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徐罡博士

博客访问:508348

博客积分:1265

博文数:48

开通时间:2009-09-13

公告

徐罡: 美国波士顿教育和专业发展中心总裁、首席咨询师。 浙江金华古方出生,中学就读衢州一中,为金庸大侠同门师弟;华东理工大学生物化学学士,美国爱荷华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及讲师,耶鲁大学研究员及研究助理教授。波士顿教育和专业发展中心创始人、总裁、首席教育咨询师。 http://boston4ep.com/

日历
访客
读取中...
最新评论
读取中...
我的人气博文
读取中...
徐罡博士的博文
置顶

没有想到,我的文章“中国教育的死穴和申请美国名校的命门”会成为一个非常有意义的社会实验。

这是“中国教育的死穴和申请美国名校的命门”的下篇。这篇文章的上篇,我自己知道,粗看之下会显得迂腐。但自己的习惯,做事讲求程序实证,只能一步一步推进。更何况大道至简,有些陈词滥调,反倒是前人智慧的结晶。

中国人移民到美国,不少人发现了一个现象:那些出国前就在国内单位混得好的,到了美国往往也事业顺利。相反,那些心高气傲智商更高的人,到了美国,虽然做个民工没问题,但有的职业发展却常常受挫。老的说法将这归因于为人,性格决定命运;时尚的解释叫情商。为人也好,情商也好,其实后面都是同一个核心的东西:即感知并尊重别人利益的能力,其它的很多东西,都是虚的玄的。我们常说要尊重别人,但到底什么是尊重?叫别人一声叔叔阿姨,当然有礼貌,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尊重;真正的尊重,是能够感受并正确对待别人的利益。叫老干妈一声阿婆,却指望她给个1亿元的红包,那不叫尊重,那叫算计,那叫侮辱她的智商。

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但在教育上,中国家长和学校往往只鼓励孩子“我要什么”,却不引导孩子正视“别人也要什么”。有的对别人正当的利益诉求,往往持攀比心理、竞争意识、敌对态度,即“见不得别人好”;将由各种人通过利益联结在一起的社会,更简单地视作险恶污浊。结果是,不少人心理阴暗,看事情总是戴着负面的有色眼镜,缺乏正能量。

其实,中国教育之始,并不否认别人的利益。孔子先生办学,收费纳徒,有教无类,有卖文凭之嫌,无自命清高之举;他拉着一帮学生,找工作,递简历,风尘仆仆,以社会为学堂,怎敢藐视社会、藐视别人的利益?他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实质就是换位思考、尊重别人的利益。

美国的教育,从家庭到学校,对孩子感受并尊重别人利益的能力,非常重视,而这就是人品的基础,也是评价一个孩子时,说他 “nice(好)”和“fair(公平)”的实质内涵。5年前,我曾经和大波士顿地区的一所著名私立高中的招生办主任有过一次讨论。她的两个孩子都在哈佛学院就读。她说话时声音柔和,略微沙哑,特有磁性,和她接触过的人都不会忘记她的声音,相信有的读者已经知道我说的是谁,但她不再担任该职位,没有征求过她和学校的同意,我不便指明她和学校的名字。Anyway,就这么一位优雅知性的美女,当谈到录取学生时的人品考量时,她斩钉截铁地说:“越是聪明的学生,如果人不nice,越不能给他机会。”  

有一次,从纽约回波士顿,路过耶鲁大学后,我专程凭吊了耶鲁大学当年创办时的原址。

耶鲁大学的创办时间,可以追溯到1701年;这一年,康涅狄格殖民地通过了一个法案:成立一所学校,培养宗教和民政人才。10位在海口城市老塞布鲁克的教会领袖于是创办了一所学校,叫Collegiate School,他们推举Abraham Pierson牧师为校长。但Abraham Pierson牧师并没有到老塞布鲁克赴职,他的教会位于老塞布鲁克以西10英里之外的小镇克林顿上。于是这所学校就在他的住处的地下室和后院,正式开张。开始时,只有一位学生。

6年后暨1707年,Abraham Pierson牧师去世,学校回到了老塞布鲁克,几位牧师陆陆续续接任了校长兼教师的工作,虽说学校是在老塞布鲁克,但有的校长就像Abraham Pierson牧师一样,在自己的教区给学生上课。接下去的几年,既有学生的抱怨,也有疫疾的侵袭,学校在老塞布鲁克的生存,面临危机。

300多年来,有多少和该校处境类似的学校,消失在历史的烟尘里…

1716年,学校决定迁址到纽黑文,接着一位名叫耶鲁的商人,向学校捐赠了一批实物,买了800英镑,学校又用这笔钱,建造了一座自己的大楼。这就是耶鲁大学名称的由来。

而耶鲁大学校园里最雄伟壮丽的塔楼Harkness Tower,则是以耶鲁大学校友、耶鲁最大捐赠者Edward Harkness的哥哥命名,他的哥哥Charles William Harkness也是耶鲁大学的校友。

耶鲁历史上的三个校址:分别为克林顿,老塞布鲁克,纽黑文。

Abraham Pierson牧师的住处原址,后来,其住所上面被拆除, Stanton家在原来地基上盖了新屋,暨Adam Stanton House。

Adam Stanton House的后院,暨耶鲁大学的创办原址。

离Adam Stanton House不远,Abraham Pierson牧师主持的教堂,至今犹存。

教堂前面的纪念石柱,铭刻着耶鲁大学的创校历史。石柱基部写着“The earliest senior classes of Yale College were taught near this site by rector Abraham Pierson, 1701--1707(1701--1707年,Abraham Pierson牧师在此址附近教了耶鲁学院的最早毕业班)”石柱的顶部是书,托着书的台盘,四周铭刻着一句话“I give these books for founding a college(我捐出这些书创办一所学院)” 。

老塞布鲁克的“耶鲁之石”,标记着耶鲁大学的早期岁月。

二年前我在深圳和重庆做讲座时,曾经开玩笑道:“要找最好的科学家,要到大学去找,美国大多数科学院院士都在大学里;要找最好的工程师,要到公司去找,美国工程院院士很多在公司里;要找商业精英,要到市场去找,哈佛斯坦福商学院的不少教授是给公司老板抬轿子拎皮包搞装修的;要找对美国教育真正了解的人,要到留学中介里去找,因为我们是靠这个吃饭的,真刀实枪,玩不得虚的。”

作为从事教育咨询和留学服务的专业人士,我对“教育咨询师(或教育顾问,educational consultant)”和“留学中介(agent)”这两个概念的不同,一直很敏感。但在国内给人做讲座,我还是采用了国内一般人对和留学服务有关的从业人员的统称;他们包括原始意义上的中介、教育咨询师、国际学校或高中国际部/班的有关教师。虽然 “留学中介”素质参差不齐,但宏观上看,过去几年里,这个群体客观上确实引导和促进了中国的教育,功不可没。比如,国内不少学生现在往往会做一些假期公益活动或义工,这个风气的形成,和几年前美国对中国开放大学和高中留学签证有关,最早和“留学中介”的推波助澜有关。

做美国的留学咨询,做到一定层次,必然要弄清楚:教育的功能是什么?中美教育有什么不同?中国教育的弊端及对学生的影响在哪里?只有这样,才能引导学生最好地完善自我、表现自己。这一点,对那些需要面试的美国私立高中申请和顶尖大学申请,尤为重要。

这几年,我一直有一个观点:中国的教育,没有解决好教育的社会功能问题。教育的社会功能,说到底,首先是继承,即通过教育,把以前的东西传下来、守住;在这个基础上,再谈发扬。但在中国,一个家族,富不过三代;中国的历史,每隔一段时间就乱,而一乱,往往伴随着前人积累的物质财富和文化遗产的大面积摧毁。这就是教育的问题,教育没有起到继承和稳定的作用。

我认为,中国教育的问题,又出在教育的社会化方面。本来,教育是为社会服务的,但中国的教育,不是引导学生积极务实地认识社会、参与社会、最后融入社会;相反,中国的教育,常常把自己当着一个凌驾于社会之上、和社会对立的实体,通过一套脱离现实的考试机制和课程内容,让学生拼比输赢。这个系统的一些胜出者,自视甚高,争强好胜,极端自我,但又幼稚脆弱。中国的教育,骨子里是反社会的。

中国教育的反社会意识,不仅反映在传统的励志名言,如“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即使今天,我们还经常听到有人将“有问题”的学生归咎于“受到‘社会’的影响”。前年,中国政法大学一位政治与公共管理方面的教授,在毕业典礼的演讲上,对学生这么说:

“你们将披戴上一副庄重的桂冠和礼袍,那表示你们成为了‘学士’。在中国传统的语言中,成为‘士’,那就是获得了一种与众不同的身份。‘学以居位曰士’,‘以才智用者谓之士’。士有各种,而‘学士’,就是以学问和才智获得‘士’的资格,受人尊重的人. . .

你们即将进入的这个社会,是一个丰富而精彩的人生舞台,你们将在那里实现自己的价值,享受你们的人生。但同时,它也是一个险恶的江湖,污浊的泥潭. . .”

 “险恶的江湖,污浊的泥潭”?这竟然是一所著名政法大学一位资深政治与公共管理教授对他的毕业班学生说的!什么是政治?什么是公共管理?政治就是解决现实问题的艺术!公共管理就是要拥抱社会的!如果社会都那么单纯,还要政治干什么?

已经21世纪还过了10几年,这个演讲,据说当时还受到了广泛赞誉,让我吃惊。或许,这个教授的演讲“被社会”了。但他的演讲,确实反映了很多人的认知,即仍将教育和社会对立的观念。

这是一个非常奇葩的怪圈:一方面,中国父母(包括大学教授和中小学幼儿园老师)在现实社会(包括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打拼,尽可能从社会获得最大的利益;另一方面,中国父母,包括那些有资格教诲学生、被视作成功人士的利益获得者,不少却在维护这样一种教育:轻视劳动,蔑视自己赖以生存的社会。这就像靠海吃海的渔夫教育孩子憎恶大海,靠山吃山的山民教育孩子憎恶山林,道理上好像说不通啊!

千真万确,社会上确实问题不少,有的还很严重,就像大海会起狂涛,深山总有猛兽,但在教育孩子时,应该 “堵”还是“疏”?其实,大多数时候,社会并没有那么丑恶。一个人走出校门进入社会,就算独立了。劳心也罢劳力也罢,就要用自己的付出换取自己的生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后往往会和金钱有关,虽然这听起来有点“俗”,但人性而已,是社会的正常部分,绝大多数时候和“险恶污浊”根本沾不上边。总不能跑到人家店里,吃饱了喝足了还打包了,一看到人家要开账单,就勃然大怒,以一种纯真的受到伤害的表情,指责别人毫无人情没有爱心。  

中国把学校和社会对立,表面上看,是在保护孩子,实际上,既不利于孩子也不利于家庭和社会

30多年前,我还在上高中时,中国有个很有名的潘晓讨论:“人生的道路呵,怎么越走越窄. . .?”反映的是年轻人无法融入社会的问题;20多年前,我刚到美国爱荷华大学不久,学校的一位被中美顶级交流项目精选派出的中国留学生在枪杀了他的几位教授和同学后自尽,反映的是年轻人无法融入社会的问题;2年半前,MIT斯隆管理学院一位中国女留学生被发现在家身亡,之前她曾感叹:“在麻省理工商学院,跟世界的高级人才比,我唯一的优势就是一口流利的中文. . . 同学们不光工作认真勤奋,并且十分高效和考虑周全。不光学业和工作的专业程度让我无法胜出,而且我发现他们很会说话和做人。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知道如何不动声色地达到他们的目的. . .”同样,反映的是年轻人无法融入社会的问题。中国教育系统出来的学生,向社会过渡的成本太高了。

而中国这个社会在接收其教育产品时,代价也太高了。因为从小就接受社会是 “险恶污浊”的灌输,大家就不会对社会有爱惜之心,更勿谈敬畏回馈;每个人都把社会当作尔虞我诈的攀比竞技场,心安理得地对社会资源巧取豪夺,对亲朋好友坑蒙拐骗杀熟,凡事一切以自我为中心。这是目前中国社会乱象之源,也是中国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的障碍。

中国教育需要走出将社会视作“险恶污浊”的恶性循环,回归对现实的尊重,既教学生志向,也教学生公德;既教学生技巧,也教学生规矩。而社会公德和规矩后面,有个核心的、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这就是别人的利益。教会学生正确对待别人的利益,是中国教育所缺乏的,而这恰恰是美国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也是美国名校的期望。

2014年暑假,哈佛大学修改了招生要求:申请2015年秋??季入读哈佛的学生,虽然正常情况下还是要提交两门SAT-II 考试,但这个要求将“不再是必须的”。按照哈佛官方措辞,该项修改将“尤其”有助于那些有困难支付考试报名费的弱势群体。这是哈佛大学近年来再次降低录取学生的硬性指标;2010年,哈佛已经将对SAT-II 的要求,从三门降到两门。鉴于哈佛在美国大学的领袖地位,哈佛修改招生规则,实际代表了一个发展趋势:即名校将愈来愈重视申请学生的综合素质,录取标准愈趋弹性。与此呼应,著名的小型文理学院卫斯理大学(Wesleyan University ),去年开始,干脆连SAT也不强求。

对重视招生硬性指标的泛中国家庭,这不是一个好的苗头。但还有更糟的,一方面,名校招生标准更有弹性,另一方面,硬性指标对华裔子弟和中国学生将更难。明年起,SAT考试内容将大幅调整,其中之一是剔除目前阅读部分的生僻同义词考试,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不那么生僻的多义词在特定上下文的词义。学术界已有定论,英语非母语的学生,在记单词的单个同义词和反义词方面,不亚于美国本土学生,但要掌握多义词不太常用的词义,则明显不如美国本土学生。新SAT将冲击死记硬背的应试式学习方法,有利于那些英文原作阅读量大、阅读面广、成长过程英语环境好的学生,显然不利于华裔新移民子弟,尤其在国内完成小学后才进入美国的学生。

如果把这些发展放在一个更大的社会背景下,就不难理解了。Hernandez提出第五号加州宪法修正案(SCA-5),虽然推不下去,但反映了亚裔和其它族裔在争夺教育资源方面,暗潮汹涌,不乏短兵相接。去年,战火甚至延伸到高中名校,包括史蒂文森高中在内的几所纽约特殊才华高中成为标靶:纽约市长和有色民权人士,对这几所高中在招生过程中一直实行的入学考试制度,提出了挑战;而在这些高中,亚裔学生占了大多数。

长期以来,华裔子弟在分享美国名校教育资源方面,一直处于有利境况。以占美国人口6%之比例,亚裔学生占了哈佛学生的20%,在其它常春藤学校也占近15%;当中,华裔子弟又占很大比例。目前,华人的状况很像100年前的犹太人。

说到犹太人,不能不提很多人熟悉的三本书。

2005年,“华尔街日报”记者戈登(Daniel Golden)出版了《录取的代价》 (The Price of Admission)一书。他引用普林斯顿大学三位研究人员刚发表的研究结果,指出亚裔学生要获得名校同样的录取机会,SAT-I要高出50分。在耶鲁大学,亚裔入学新生的SAT -I平均成绩比白人新生高40分左右,后者又比非裔和西语裔新生高100至120分。在这本书里,他揭露了名校在招生过程中的一些特殊运作,指责名校在录取过程中“歧视亚裔”,并将亚裔学生比作当年被排斥的犹太人。 2012年底,《美国保守派》(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杂志发行人乌兹(Ron Unz)发表长文“美国精英制度的神话”,继承戈登的观点,并提供更为详实的数据分析,直指名校招生对亚裔设置「玻璃天花板」,同样将亚裔比作当年的犹太人。

那么,当年的犹太人又有过什么样的遭遇呢?

2005年,伯克利加大社会学家卡拉贝尔(Jerome Karabel)出版一本书《??幸运儿: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不欲人知的招生历史》 ,对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大学在过去105年间的招生历史做了分析研究。按照他的说法,一直到上世纪初,这三所大学还是以考试做为录取学生的唯一标准。但在1920年代,犹太学生大量涌入引起东北部盎格鲁撒克逊白人精英家族的排斥。为了确保来自这些家族的生源,也为了保障自己的招生权力不会因为考试被破解而丧失,名校曾经考虑过采用配额制,限制犹太学生的人数,但社会舆论争议很大。当时的哈佛校长罗维尔(A. Lawrence Lowell)及其同事引入一个新的招生标准,即学生的性情品格(character )。有了这个弹性指标,招生官员可以借口性情不合而将犹太学生拒之门外,确保对每一届学生的组成有绝对控制。这个弹性指标也被其它名校采纳,一直延续至今,虽然具体内涵有所改变。

几十年后,历史似乎又一次重演,但这次的角色之一却是华人。

目前,整个泛华人圈对美国名校的热忱空前绝后。从1980 年代开始,大陆学生和学者大量移民美国,这些专业人士的子女,不少已经进入或正准备进入名校。近几年兴起的大陆投资移民,不少是为了子女教育而移民。从2007年开始,美国私立高中接纳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其中部分学生非常优秀。同时,越来越多的大陆高中生申请美国大学,这又引发出两个现象:一是大陆高中纷纷办国际班或国际学校,有的课程设置专门瞄准美国大学的升学要求,甚至围绕SAT考试,从中国应试教育变成美国应试教育。二是大量培训机构和专家出现,传授破解SAT等考试秘诀。结果是,中国学生的SAT成绩近几年突飞猛进。虽然大陆学生和小留学生属于国际生,并不和美国学生竞争,但也出现一些新移民子女,他们在美国上着免费的公立学校,一到暑假,美国同学做义工和社会活动,他们却回到国内,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他们虽然用英语写一篇短文都困难,但TOEFL和SAT成绩却愈刷愈高。还有更远的,一些中国妈妈到美国分娩,胎教已经启动,孩子不少以后要卷土重来,有的还要“征服”哈佛普林斯顿。这些事,美国的邻居、美国高中的老师,都看在眼里。

不管什么理由,对大多数在美国勤勤恳恳生活工作、对美国社会做出贡献的华人家庭,他们有理由为自己的子女争取更大的教育利益。这方面,犹太人的做法值得研究。

但哪种犹太人的做法?

戈登、乌兹和卡拉贝尔这三位犹太人,源于自己族裔历史的悲情意识和人文情怀,对哈佛等名校在招生过程中的特殊运作和给亚裔设置配额的指责,从社会正义和监督的角度,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但坦率说,他们对哈佛等名校的指责是不公平的;而且,虽然他们希望名校给予平民子弟更多向上流动的机会,但事实上,他们的观点往往最容易误导平民子弟的心理人格,妨碍他们向上流动的努力。

评论哈佛等名校,一个不能回避的基本事实是,这些学校都是私立的,都必须自己养活自己。在不断变幻充满竞争的社会,一个再大的私立机构,如果不小心经营,也会垮掉;这点,只要回顾一下近二十年一些大科技公司的兴衰就知道了。私立名校的生存和发展,必须依赖社会和校友的捐赠和支持;它们的管理由校董事会主导,而董事会成员都是那些对学校生存发展至关重要的人士或家族;学校必然要尊重这些核心家族的利益,回报那些对学校作出重要贡献的家庭。作为私立机构,它们这样做,别人实在不应过分苛责。这三位作者都将就读名校当着改进自身社会经济地位的重大利益(stake),但哈佛等的stake又在哪里?

正因为财力充实,哈佛等名校得以能够实行一些非常理念的社会职责,能够不考虑学生的家庭经济状况择优录取学生,对贫民子弟免除学费,提供各种名目的奖学金。这点,戈登显然意识到了,并在书中专门用最后一章,试图回答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利益交换的捐赠,名校如何维持目前的运作?他提出了一些设想,但太理想主义;他将一所很特殊的加州理工学院作为其它名校应该学习的样板,反映了他对文理综合性大学管理运作的复杂性缺乏深度的把握。

平民子弟,尤其那些天资极佳的学生,因为所处环境,往往对社会公平特别敏感。接触负面信息时,如果引导不当,很容易形成愤世嫉俗的心理,影响他们以后事业的发展,这点,做父母的或许应该警惕。

战后犹太裔学生不再受美国名校歧视的原因,不是采取极端的斗争措施赢得的;相反,这个族裔很多人出钱出力、实实在在渗透进入了美国名校的运行,他们甚至自己创办了一所很好的大学:大波士顿地区的布兰迪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当时想把它办成犹太人的哈佛。可以这么概括,犹太人的成功,离不开两点:在舆论层面,他们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在操作层面,他们握住了财务命根子。

关于哈佛等名校给亚裔设置隐性配额的争论,值得华人深思:为什么犹太裔不再受配额限制?除了财力上影响名校,是否还有其它原因?哈佛、耶鲁等名校对自己的定位,是培养社会各行各业的未来领袖。一个人群里,不管什么行业,能当领袖的,只能是少数人。一个族裔,如果影响力无法超越自己的族裔界限,那么,它能创造的领袖位置就只能那么多。犹太移民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把美国当着自己的家园在经营,建立了自己的软硬实力,影响到美国各个社会阶层。犹太民族已经不是美国社会的一个孤立族裔了。

或许,犹太移民在美国的务实和进取,才最值得华裔社区借鉴。随着大陆经济的崛起,可以预料,华人会在哈佛等名校逐渐赢得更多说话的实力,但只有整个华裔社区把美国当着自己真正的家,承担义务和责任,尊重诚信,华裔子弟才会普遍获益。否则,华人实业家即使向名校捐赠了再多的钱,也找不到足够数量可以提携可以信任的后生晚辈、并且最终通过他们影响美国社会的各个角落。

哈佛虽然不断修改招生规则,但它一直没有修改它的招生原则:即培养未来的社会领袖。社会的栋梁,不是读书读出来的,而是做人做事做出来的,人品情商胸怀更重要。对天赋优秀的华裔子弟,要培养积极正面的心态,关心公益,学会“吃亏”,懂得感恩。哈佛不是完美的,但哈佛是世界上最成功也最有理念的一所大学,培养了众多富有理想的社会精英,包括戈登、乌兹和卡拉贝尔这三位指责哈佛的意见领袖,也全部是哈佛的毕业生。

写下这个标题,我要请我的学生家长放心,徐博士没有变坏,也没有发疯;我要请我的读者谅解:在一个浮躁的社会,在一个充满商业炒作的虚拟空间,即使是真知灼见,往往无可奈何 也要剑走偏锋,吸引关注,然后再谈从容理性。

5月回国,会在深圳等地做几场演讲,主要围绕两个主题:1)中国教育和美国教育在本质上有什么差别?2)美国私立精英教育的最大特点是什么?

回答这两个问题,马上想到两起中国留学生的人命事件。

1991年11月1日,一个很好记的日子,那天下午,我所在的爱荷华市下起了那年的第一场雪,而在稍前,物理系的博士卢刚枪杀了他的导师、包括系主任在内的另两位教授、副校长、他的中国同学,以及枪伤了一名学生秘书(后致高位瘫痪),他自己也结束了自己的年轻生命。

那天清晨8点,我把通宵完成的生物物理课的作业从门缝下塞进教授的办公室,回家倒头就睡。下午朦朦胧胧听见门外一片闹哄哄,夹杂着熟悉的词眼:“中国人…,中国人…”

傍晚起床,知道了这件当年震撼全美的大事,二十多年来,当年亲历的前前后后,一直萦绕。这件事,让我明白,中国教育和美国教育的本质区别。

2012年11月1日,又是一个11月1日,早上醒来,怪怪的,有种不祥的感觉,上网一看,一则新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斯隆管理学院28岁中国女留学生郭衡,上周五被发现尸横校外公寓。谈到郭衡的种种烦恼和压力时,提到了她的自我回顾:“先天体质的柔弱,导致了后天发育的不健全和心理的进一步压力。我是典型的太平公主,在高中的时候别人还在嘲笑我说我像男孩子。”

乳房!当一些人津津乐道国内学生阴盛阳衰,越来越多的女生成为高考状元时,可曾反思,这背后的代价是什么?

乳房是女性美的象征,是女性自信的力量,是繁衍后代的源泉。如果一个国家最聪明的女性都发育不良,这个民族就要退化了。

2011年,应39网之邀,我做了一期比较中美教育的“健康百家谈”,隐晦提到:“去年,和几家上海朋友一起约好在饭店吃饭,最后到达的是一位朋友的女儿,刚从学校考完试回来。高二的学 生,身体单薄,一脸憔悴,哪像花季少女?”

的确,这几年我感受很深的,是国内著名中学女生的发育 不良。而走访美国私立中学,一些中国家长很敏锐地发现,美国学生,包括到美国读中学的中国学生,女孩发育普遍比国内的孩子好。

这种健康状态,和两方面有关,一是伙食,美国私立学校的伙食是自助餐式的,营养丰富,任吃;二是运动。

在美国,最能区别私立寄宿中学和公立中学的,甚至区别顶尖私立中学和一般私立中学的,就是对体育的重视程度!在美国私立寄宿高中,下午每个学生都要参加体育活动,水平高的参加校队,水平差点的参加校预备队,再不济的也要参加个兴趣队或娱乐队,学校之间相互比赛。

美国大学的常春藤联盟,实际上是个体育联盟。美国精英教育对体育的重视,有多种原因:1)健身;2)培养学生吃苦耐劳的品德;3)培养学生的竞争意识和对游戏规则的尊重,赢得起也输得起;4)培养学生的团队精神和集体意识。

体育在美国精英教育里成为教育的重要一部分,无愧于“育”这个字,但在国内一些著名高中,体育已经消亡。为了高考,不要说体育,连输液避孕药都上,摧残身心啊!

很多人说,中国高考不是选拔人才的最好方法,但无可奈何,却是目前唯一公平的方法。

的确,高考有个量化的分数,可以依此为学生分出高低。我有个建议,我们可以再引进一个量化的指标,改善选拔人才的标准,让中国的教育更健康。

这个指标,必须可以比较方便和准确地测量,有代表性,能综合反映学生的体能健康。

这个指标就是:中学女生乳房发育指数。对每所高中,每位女生入校时和考大学前都要测量乳房发育情况,依据该数据,计算出该校一届女生的平均发育指数。如果该项指标好,该校该届毕业生,不管男的还是女的,一率加分,而且要加很多分。

这样做,能迫使学校和家长,关心孩子的健康,加强体育,改善伙食。很多专家已经统计过,高考状元碌碌无为者居多;作为陈景润时代长大的理科生,我自己清楚,当年学的很多数理化知识以后毫无用处。为什么不能拿出五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的时间,让学生运动和打比赛?

愿中国学生走向世界时,更健康,更自信,更美丽。

好孩子黎卓宇长出了胡须,这个孩子的品行,以后会让他成为担负社会重任的人,不光光只是一个钢琴大师。

他是波士顿华裔的骄傲。

祝贺他和他们全家!

点击链接见关于他的最新报道:

曾献艺白宫 钢琴天才黎卓宇被哈佛、耶鲁等四名校录取

徐罡博士

虽然出生在美国,但他还是能整整齐齐地写下他的中文名字:杜为为;“为”者,“做事”也。他的英文名字叫Daniel Do,父母没有用拼音作姓氏,而是用发音,为的就是其寓意:Do,又一个“做事”。

天道酬勤,有一种祝愿与期望,就凝聚在一个生命的起始点,就镌刻在一个名字的涵义里。

他做得很漂亮,四月初,他被斯坦佛大学医学预科(pre-med)录取,并获得全奖。

他是波士顿拉丁学苑(Boston Latin Academy)的学生。很多人,甚至不少大波士顿地区的人,往往会把波士顿拉丁中学(Boston Latin School) 、波士顿拉丁学苑(Boston Latin Academy)和罗克斯伯里拉丁中学(Roxbury Latin School)混为一谈,以为是同一个学校。其实,罗克斯伯里拉丁中学是所私立走读男校;波士顿拉丁中学和波士顿拉丁学苑都是公立学校,前者位于哈佛医学院旁边,后者座落于波士顿南端的道切斯特(Dorchester) 。

在波士顿拉丁学苑今年281名毕业生中,共有三位学生被常春藤级别的大学录取:两位被哈佛录取,他被斯坦佛录取。

对斯坦佛,他是一往情深。去年夏天,妈妈带他到加州参观走访学校,参观后,他就成了斯坦佛的人,穿的是斯坦佛的T-恤衫。

像绝大多数被常春藤大学录取的学生,他有非常过硬的在校学习成绩。他的GPA是4.4,全校第二,这当然得益于他的AP功课成绩。正常高中课程,A的绩点是4.0,但AP课程,A的绩点是5.0。他一共选过7门AP课程,学得都很好,难怪他的GPA会高出4.0。

标准化考试,他没有考SAT-I,他选择了相当于SAT-I的美国大学考试ACT,满分36的ACT考试他拿了32分,意味着他比98%的考生考得好。

当然,要进入顶尖大学,绕不过SAT-II考试。他考了三门SAT-II:生物700分,物理720分,拉丁650分,很不错,但坦率说,能考到这个成绩的学生,也不少。

他没有说他会弹钢琴小提琴,虽然他从小就开始游泳,但他的申请文书里,只字不谈游泳。不少华裔家长以为钢琴游泳是子女申请大学的的加分因素,但他告诉你:至少我用不上。

他是如何被斯坦佛大学看中的,他有什么值得其它华裔家长借鉴的地方?

作为从事教育咨询服务的专业人士,我的看法是,他的课外经历,阐释了美国教育的一个深层理念,即激情(passion)。

很多人都听说过,申请美国大学或私立高中,激情(passion)是个非常有分量的因素,但很多人并不明白激情指的是什么。有的人,以为激情就是面试时表现得情绪饱满,申请时文书写得澎湃激昂;有的人,以为激情只是简单的兴趣爱好。其实,激情是建立在兴趣和天赋基础上的一种持之以恒的努力。美国教育对激情的重视,基于一个常识:一个人,只有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才能废寝忘食自得其乐,才能做得有声有色;靠父母或学校逼出来的用功,长久不了。美国最好的大学,喜欢全面发展、但在某一方面有天赋有激情愿意为之玩命的人;只有这样的人,以后能成为一个社会的中流砥柱或一个方面的领军人物。

从10年级开始,每天下午放学后,杜为为就坐车赶到布莱根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在神经科做实习,每周10小时,晚上回家做作业。假期里,每周他会花25小时,在医院实习。他是布莱根妇女医院SSJP项目的学生,该项目是针对波士顿市内南区7所学校设置的,帮助这个学区的优秀学生励志立志,鼓励他们在医疗健康行业发展自己的未来职业。该项目维持75名学生的规模,每个学生都有一位教授导师,学生除了在实验室做事,还要出席学术讲座。

他申请大学的时候,已经参加这个项目2年多了。这可不是蜻蜓点水般的兴趣,每天放学后,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他都要到医院,没有真正的兴趣,他是无法坚持的。在美国社会有点阅历的人都知道,如果一个实习生表现不努力、达不到预期,别人总有办法会让他在适当的时候离开,也不会为他写强有力的推荐信。

中国教育正试图突破应试教育的陷阱,但一些国内家长的认识又走到另一个极端,以为美国教育轻轻松松,没有压力,学生想尝试什么就什么。杜为为的经历,很值得我们思考。

杜为为的父母21年前移民到美国,母亲做旅行社,父亲是一家酒店的宴席部工作人员,一家人勤奋踏实,用中国人最朴实的传统观念和心愿,做出了一个成功的故事。


徐罡博士和杜为为合影

致谢:本文首发于美国《侨报》2012年4月28日并为读者在数家美国中文网站转载。

徐罡博士

2011年是美国高中留学的折腾年。

《尝试美国中学教育,被中国家长耽误的小留学生们 》这个系列在去年写了四篇,无奈与留学服务的繁忙季节冲突,不得不告一段落。忙到今天,喘了一口气,但很快310日是很多美国私立寄宿高中公布录取结果的日子,3月也是很多美国大学开始公布录取结果的时候,又要忙一阵,忙里偷闲,有些感触不吐不快。

近两年,让真正的留学服务专业人士感到迷茫和惶恐不安的,是中国学生申请美国高中的一窝蜂非理性现象。

就一个词形容:折腾。

过去三个月,经常有国内家长有办法找到我:小孩20119月到美国读高中,对学校不满或发现被骗,想转学到波士顿所在的麻州。

有的被中介告知,学校就在波士顿,站在大楼上,窗外就是一片蔚蓝湛蓝纯蓝碧蓝的大海,结果却被送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简陋校舍,不要说哪里有什么高楼,就是走十里路爬到山顶,也看不到大海;有的被告知,美国一流名牌高中,地位和中国的某某中学一样,学生都是进哈佛斯坦佛至少也是普林斯顿沃顿的,中国学生报到后,开口闭口哈佛,结果被当地的美国新闻媒体当笑料报道;当然有的家长很聪明,心里明白得很,将计就计,人先过来了再说,船到桥头自会直。

一问,都没有TOEFLSLEPSSAT成绩,都没有做好语言准备。

我向家长解释,我们不是留学中介。中介是什么?中介是个流通领域的概念,这个手进那个手出,一捣鼓一折腾,就把东西的价格炒上去了,但东西本身(per se)并没有增值。我们是做教育规划与升学辅导的,在我们眼里,每个小孩都是有血有肉的生命,都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生命的延续与寄托,都是一个家庭的宝贝和希望,怎么能像房子钢筋水泥一样被倒来倒去?我们做留学服务,我们有我们的程序,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小孩也学习成长。

我又解释,如果美国的好学校谁化点钱都可以进,美国还值得您把小孩送来留学吗?我当然知道有些学校可以接受什么都没有的学生,但这些学校我们是不碰的。

徐罡博士

他可以在瞬间弹出一组变幻紧凑的旋律,或华丽,或灵跃,如涨潮时海水冲击礁岩, 澎湃激昂,旋转翻腾,一波又一波。

他可以让时间凝固,几个音符间,仿佛在演绎一段幽深的故事,又仿佛微风掠过,荷叶上一颗晨露落下,他要扑捉水珠接触水面那一刹那的声息,那一刹那的涟漪 ,精致得让人心碎,透出一丝禅意。

不同风格的作品, 他游刃有余。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有时横刀跃马,奔放热烈,有时静坐冥思,若有感悟。

他是王者,他的世界的王者。

他叫黎卓宇,一颗迅速升跃的明星。短短时间里,他在以史上最年轻之龄赢得了2010年国际青年音乐艺术家(Young Concert Artists International Auditions, YCA)比赛第一名后,又赢得了2010年国际库珀(Cooper) 钢琴比赛第一名及2012年度吉尔莫青年艺术家奖(Gilmore Young Artist Award)67日,他受邀在美国白宫奥巴马总统欢迎德国总理的国宴上表演,曲终全体贵宾起立鼓掌;1025日,他在华府肯尼迪中心 (Kennedy Center) 举办首演,观众三次起立久久鼓掌欢呼;1029,他应中华表演艺术基金会邀请,于新英格兰音乐学院举行在波士顿的首演,给家乡观众又一次完美的享受;随后,111日,他在纽约莫肯演奏厅Merkin Concert Hall),为他的这次三城市巡回首演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然而,最让我感动的,却是他的人品。

黎卓宇是胡桃山艺术高中(Walnut Hill School for the Arts) 11年级的学生。今年812日在胡桃山艺术高中第一次听他的演奏,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非常震惊:他非常朴实,非常阳光,还有点腼腆。

作为从事教育服务的专业人士,最近几年,我一直在比较中美教育的异同,也接触了很多国内的学生。国内目前社会风气浮躁,舆论与媒体经常丧失职业操守,只顾炒作,不分是非,勿论公德,对青少年的人格发育有很坏的影响。我有一个观察,有的小孩,甚至出现了才华和人品成反比的危机,仿佛不干点坏事、不欺负点人、不耍点小聪明,不给人发点脾气,就显示不了自己的成就和档次。与他们相比,黎卓宇的人品,就像他的艺术成就一样杰出。

黎卓宇的父亲告诉我,他们家对小孩子做人一直很重视,教育他要尊老爱幼,鼓励他全面发展;黎卓宇的生物成绩是A数学、英语、法语都是A-,在同学里名列前茅。黎卓宇的妈妈很低调,把孩子的朴实品德归功于美国的环境比较单纯。在她眼里,黎卓宇还只是个孩子,喜欢吃冰淇淋,炸土豆片,还喜欢玩棒球。1029日演奏会中场休息时, 妈妈心疼孩子累,跑到后台去陪他。

这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和睦家庭,在一个单纯的环境里,黎卓宇没有辜负爱他的所有人。

注: 本文于11

48篇文章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这些都是心脑血管疾病给你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