349电子信箱zhaojinxi@tcmvip.com

日历
访客
读取中...
最新评论
读取中...
我的人气博文
读取中...
赵进喜博士的博文
博文分类:
标签:

益气养阴、清热散结治法治疗甲状腺功能亢进症一例

 

张××,女,32岁,住北京市永定门外。初诊:1998年4月7日。主因心悸、汗出2月余来诊。患者3月前有病毒性脑炎病史,既往还有肝功能异常史。目前服用西药他巴唑、心得安,心悸症状不见好转。遂求中医诊治。刻下:心悸,汗出,疲乏少力,性情急躁,食欲好,食后恶心,大便一日1-2次。查体形偏瘦,心率130次/分,舌尖红,苔薄黄,脉象细数。辨证为气阴两虚,郁热于内。治拟益气养阴,清热散结。处方:太子参12 g、沙参12 g、玄参12 g、苦参15 g、丹参15 g、黄连10 g、麦冬10 g、 五味子15g、枸杞子30 g、夏枯草15 g、 牡蛎25 g(先煎)、连翘12 g、 银花15 g,7剂。北京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赵进喜

二诊:1998年4月14日。服药7剂,心悸,汗出,疲乏诸症均减,心率100次/分,效不更方,14剂。

三诊:1998年4月28日。精神状态良好,心率80次/分。遂停用心得安,继续守方。7剂。

四诊:1998年5月5日。诸症均减,舌尖红,脉象如常,原方去银花,14剂。

五诊:复查甲状腺功能检查正常,嘱减他巴唑用量,继用天王补心丹巩固疗效。

[按语]甲状腺功能亢进,少阳体质、厥阴体质比较多见。郁热内结,可伤耗气阴,其心悸症状突出者,可用五参汤、天王补心丹;汗出症状突出者,可用当归六黄汤;腹泻症状突出者,可用参苓白术散。本患者心悸,心动过速,中医辨证为郁热于内,气阴两虚,所以治当清热散结,益气养阴。方剂选用古方五参汤和生脉散、消瘰丸加减。所以用黄连是因为观察发现:黄连与苦参皆有很好的减慢心率的作用,赤芍、丹皮有人认为也有类似作用。所以应用大剂量枸杞子、五味子,是因为此二药可保肝降酶,前者兼有升高白细胞,可减轻西药副作用,有甲状腺肿大、结节者,还可加用莪术、浙贝等软坚散结。实践证明:中西药结合可使西药毒减效增,使患者临床症状迅速改善。

标签:

患者门某某,男,53岁,北京市通州区。门诊号:354527。2002年6月18日初诊。

患者主因双下肢浮肿2月来诊。既往有2型糖尿病病史14年。两个月前,无明显原因诱发双下肢水肿,视物模糊,肢体麻木,伴有咽干咽痒、咳嗽少痰,日久不愈,遂来我院。睡眠较差,二便尚调。化验尿糖1+,尿蛋白4+,查眼底提示糖尿病视网膜病变Ⅲ期。中医诊查舌质暗红,苔薄腻略黄,脉沉细略弦。北京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赵进喜

临床诊断为糖尿病肾病,糖尿病网膜病变,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高血压病。中医辨证为气阴两虚、血络瘀滞、血瘀湿停,兼有风热之邪留恋于肺卫。西药给予胰岛素降糖,硝苯地平控释片、氯沙坦降血压,中药治疗先予疏风清热、宣肺止嗽为主,兼以化瘀利湿。处方:桑叶10g、菊花10 g、荆芥3 g、防风3 g、桔梗6 g、甘草6 g、黄芩6 g、薄荷6 g(后下)、钩藤15 g、连翘12 g、当归12 g、川芎12 g、石韦30 g、土茯苓30 g。每日1剂。要求给予优质低蛋白饮食、低盐饮食。

2002年7月16日,复诊。服药后咳嗽消失,饮食睡眠情况良好,复查尿蛋白4+,舌暗红苔腻,脉沉。于是改用益气养阴,活血通络,化瘀利湿之方。处方:生黄芪15g 当归10g 生地15g  沙参15g  鬼箭羽15g  川芎12 g、夏枯草15 g、苡米30 g、水蛭12 g、土鳖虫9 g、地龙12 g、石韦25 g、土茯苓30 g。每日1剂。

2002年10月22日,复诊。坚持服用中药,病情稳定,复查尿蛋白2+,无浮肿,偶有咳嗽,大便日1-2次,血色素123g/L。舌暗红,苔黄腻,脉沉,继续坚持服用中药治疗,病情持续稳定,无浮肿,肢体麻木消失,两年间多次复查尿蛋白2+,血色素133g/L,血清肌酐、尿素氮指标正常。

分析:

1、糖尿病肾病是糖尿病最常见微血管并发症,与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一起,并称“三联症”, 早期缺少典型临床症状,主要表现为微量白蛋白排泄率异常升高,发展到临床糖尿病肾病阶段,则可以表现为尿常规检查尿蛋白加号,甚至大量蛋白尿,高血压,肾功能损害,失治误治,病情可以呈加速度发展,进一步可以进展为慢性肾衰尿毒症。对于糖尿病肾病治疗,目前尚存在一定难度,尤其是表现为糖尿病肾病大量蛋白尿患者,往往表现为严重水肿,有的可以表现为胸水、腹水,可诱发心衰,或合并感染、血栓形成等,治疗尤其困难,所以很有必要接受中西医结合综合治疗措施。

2、糖尿病肾病作为糖尿病继发的肾病,所以良好的血糖控制,是糖尿病肾病治疗取效的基础。在控制血糖的措施中,胰岛素治疗,目前认为应该作为首选,有利于血糖控制而且不加重肾脏负担。而高血压也是影响糖尿病肾病预后的重要因素,所以良好的血压的控制,也是糖尿病肾病治疗取效的基础。在诸种降血压药物中,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如苯那普利、依那普利等,血管紧张素受体Ⅱ拮抗剂如氯沙坦、厄贝沙坦等,一般认为应作为首选,有许多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这类药物除了可以降血压以外,本身还有独立于降压以外的保护肾功能的作用。所以对于这位糖尿病肾病患者,我们就选用了胰岛素降血糖,氯沙坦降血压。但由于血压控制仍然不够理想,我们又配合钙离子拮抗剂硝苯地平控释片,才使血压控制在130/80mmHg以下。

3、中医药在治疗糖尿病肾病方面也具有较大优势。我们曾承担国家“十五”科技攻关和“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糖尿病肾病项目,临床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结果显示:中医药治疗糖尿病肾病不仅可以改善症状,提高患者生存质量,而且还能保护肾功能,降低尿蛋白定量和血肌酐指标。至于具体用药思路,中医认为应当重视益气活血化瘀和泄浊解毒治法。早期和临床期糖尿病肾病治疗,应该重视益气活血、化瘀散结,可以应用黄芪、川芎、丹参制剂,晚期糖尿病肾病肾功能不全者,应该重视和胃泄浊、解毒排毒,可以应用大黄、虫草制剂、尊仁保肾方药等。对于这位临床期糖尿病肾病大量蛋白尿患者,我们就常用益气养阴、活血通络,化瘀利湿方药,取得了较好疗效。所以能取效,关键在于能够守方,能够长期坚持服药。

4、糖尿病肾病患者抵抗力降低,常常会合并呼吸道感染等。对于呼吸道感染中医认为多“外感风寒”或者是“外感风热”,治疗可以用感冒清热冲剂、银翘解毒颗粒等,应该重视疏风散邪,不能过用寒凉药以及冷饮、冷食。因为过用寒凉不仅不能治疗感冒,而且还容易“引邪入里”引起顽固性咳嗽。这位糖尿病肾病大量蛋白尿患者,初诊就存在这种外感失治误治所致的咽痒咳嗽,属于古人所说的 “痼疾加以卒病”,一般说来治疗“当先治其卒病”,所以我们选用了名方桑菊饮加减,加用薄荷、钩藤,是祝谌予教授治疗咽痒咳嗽经验用药,疗效良好。

5、糖尿病肾病饮食治疗也很重要。我们曾提出糖尿病肾病饮食治疗四原则:即优质低蛋白饮食,适当热量摄入低脂饮食,高钙低磷饮食,高纤维素饮食。具体说应控制主食和豆制品植物蛋白质,适当补充牛奶和鸡蛋白等优质蛋白质,适当多吃玉米、芋头、山药以及蔬菜、水果等,增加纤维素的摄入,禁食动物内脏、肉汤和南瓜子等,限制磷的摄入量。大量蛋白尿患者,更应该强调低盐饮食,以防止加重水肿和高血压等。实践证明颇有利于糖尿病肾病病情控制。

标签:

 

益气养阴, 活血通络,化瘀开痹治法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一例

 

 

梁××,男,71岁,住北京市甘家口。初诊:1996年11月13日。主因口渴10年余,伴双下肢体麻木、疼痛、冷凉1年来诊。患者发现糖尿病10年余,有心梗、心肌室壁瘤心脏手术史。长期服用西药磺脲和双胍类降糖药,近期已注射胰岛素,血糖控制一般。近期出现双下肢体麻木、疼痛,不能步履,生活不能自理。西医诊断为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嘱服胰激酞原酶片,治疗无效。求中医诊治。刻下:咽干不欲多饮,头晕目花,有时心悸胸闷,疲乏无力,肢体麻木、疼痛、冷凉,夜间痛甚,伴四末冷凉,大便偏干。患者持杖艰于步行,痛苦异常。诊查:形体消瘦,肌肤甲错,爪甲枯萎,舌质暗红,苔薄腻,脉象沉细略弦。辨证为气阴两虚,气虚血瘀,络脉痹阻。治拟益气养阴,活血通络、化瘀开痹。处方: 生黄芪30 g、 沙参15 g、  玄参25 g、 赤白芍各25 g、当归30 g、  丹参15 g、葛根25 g、狗脊15 g、木瓜15克g、仙灵脾15 g、 桂枝6 g、 黄连6 g、银花15 g、桃仁12g、 红花9 g、鬼箭羽15 g,配合尊仁活络散每次6克,每日2次(冲服)。北京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赵进喜

二诊:1996年12月12日。服药大便通畅,肢体麻痛症状明显好转,精神状态良好,可持杖步行散步。效不更方,30剂。

三诊:1997年1月12日。诸症均减,体力与精神状态良好,已不须拐杖自行散步。继续守方。30剂。

四诊:1997年2月10日。病情平稳,复查血糖化验正常。基本无症状,精神体力均佳,视力改善。坚持服用汤药半年余,病情持续稳定。多次化验血糖,控制良好,两年后随访,肢体麻木疼痛未进展。

[按语] 糖尿病周围神经并发症,病情复杂,治疗困难。是消渴病日久,失治误治,内热伤阴耗气,或阴损及阳,久病入络所致,病在肢体之络脉。本例患者辨证即属于气阴两虚,气虚血瘀,络脉痹阻,所以治宜益气养阴,活血通络、化瘀开痹。处方:选用了清代名医王清任的补阳还五汤加味。该方生黄芪需重用,一般30-60 g,最大可用至120 g。加沙参、玄参者,兼以养阴,配大剂量赤白芍、当归,即可养血活血,柔筋缓急止痛,又可通便。丹参、葛根为祝老所谓活血对药,狗脊、木瓜是吕仁和教授脊瓜汤之配伍。仙灵脾、 桂枝补肾温经以活血,黄连、银花清热坚阴以对病。他如桃仁、 红花、鬼箭羽、地龙等辈,总为活血化瘀、通络开痹之意,其中虫药最善搜风通络,不可不知。三七粉为活血药,有较好的止痛作用,散剂冲服效果较好。

 

梁××,男,71岁,住北京市甘家口。初诊:1996年11月13日。主因口渴10年余,伴双下肢体麻木、疼痛、冷凉1年来诊。患者发现糖尿病10年余,有心梗、心肌室壁瘤心脏手术史。长期服用西药磺脲和双胍类降糖药,近期已注射胰岛素,血糖控制一般。近期出现双下肢体麻木、疼痛,不能步履,生活不能自理。西医诊断为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嘱服胰激酞原酶片,治疗无效。求中医诊治。刻下:咽干不欲多饮,头晕目花,有时心悸胸闷,疲乏无力,肢体麻木、疼痛、冷凉,夜间痛甚,伴四末冷凉,大便偏干。患者持杖艰于步行,痛苦异常。诊查:形体消瘦,肌肤甲错,爪甲枯萎,舌质暗红,苔薄腻,脉象沉细略弦。辨证为气阴两虚,气虚血瘀,络脉痹阻。治拟益气养阴,活血通络、化瘀开痹。处方: 生黄芪30 g、 沙参15 g、  玄参25 g、 赤白芍各25 g、当归30 g、  丹参15 g、葛根25 g、狗脊15 g、木瓜15克g、仙灵脾15 g、 桂枝6 g、 黄连6 g、银花15 g、桃仁12g、 红花9 g、鬼箭羽15 g、地龙3 g、水蛭3 g、土鳖虫3 g、僵蚕3 g、三七粉3 g(冲服),30剂。

二诊:1996年12月12日。服药大便通畅,肢体麻痛症状明显好转,精神状态良好,可持杖步行散步。效不更方,30剂。

三诊:1997年1月12日。诸症均减,体力与精神状态良好,已不须拐杖自行散步。继续守方。30剂。

四诊:1997年2月10日。病情平稳,复查血糖化验正常。基本无症状,精神体力均佳,视力改善。坚持服用汤药半年余,病情持续稳定。多次化验血糖,控制良好,两年后随访,肢体麻木疼痛未进展。

[按语] 糖尿病周围神经并发症,病情复杂,治疗困难。是消渴病日久,失治误治,内热伤阴耗气,或阴损及阳,久病入络所致,病在肢体之络脉。本例患者辨证即属于气阴两虚,气虚血瘀,络脉痹阻,所以治宜益气养阴,活血通络、化瘀开痹。处方:选用了清代名医王清任的补阳还五汤加味。该方生黄芪需重用,一般30-60 g,最大可用至120 g。加沙参、玄参者,兼以养阴,配大剂量赤白芍、当归,即可养血活血,柔筋缓急止痛,又可通便。丹参、葛根为祝老所谓活血对药,狗脊、木瓜是吕仁和教授脊瓜汤之配伍。仙灵脾、 桂枝补肾温经以活血,黄连、银花清热坚阴以对病。他如桃仁、 红花、鬼箭羽、地龙等辈,总为活血化瘀、通络开痹之意,其中虫药最善搜风通络,不可不知。三七粉为活血药,有较好的止痛作用,散剂冲服效果较好。

标签:

调和脾胃,理气活血治法治疗糖尿病植物神经病变胃痞一例北京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赵进喜

 

冯某某,女,58岁,北京市通州区东关。

1998915初诊。患者有糖尿病病史,长期服用西药降糖药,血糖控制不满意。近半年出现头痛,伴见胃脘胀满不舒,食后倒饱,大便不畅,舌暗,舌苔腻,脉细弦,查尿糖+1,餐后血糖10.5 mmol/L。辨证为脾胃不和,气滞血瘀,治拟调和脾胃,理气活血,方用香苏散加味。处方:香附10 g、苏梗6 g、陈皮6 g、枳壳10 g、香橼6 g、佛手6 g、炙甘草6 g、生白术25 g、茯苓15 g、川芎15 g、卫矛15 g、荔枝核15 g、葛根25 g、丹参15 g7剂。

二诊:19981013。服药后胃脘胀满消失,头痛明显改善,大便日1次。停用中药。

三诊:19981117。近期又出现胃脘胀满,睡眠易醒,大便时干时稀,舌暗红,舌苔黄腻水滑,脉细滑,复查尿糖阴性,餐后5.1 mmol/L。考虑痰阻热郁、脾胃不和,治拟化痰化热、调中和胃,处方:陈皮9g、清半夏15 g、黄连6g、云苓15 g、生炒枣仁各12 g、炙甘草6 g、酒军6 g、石斛12 g、通草5 g、大枣6枚、丹参15 g、五味子6 g、甘松6g、香附10 g、苏梗6 g、陈皮6 g、枳壳10 g、香橼6 g、佛手6 g7剂。

四诊:19981124。服药后胃脘胀满明显减轻,睡眠醒后可以再睡。效不更方。并嘱其继续坚持服药。其病情平稳,血糖控制良好。

[按语] 糖尿病胃肠植物神经病变,可表现为糖尿病性胃轻瘫,糖尿病性便秘和腹泻等,中医辨证常为气机阻滞,或病位在脾胃,或病位在肠。治疗重在调理气机。本例患者即为脾胃气滞,故症见胃脘胀满不舒,食后倒饱,大便不畅;气滞日久则成血瘀,故见头痛,舌暗,。所以治疗以《局方》香苏散为底方,重用生白术意在甘润通便,重用川芎意在活血治疗头痛。卫矛、荔枝核、葛根、丹参则可以活血理气、生津止渴。后因停药反复,症见胃脘胀满,睡眠易醒,大便时干时稀,舌暗红,舌苔黄腻水滑,脉细滑者,为痰热中阻、脾胃气滞,所谓“胃不和则卧不安”也,故选用黄连温胆汤和香苏散加味方,化痰清热,和胃安神。用生炒枣仁、五味子者,所以养心敛神安神也,为治疗失眠专药。而酒军、石斛、通草、大枣,则是民间专门治疗睡眠易醒,醒后不能入睡的经验方,原方本为木通,其方意无外乎是在养阴的基础上,通过大小便导邪热下行。临床应用确有佳效。今以关木通肾毒性而用通草代替,观察发现,也有一定疗效。

IgA肾病血尿

2009-04-08 14:56 [收藏]
标签:

益气养阴、活血解毒、疏利少阳治法治疗IgA肾病血尿一例

 

尹××,女,13岁,住江苏省张家港市塘桥镇。

初诊:1993年8月12日。

主诉:间断肉眼血尿、持续性镜下血尿2年余。患者曾经上海、南京多家大型医院诊治,西医诊断为IgA肾病,中西医治疗无效。刻下:镜下血尿,每于感冒后加重,咽干咽痛,疲乏易感,远道来诊。北京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赵进喜

诊查:咽略红,舌质略红,苔薄黄,脉象细数,化验血肌酐、尿素氮正常,尿检高倍镜下红细胞10-15个。

辨证:气阴两虚,热毒瘀滞,郁热灼伤肾络。

治法:益气养阴、活血解毒、疏利少阳。

处方:生黄芪12克  沙参9克  麦冬9克  地骨皮12克  石莲子12克 柴胡9克  黄芩6克  云苓9克 车前子9克(包煎) 丹参15克 坤草12克  女贞子12克  旱莲草15克  银花15克  连翘12克  土大黄5克  白花蛇舌草12克    三十剂

二诊:1993年9月18日。服药后咽痛、疲乏减轻,守原方,一百二十剂

三诊:1994年1月19日。服药后精神状态良好,平素很少感冒。复查血肌酐、尿素氮正常,尿检高倍镜下红细胞101-3个。遂停中药汤剂,改为尊仁肾风宁血散,装0号胶囊,每日12克,分三次温水冲服。坚持服用年余,尿检持续阴性。停药5年后随访,病情未反复。

[按语] IgA肾病血尿相当于中医肾风病的尿血证,急性期的辨证治疗,可参考温病学的卫气营血辨证方法。稳定期则应以脏腑气血阴阳辨证结合病因辨证为主。一般说来,肾风病均有肾虚的一面,甚至可表现为肾阳失用、水气不化,但盲目补肾,尤其是温阳补肾,常可助热留邪。因此,我们临床强调益气养阴、活血解毒、疏利少阳治法,因为元阴、元阳虽藏于少阴肾,但阳气的启动在少阳,少阴肾主温化水液、蒸腾气化,少阳主启运阳气、疏利气机,所以疏利少阳可起到清解郁热,舒调气机,有利于恢复肾阳蒸腾气化之用。此即《内经》所谓“少阳属肾,上连于肺,故将两脏”之一意。另外,肾风病位在肾,但有关于肺,肺肾阴虚、肺气不固、热毒郁肺而表现出咽喉炎、扁桃体炎,常是招致外邪的内在不良因素。因此,治肾应重视治肺。本例患者即为气阴两虚,热毒留恋之证,故表现为反复感冒。郁热不解,灼伤肾络,故见尿血。所以治以当在益气养阴基础上,清热解毒,并予疏利之剂。更因肾风病常为热毒或湿热留于血分,多瘀,治疗又当随方加入活血化瘀药物,所谓“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也。方用《局方》清心莲子饮加味就体现了以上治疗思路,故缓缓取效。难能可贵的是患者能坚持治疗两年余,可谓配合良好。《内经》云:“病为本,工为标,标本不得,神不使也”,俚语说:“医生治病不治命,”都是在强调患者一方在疾病康复的重要。
标签:

当归补血汤合升降散、二陈汤化裁治疗慢性肾功能不全一例

 

刘××,男,51岁,住北京航空学院教工。

初诊:2005年3月2日。

主诉:头晕、腰酸、疲乏5月余。患者有“肝火”长期应用龙胆泻肝丸史,近期发现慢性肾功能不全,血肌酐波动在131-146umol/L,为求系统治疗,而来我院。刻下症:头晕,神疲乏力,腰膝酸软,睡眠差,食欲欠佳,二便尚调。北京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赵进喜

诊查:面色黄,舌质淡暗,苔白腻,脉象沉。

辨证:肾元虚衰,浊毒内停,胃气失和。

治法:补气活血、升清降浊、泄浊和胃。

处方:生黄芪15克  当归12克  川芎12克  丹参15克 佩兰6克 苏叶6克 陈皮9克  姜半夏9克  蝉衣9克 僵蚕9克、姜黄12克 熟大黄12克 茯苓12克 土茯苓30克、六月雪12克、草决明30克。每日1剂,水煎服。配合尊仁保肾丸,每次6克,冲服。

二诊:2005年5月1日。服药2月余,头晕明显减轻,饮食睡眠均佳,舌苔腻,脉沉,大便每日2次,化验血肌酐123umol/L。改汤剂为丸,每次6克,每日2次,水煎服。

三诊:2005年6月22日。服药尽,病情平稳,精神状态良好,无明显不适。病情持续稳定。医嘱继续服用中药治疗。

[按语] 中草药肾毒性近年来颇受重视。甚至有人公然否定中医药保护肾功能的作用。其实,所谓中草药肾毒性,除某些含马兜铃酸的植物具有一定肾毒性以外,更与医者与患者应用中药不当有密切关系。如龙胆泻肝丸长期大量服用等等。其成因乃缘于药毒伤肾,肾元受损,肾用失司,湿浊邪毒内生所致。所以与其他原因所致的肾衰一样,同样应该重视以保肾元,护胃气为念,应重视泄浊解毒治法。该病例即为久服龙胆泻肝丸而致药物性肾损害患者,治疗当用当归补血汤可以益气养血,用升降散泄浊毒、顺升降,更加土茯苓利湿排毒。用药结果很快取得了较好疗效。实践证明:中医药保护肾功能确有佳效。即使是药物性肾损害,中医药同样可对肾脏起到保护作用。

标签:

    我父亲亲弟兄三个,没有姐妹,所以我自然没有姑母。但我却有一个表姑,对我影响很大。那就是眼科医师范成义。表姑小名曰“青”,所以大家都叫她青姑姑,变音就是“亲姑姑”了。由于范家笃信天主,所以青姑姑从小就被送到教会做守贞女,后又并被送去学医,最终成为一位当地著名的眼科大夫。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为献身宗教终生未嫁的她,所受批判羞辱自不待言。但若要她说出违背教义的话,那却是根本不可能的。北京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赵进喜

    对医疗技术,青姑姑博采众长,主张中西医结合。实际上,青姑姑作为邯郸市第三医院眼科大夫,不仅在眼科方面有较高造诣,而且为了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还学习了大量内科病治疗技术,包括中医药技术如针灸、捏积技术等。在她看来,只要对患者有益的技术,都是值得学习的技术。比如当时很有影响的新医穴位注射技术,青姑姑就掌握的非常娴熟。她最擅长的就是足三里穴位注射维生素B6,治疗小儿厌食、青少年消化不良。因疗效好,每日都有家长带着孩子到她的集体宿舍求治。我母亲患系统性硬皮病,初期表现为肢体浮肿、麻木、高血压等,始终不能确诊,也是青姑姑看过后,认为属于中医的血瘀,治以活血化瘀的毛冬青片治疗,才逐渐控制病情。浮肿消了,麻木也减轻了。我父亲患有内痔伴肛裂出血,青姑姑多次嘱服中药,并找来民间验方让我老父亲试用。这种为患者利益,不避中西的态度,很值得当今许多西医青年医师学习。

    青姑姑医德高尚,对病人热情服务。无论是在值班期间,还是下班后,走亲访友路上,只要有人求医,绝不拒绝。所以,每次当她回老家看望老母亲时,屋内、院子里一定是挤满了求治的病人。她的耐心和热情,感染着每一个人,也影响着每一个人。在我的从医生涯几十年中,能始终以一张微笑的面孔,热情为患者服务,应该也是受到了她的影响。1990年元旦,我为看望青姑姑,同时也因为女儿眼疾要请她看看,乘车赶到了魏县天主教会下属的大众慈善医院工作。到了才发现,当时已近80岁的青姑姑,正在为一位青年农民做外伤清创缝合。想来元旦日,许多医生应该已经回家。只有她满头银发的青姑姑,仍在坚持一线工作。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应该说,人生都有缺憾。实际上,对于80岁高龄的她坚持上班,不仅不取分文,而且还把所有的工资收入,包括在邯郸市第三医院的退休金全部拿出来,贡献给医院,用作慈善的行为,她的养女也不是太能够理解。但您如果看到满头白发的老人为患者服务时,那全神贯注的神情,谁又会怀疑她爱的伟大呢?究竟是什么力量能够支撑着她数十年如一日,努力为人民服务?

    按照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观点,宗教与法律、哲学、科学、文化等一样,属于上层建筑一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上层建筑有对经济基础具有反作用。所以,世道人心的培育,与法律制度建设一样同样具有重要的作用。我们要建立和谐社会,宗教同样重要。坑蒙拐骗偷,不良社会现象的存在,是不是也很值得我们反思呢?有人说,缺少信仰,崇尚实用主义的民族,是危险的。所以,重塑民族文化,提振名族道德,拯救信仰危机,在今天看来,确实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

    青姑姑最后是因脑血管病在大众慈善医院去世。我想,她在临死的时候,应该可以无遗憾地说:我没有虚度年华,碌碌无为,我把我的一切都献给自己所钟爱的医学和宗教慈善事业了!她死得其所!其高贵的灵魂、高尚的道德和无私奉献的精神风范,将与天地同在!

标签:

    从1982年考入河北医学院,直到现在,入行已经将近30年。若问在的医学生涯中,有没有难忘的病人,当然有很多。但最难忘的病人,还是我亲爱的母亲——冯保莲。这不仅是因为母亲生育了我,更多是因为母亲的病,决定了我的职业选择,而且也让我能够更好地理解病人及其子女的感受。赵博士微笑中透露的真诚,决不是装出来给别人看的。北京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赵进喜

我的大学生活是很单调的。每天6点起床,洗漱后找个角落,练鹤翔庄30-45分钟,之后就是背中医经典,背方药歌诀,7点30-45分吃早饭后,直接到教室上课。中午11点半到12点吃午饭后,再返回教室,学习到1点,返回宿舍,睡30-45分钟,两点钟再返回教室上课。下午6点下课吃晚饭后,直接奔图书馆,阅览图书和专业期刊,或在教室温习功课,一直到晚11点,再找个僻静处,练内养功30分钟,11点30分返回宿舍休息。平均每日学习时间都在15小时左右。所谓“三点一线”就是这种状态。应该说,当时同学们学习都比较用功,但我用功的程度肯定是“全班之最”,所以难免会有人不理解。其实,大家怎么知道,我选择学医的动力,大抵也是因为我母亲的病。

    大约是在我4岁那年,春季青黄不接之时,粮食快没有了。为了活命,我父亲跑了趟山东,买回一大袋红薯渣,也就是甘薯榨取淀粉的残余物。用这种东西蒸出来的窝头乌光发亮,被我们称为“黑煤窝头”,咬在口中,就像嚼沙,碜牙得很!记得我母亲就是在这年患上了手脚麻木、浮肿病。那时候,乡间缺医少药,只好吃一些中草药对付着。我就是这个时期,开始认识了丹参、毛冬青等中药。父亲搜集了很多民间偏方、验方,我也帮着抄录,如老鹳草泡洗,洋金花泡酒饮,大麻皮缠馒头吃等等。也不知有效没效。总算盼到了1976年10月的一声春雷。一年后,我参加了全肥乡县数理化竞赛,获得第一名,1979年7月,有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重点高中。几经磨难,1982年8月,我收到了河北医学院中医系的录取通知书。是父亲和哥哥让我报考了这所大学这个专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当然就是因为我母亲的病。

    1985 年,母亲的手指开始变形,而且指头在逐渐缩短,邯郸市第二医院大夫认为可能是类风湿,主张用激素治疗。当时,距离河北医学院不远的石家庄市第三医院有一位专家,冯金标,应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类风湿有一套,很难挂号。于是我们就半夜起来,挂了号,而且一早就赶到第三医院,帮着大夫擦桌拖地。所以,冯金标大夫一开诊首先给我母亲看了。他说:“这是典型的系统性硬皮病,与类风湿不是一回事。手指硬皮病是腊肠样改变,类风湿是梭状指”。至此,已经困扰我们全家10余年的病才算确诊。至于其后的治疗,还是艰难得很。期间,邯郸市中医院韩志和大夫曾为她开过补气活血通络的中药100余剂,后又长期应用六味地黄丸、丹参片等,间断服用中药,总算看到了血沉下降,病情渐趋稳定。

    1987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邯郸地区医院,其后又结婚生子,并考入天津中医学院攻读硕士学位,继而又考入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学位。八年抗战,期间甘苦,真是一言难尽。我的妻子王秀华陪我走过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但能坚持到最后,也与父母、岳父母无言的支持分不开。待到1997年我终于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筒子楼分到一处36平米住房时,我的母亲已经是年近古稀。这时的她,由于病情已经进入晚期,手指严重变形,手脚几乎20指头都烂了。我竭尽平生所学,积极给予治疗,内服五神汤、顾步汤等,结合中药外治,药用祖传黑散(五倍子、冰片等)外敷,总算控制了病情。一年以后,母亲的脚趾再次发生溃烂,而且烂至脚背,脚后跟也有一个大洞,夜间疼痛异常,遍请京城名医治疗数月无效。后在张耀圣博士指导下,外用中医外科地龙液,结果竟然当夜痛止,继续服用补阳还五汤、四妙勇安汤等,十个脚趾除一个自我脱落外,全部愈合。至此,我更加坚信祖国医学的神奇!只是中医学充满了未知,许多问题,目前还不能阐明而已。

    1999年初春,母亲的病再一次加重,脚趾又一次开始溃烂,而且脚底也烂了。这一次,一烂就是3年。我每日除了服侍母亲吃汤药外,每晚清创换药,可以说想尽了各种办法,查阅了大量文献,也试过许多名医的经验方。期间,应青岛医学会邀请为青岛内分泌年会做过一次学术报告,并为当地领导会了一次诊。仅短短两天,就见母亲的病情又有加重。从那天开始,两年多时间内,我再没有离开过北京一天。坚持每日为母亲换药。直到母亲因合并严重肺部感染去世。

    在这里我要说的不是子女应该如何尽孝的问题,我要强调的是我的母亲在她最后的3年里,每天晚上夜深人静之时,都在抱着脚,忍受着剧痛,但她从来都不声张。一方面,可能是怕影响我们休息,另一方面也是怕影响我们的情绪。这种内心的坚强和坚持,绝非我们普通健康人所能理解。即使是在她生命最后的50天里,严重的肺炎已经让她没有办法躺下,而双脚已经烂到了膝下,每日光流出的脓水就有几百毫升的情况下,母亲都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任何痛苦。她曾经低声告诉我的大姐:“我这次好不了了,我的神已经走了”!但这时的她,在面对我时依然是表情泰然!只是劝我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过操劳!

    我的母亲是在我下夜班回家安睡的晚上,坐着去世的。据说,当时我二姐扶着她,大哥在给她喂水!母亲一扭脸就过去了。她的去世,虽然为我们带来了无穷的痛苦,但也结束了她长达30多年的病痛!我的理解是,所有病人都与我亲爱的母亲一样,都对生命和健康充满了渴望,而且对其信任的医者充满了依赖!所以,作为医者,我们应该理解病人这份渴望,尽全力用自己的医疗技术,甚至我们的一句话,一个表情,点燃病人生命之火!以不辜负痛苦中的病人对我们的那份真诚的信任!

    母爱是世界上最最伟大、最最无私的爱,是我们最子女的永远也不可能偿还的了的爱!饭勺盛菜时,偷偷把粉条允到我碗内的是爱,与小伙伴下雨天一起偷瓜回来时,伸向我的巴掌是爱,群众大会上表演计划生育宣传节目《开会之前》,远远看着默默地微笑是爱,参加高考失利,默默鼓励支持我奋起再考的眼神是爱。而这些爱,都是一旦失去,就再也无法再找到的爱!此有《颂母爱》诗一首,愿与读者共思之。

    母爱,就是早晨的阳光里,送您上学的那双眼;

    母爱,就是薄暮的夕阳下,叫你回家吃饭的那声唤;

    母爱,就是你跌倒时,及时伸出的那只手;

    母爱,就是你成功时,默默躲在背后微笑的那张脸!

标签:

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周围神经病变一例

 

李××,女,41岁,住北京市石景山区。

初诊:1996年12月6日。

主诉:口渴、口苦12年,加重伴便秘、视物模糊、肢体麻木、皮肤瘙痒1年余。患者发现糖尿病12年,长期服用西药降糖药,近期已注射胰岛素,日用量60单位,血糖控制欠满意。西医诊断为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周围神经病变、植物神经病变。治疗无显效。求中医诊治。刻下:口渴欲饮,口苦咽干,头晕目眩,双目视物不清,心悸胸闷,心烦失眠,伴周身瘙痒,肢体麻木,夜间疼痛,四末冷凉,大便数日一行。患者已不能正常工作,痛苦欲死,悲观异常。北京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赵进喜

诊查:肌肤甲错,爪甲枯萎,舌质暗红,苔腻略黄,脉象细而弦。

辨证:少阳郁热,肝肾阴虚,络脉血瘀。

治法:清解少阳郁热,滋补肝肾,兼以活血通络、凉血止痒。

处方: 清解糖宁方,配合尊仁糖宁明目丸。

二诊:1997年1月8日。服药5剂,大便通畅,三十剂药尽,口苦、眼花、肢体麻痛、瘙痒等症状明显好转,睡眠情况好转,精神状态良好。效不更方,三十剂

三诊:1997年2月6日。诸症均减,精神状态良好,独立创办复印部,能正常上班。继续守方。三十剂。

四诊:1997年3月8日。服药三十剂,胰岛素注射日用量46单位,血糖化验正常。基本无症状,精神体力均佳,视力改善。坚持服用两年,病情持续稳定。多次化验血糖,控制良好。

[按语] 糖尿病血管神经并发症,病情复杂,治疗困难。是是消渴病日久,失治误治,内热伤阴耗气,或阴损及阳,久病入络所致。观察发现:糖尿病患者,所以会出现不同并发症,与病人体质类型有密切关系。一般说,少阳体质(肝郁)、厥阴体质(肝旺)者,最易发生糖尿病眼病和植物神经病变。本例患者就是属于少阳之体,少阳郁热不解,可致肝肾阴虚,肝开窍于目,阴虚目窍失养,郁热上熏目络,则可致视物模糊,眼底出血;肝主筋,肝肾阴虚,筋脉失于濡养,久病入络,肢体络脉血瘀,故可见肢体麻木疼痛,气血不能布达于四末,故见肢体冷凉。这种肢体冷凉,是因瘀致寒,与因寒致瘀的病机完全不同。所以,治疗清解少阳郁热为主,滋补肝肾,兼以活血通络、凉血止痒,不用温药而肢体转温。处方是四逆散、小柴胡汤化裁,药用草决明、茺蔚子,有凉肝、养肝名目之功,大黄粉、三七粉,可凉血活血止血,有助于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眼底出血吸收。应该指出的是:中医有“目病多郁”之说,治疗眼病应适当应用柴胡、羌活、防风、薄荷等风药,以开郁,并诸药上行于头目。另一方面,中药治疗,守方十分重要。本病例正因为坚持服药两年多,所以才取得了稳定疗效。

标签:

 

李×,男,17岁,住北京市宣武区南火扇胡同4号。

初诊:2000年4月16日。

主诉:双下肢皮肤紫癜伴蛋白尿、镜下血尿1年余。患者曾经北京多家综合医院肾病科诊治,西医诊断为I紫癜性肾炎,经治疗紫癜消失。刻下:尿蛋白2+,镜下血尿,自汗易感,咽干咽痛,疲乏,小便黄,大便偏干。北京东直门医院肾病内分泌科赵进喜

诊查:咽红,舌质暗红,苔薄黄略腻,脉象细滑数,化验血肌酐122umol/L,尿检高倍镜下红细胞5-8个。

辨证:气阴两虚,热毒上犯,湿热瘀滞。

治法:益气养阴、活血解毒、清热利湿。

处方:生黄芪、生地、  丹参、紫草、石韦 、  白花蛇舌草等。每日1剂。配合通络肾宁胶囊。每次5粒,每日3次。   

二诊:2000年5月15日。服药后咽痛、疲乏减轻,复查尿蛋白1+,尿检高倍镜下红细胞1-5个。仍按原方加减出入。

三诊:2000年6月15日。服药后精神状态良好,平素很少感冒,汗出减少。复查血肌酐正常,尿检高倍镜下红细胞1-3个,尿蛋白转阴。查舌暗略红,脉细。宗原方加减。

处方:生黄芪12克  当归12克  丹参15克  川芎12克  土茯苓30克 石韦30克 、生薏米25克  银花15克  连翘12克 苏叶6克  土大黄5克  白花蛇舌草12克。每日1剂。

坚持治疗近两年,尿蛋白持续阴性。考入大学后,改用中药单味处方颗粒剂。

处方:生黄芪10克 当归10克 川芎10克   丹参10克  土茯苓30克、生薏米25克  银花10克  连翘10克  制大黄6克  板蓝根15克。每日1剂。 

 2005年2月1日,复诊,尿检阴性,血肌酐89umol/L,尿素氮8mmoml/L,精神体力良好。

 [按语] 紫癜性肾炎,相当于中医斑毒继发的肾风病,或表现为血尿,或表现为蛋白尿,中医认为多风热或湿热邪毒伤肾,肾气不固,或邪毒瘀于血分,络破血溢所致。虽说属于肾病,但常用外感邪毒、风热犯肺或热毒郁肺的基础,虽说是里证,实际上常有外感表证存在,或常因外受风邪而诱发加重,虽说是前窍之病,但实际上有相关于后窍。所以治疗方面,我们主张上下同治,表里同治,前后同治,治疗的关键则以保护肾功能为第一要义。此即所谓“三维护肾”疗法,临床实际应用,屡取佳效。该病例即紫癜性肾炎患者,平素易感,咽干咽痛,病虽在肾,热毒壅肺病机存在。所以治疗选用了清热解毒、疏风宣肺、泄下排毒等药物,体现着“三维护肾”的治疗思路。客观上取得了较好疗效。若一见肾病,即补肾、固肾,是泌尿系疾病,就徒事清利,未必就能取得良好疗效。肾炎绝不等同于肾虚。
54篇文章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常用电脑者 体检时最好测一下眼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