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wnhsr

博客访问:17316255

博客积分:285

博文数:11

开通时间:2010-10-08

公告

日历
好友
访客
读取中...
最新评论
读取中...
我的人气博文
读取中...
wnhsr的博文
博文分类:

  理由有四:一是只要有利可图,商贩就会干。添加不该添加的东西,可以获取最大的利润,这是造假者的初衷和根本目的,只要有利可图不论风险大小,他们就会干。二是添加剂非常复杂,种类不断翻新,添加技术不断更新,添加剂不穷无尽,不断派生,难以杜绝。三是检测技术跟不上。四是食品添加太多太滥,执法方面无心、无力监管

  豆芽菜是非常便宜的日常食品,没有多少利,但是只要有一点点利益可图,就会造假、就会胡乱添加,毒豆芽几乎都添加了激素药剂、农药、兽药三大类违禁品,包括无根豆芽素(无根剂)、植物生长调节剂、增粗剂、6—苄氨基腺嘌呤、恩诺沙星(兽用药)、尿素等违法添加物品。尿素和6—苄氨基腺嘌呤可使豆芽长得又粗又长,缩短生产周期,增加豆子发芽率,让豆芽美观白净、方便运输又增加产量,降低成本。但人食入后,会在体内产生亚硝酸盐,长期食用可致癌。

  卫生部近日重新汇总发布《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和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名单》,同时公布相应检测方法。不过记者查询发现,相当部分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或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的检测方法暂缺。食品安全专家表示,检测方法还会继续完善,不过同时指出“过程管理”才是最关键。

  非食用物质≠食品添加剂

  卫生部公布的这份名单中,包含共47种“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和22种“易滥用食品添加剂品种”。卫生部曾在今年3月1日明确,公布的47种非食用物质都不是食品添加剂。“长期以来,一些单位混淆了食品添加剂和非食用物质的界限,将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向食品中添加非食用物质(如苏丹红等)都称为添加剂,将添加非食用物质引起的食品安全事件归结为滥用食品添加剂,加深了公众对食品添加剂的误解。”卫生部指出。

  记者在名单中看到,名单明确将“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与“食品中可能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区分开来,比如吊白块、苏丹红、三聚氰胺等这些曾经引发重大食品安全事件的“主角”,其实是违法添加物,而非食品添加剂。卫生部明确规定,腐竹、粉丝、面粉等食品中,如果违法添加吊白块,可以通过GB/T 21126-2007《小麦粉与大米粉及其制品中甲醛次硫酸氢钠含量的测定》来检测,还可以用“卫生部《关于印发面粉、油脂中过氧化苯甲酰测定等检验方法的通知》(卫监发〔2001〕159号)附件2”中的测定方法进行检测。

  而对于可能在辣椒粉、含辣椒类的食品中违法添加的苏丹红,也有检测方法:GB/T 19681-2005《食品中苏丹红染料的检测方法高效液相色谱法》。

  检测方法有待研制确定

  不过记者同时发现,相当部分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或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的检测方法暂缺。47种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中,有25种物质在检测方法一栏空白或者填“无”。22种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中,也有12种在检测方法一栏空白或者填“无”。

  卫生部也表示,针对部分物质需要研制测定方法。比如针对焙烤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馅料原料漂白剂,卫生部表示需要研制馅料原料中三氧化硫脲的测定方法。对于可能在红壳瓜子、辣椒面和豆瓣酱等食品中违法添加的酸性橙Ⅱ,卫生部也表示需要研制食品中酸性橙Ⅱ的测定方法。不过卫生部也指出,可以参照江苏省疾控创建的鲍汁中酸性橙Ⅱ的高效液相色谱-串联质谱法,同时说明,水洗方法可作为补充,如果脱色,可怀疑是违法添加了色素。

  专家:关键是“过程管理”

  广东省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广东省食品安全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曾庆孝昨日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缺失检测方法的物质,可以在现场审查中把关,比如看有没有使用记录等等,而且还可以寻找其他方法替代,“国家也会再制定、再出台(检测方法)”。

  中国食品添加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虽然也表示检测方法会进一步完善,但他就强调,这不是根本要义,“食品安全不是靠监管、检测出来的,而是要靠过程管理”,他举乳制品为例,指出乳制品涉及的可能违法添加物或者易滥用食品添加剂有相当数量,如果都要进行检测,就要花更多的成本和时间,并不现实。

  记者了解到,针对小作坊的监管,各部门的职能分工并未明确。《食品安全法》规定,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从事食品生产经营活动,应保证所生产经营的食品卫生、无毒、无害,但具体管理办法由地方依法制定,而直至目前,以广东省为例,地方还没有出台这样一套法规。

 

3月28日傍晚,山东省济宁市洸氵府河附近,有居民在洸氵府河桥下陆续发现多具婴儿遗体,这一事件引发了当地老百姓的恐慌。

  这些被遗弃在河岸或河流中的尸体,“最大的身长有60厘米左右,头发清晰可见,而最小的看上去刚刚有了一个人体基本的轮廓”。

  “在部分婴儿腿上贴有一个绿色标签,写有婴儿出生年月、母亲姓名、住院床位等信息,但未标出所属医院,仅有一组6位数编号”。有的装婴儿的袋子上还标有“医疗废物”字样。

  3月29日早上7点起,济宁市公安局、卫生局工作人员在现场经过5个小时的反复打捞搜寻,最终确定共有21具婴儿遗体。

  3月30日晚9时,济宁市政府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济宁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宫振华说,经调查认定,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太平间工作人员朱振雨、王治军二人违反医院有关管理规定,私下与病亡患儿家属达成处置遗体的口头协议并收取费用,随后将遗体偷运至洸氵府河附近处置,因未掩埋好造成遗体外露被人发现。

  3月31日,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分管护理工作的副院长徐丽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些婴儿死亡时间是从去年9月至今年2月。其中8个婴儿脚上贴的标牌,应该是腕带。因为这些婴儿多为早产儿或重症病危患儿,为方便治疗,才从手腕移至脚上。“现在看来,没有这些腕带信息,调查难度将会很大。”

  3月29日下午6点,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到信息后,组成联合调查组对医院的各个环节展开调查,根据医院流程,最终怀疑到太平间的工作人员。

  她介绍说,婴儿在重症监护室死亡后,护士会电话通知太平间工作人员,护士是不能离开重症监护室的,死婴一般在一个缓冲区交由太平间工作人员领走。而对尸体的处理,一般也是护士和家属口头商定,或带回家,或送太平间由医院处理。如果是由医院处理,家属要到收费处缴纳停尸费和火化费用。

  徐丽说,当天晚上10点,医院将这两名工作人员找来调查,但他们开始只是说按照医院的规定进行工作,调查一直进行到凌晨4点,也没有结果,只好求助警方。3月30日下午,公安部门介入后,他们才承认。

  据了解,王治军在医院工作了八九年了,而朱振雨工作年限稍短,也有五六年。两人均为合同工。今年2月,他们对这些死婴进行处理。

  事发后,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对朱振雨、王治军予以开除,济宁市任城区公安分局依法对二人实施了治安拘留。至于具体案情,任城区警方今天未向记者有更多介绍。

  济宁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宫振华说,事件的发生暴露了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在管理方面存在严重漏洞,反映了医院个别工作人员公德意识缺失,法律意识淡薄,教训深刻,影响极坏。

  济宁市卫生局对此事件的发生以及造成的不良后果有监管不力职责,被责成向社会表示真诚道歉。同时,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副院长兼儿科主任牛峰海对此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院方已责令其停职检查。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决定对此事件有直接领导责任的医院后勤处处长李鲁宁、副处长何昕予以免职。

  “后勤处李鲁宁处长当时潸然泪下,表示无话可说。”徐丽副院长说,此事对医院的医护人员来说,一是感到震惊,二是想象不到,此事毕竟造成了很坏的社会影响。她说,医院也在自省,将进一步完善制度。

  济宁市政府责成济宁市卫生主管部门吸取深刻教训,立即对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尸体处置等工作进行一次全面排查,坚决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目前,21具婴儿遗体已由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了火化处理。

  死婴属于“医疗垃圾”吗?

  河畔惊现婴儿尸体后,引发媒体广泛关注。特别是济宁市卫生局办公室主任钟海涛曾对媒体表示:“婴儿遗体,可能是当地医院里引流产或者病亡的死婴,按法律规定,属于医疗垃圾”,“属于医疗垃圾处置不当行为”。

  这一说法一时引发网民质疑,认为“医疗垃圾”说法侮辱人格、践踏生命尊严,对生命一点尊重意识都没有。

  有网友说:古人云“视死者如视生”,在孔孟之乡居然发生这种有违人伦的事情,真的令人发指。

  也有医生发文指出,“当前,在大多数医疗机构,按照相关的卫生管理法规,无人认领的死婴往往会被当做一种特殊的病理性废物,要求定期统一送到火葬场焚烧处理。而病理性废物是被归类于医疗垃圾的一种,对此,医疗机构有严格的处置规范,病理性废物有专门的关于收集、运输、暂时存放和处理的种种规定,绝不能将之同感染性废物、损伤性废物、药物性废物混合收集处理。这也是一种沿袭了多年的行业管理规则。”

  徐丽副院长今天坚决反对死婴是医疗垃圾的说法。她说,“任何一个生命,只要它出生,哪怕是早产,也是生命,应该受到尊重。

  她说,这与一些手术中的病理组织,切片留档后残余物有着本质区别。她说,医院很多医护人员看到有关报道后对医疗垃圾一说也表示不能接受和理解。

  她说,医院对医疗废弃物是有着严格的处理规定。济宁市建有专门的医疗垃圾综合处理厂。每天,医院的保洁人员将各科室的医疗废弃物分类收集,集中存放在医院指定的区域,下午再由处理厂专人专车运走,一般是焚烧处理。

  至于个别死婴装在“医疗废物”袋中,徐丽解释说,在医院太平间一般也会备有这些废物袋,应该是责任人拿来借用的,并非医院所为。

  “我们有相关的规章制度,有相关的作业流程。”徐丽说,按照病亡患儿遗体处理的正常程序,在医院正常死亡的婴儿,医院将开具死亡通知单,并通知家属将婴儿遗体带走,或者医院与家属办理尸体火化委托手续。

  “火化委托书”一式两份,由家长签名、医疗机构盖章后,一份交火葬场办理接尸、火化等事宜,另一份留医疗机构备查。

  所有经过医院正常程序进入太平间的婴儿尸体,都将登记在册。据悉,此次发现的贴有腕带的8具婴儿遗体并不在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太平间登记册内。

  今天,济宁市卫生局办公室主任钟海涛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坦言,此事发生之初,有媒体电话采访他,在没有查清事实的情况下,他只是推测是医疗废弃物。他也认为,婴儿尸体不应该被认为是“医疗垃圾”,对于此事他也深表震惊。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又是一年清明时,面对政府提倡的“文明、节俭、绿色办丧事”理念,一些失去亲人的市民一方面被“入土为安,衣襟必多”的丧葬习俗所困囿,一方面又发出了“死不起、葬不起”的感叹。那么,一个人去世后从“殡”到“葬”,到底要花多少钱?丧葬费用价格趋高的原因是什么?文明丧葬如何能蔚然成风?

丧葬用品:动辄上千上万

殡仪馆提供的殡仪服务包括收殓、冷藏、防腐、整容、消毒、穿衣、租用遗体告别礼厅等,每一项服务收费不等。浏览青岛市殡仪馆网站,查阅到了30项服务项目,项目后面都明码标价,在网站首页的运灵车辆中,奔驰运灵车标价为1666元/次。 与殡葬服务支出相比,购买寿衣、骨灰盒等丧葬用品的花费要大得多。寿衣价格从480元到上千元不等,一套中山装寿衣要价3360元,这套寿衣包括里外5套衣服,含内衣、衬衣和棉袄、外套、风衣,还有一套被褥,头上枕的、脚下垫的、嘴里含的、手里抓的一应俱全。骨灰盒,红木材质的5000块钱,紫檀木的要价12000元。

墓地:“墓奴”一族出现  

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讲究“有地则生,无地则死”。然而,随着人口增长,耕地与人口的矛盾愈加尖锐,造就了“阴宅比阳宅还贵”的现实。花6万多块钱给亲人买下的墓地,在岛城墓地中属于价格中等。最近媒体就频频曝光出了青岛有“40万元墓地”、“150万元天价公墓”。为了给离去的亲属选上好墓地,有人开始从银行贷款,“墓奴”一族随之出现。

活着当“房奴”,死了当“墓奴”,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宿命”?你有过以上这些经历吗?你已经心甘情愿的成为“墓奴”了吗 清明节即将到来,让我们一起倡议,厚养薄葬,老人在世时,多尽孝道,做到老有所乐,老人逝去后,做到文明祭奠!

 

 

 

 

 

 

 

 

 

 

 

 

 

 

 

 刚结婚没几天,老公就突然到外地出差了,说是一个什么大项目出了问题,非要他去不可。本来就是在新婚期,这一走,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我们两个人都备受煎熬。

  过了一个月,终于盼到老公回来的日子了。放下行李,他迫不及待地就抱起我,看他的眼神和亲昵的动作,我就知道他晚上想要什么了。我也想迎合他的,可是不能,因为我正处于月经期。真不愿扫他的兴,但还是要让他知道。我说:“我来那个了。”

  但老公像个孩子一样哀求着我说:“就一次,都这么多天没做了,没什么的。”

  我不想粗暴地拒绝他,愿意我们的感情因为这样而蒙上一层阴影。然而我也明白,在经期行房事是很不好的。该如何让他明白呢?

  晚上睡觉,我不准他乱碰我,免得都难受,谁知他死乞白赖,最后还是……唉,也怪我不坚决,只顾眼前享受,不知日后受罪。

  我早就听人说过经期同房会伤身,但后悔也已经迟了。我留心着身体的变化,过了一段时间,果然感觉下腹有点坠胀,月经来时特别明显;后来又发生头晕、腰痛。我自己买过药吃,没有见什么效果。看了几次医生,头一个医生告诫我说:经期同房容易得盆腔炎。她给我按盆腔炎治疗了一段,我觉得效果不明显;后一位医生却说:“偶然一次经期同房,没有多大问题。”她问我同房时注意清洁卫生了没有。我当然注意了,专门让丈夫又清洗了一次。医生对我说,反复检查,也没发现什么明显问题,可能是我的心思太重了。她劝我不必对那次同房耿耿于怀,可我就是不能完全放心……



带着元宝去逛沃尔玛超市,出来的时候4楼中*大药房门口有个穿白大褂的年轻小伙子在用仪器检测微量元素,我问了问2周岁的孩子能不能测,他们说小孩可以测的范围更多,钙锌铅都可以测,于是把两个夹子分别夹在元宝手腕上开始测量,测完了告诉我说孩子铅超标,锌偏低,需要补锌排铅。我问为什么孩子会这样,他们说,玩具的接触,汽车尾气的接触,都容易导致铅超标,铅多了锌就少,所以补锌是可以排铅的。当时想想我们可能是在外面玩的时间太多了,经常开车或坐公交车,又经常遇到堵车,尾气的危害一定不小。

于是我也测了一下,测的过程中顺口问了一声是不是喂完奶后的妈咪们都很容易流失钙,后来他告诉我测出来的数据显示我的钙流失较多,需要补钙。(现在我回想起那个年轻人当时的表情,是很不自然的,不敢与我双目对接,并且细问后有些答不上来,比如数据多少等,诸多疑点)

我们母子俩测完后,就顺便问了问药房里的人应该用什么药,于是马上换了一个年纪大的白大褂过来热情推荐,拿了一盒没听说过的牌子,上面写着大大的"补锌排铅",价格好像是60多元一盒,还说一般需要好几盒,具体几盒我忘记了,看着这架势我有点防备了,想到我已经预约了专业的体检中心,即使要用药,也应该等体检报告出来以后,到正规医院让医生给开处方药才是。后来我推脱说有医保要医院开药,就走了。

一周后体检报告出来了,元宝的铅含量是26,正常范围是1-100,100以上才算铅超标,这个值再健康不过了,锌含量也很好,中等偏高的那种,也是正常范围内,而我呢,特地用两种方式检查了钙,骨密度和血钙,出来的结果都是正常,没有任何缺钙迹象,于是恍然大悟,中联大药房可能是骗人的!

如果中*大药房的仪器是真实准确的,(表皮测试与血液测试相比,是后者准确),他们也应该提示患者,最好到医院进行血液测试后再用药。这药要是用错了,尤其用在孩子身上,那后果不堪设想,盲目补锌补钙排铅,最后只会伤了孩子的身体,是药三分毒,作为救死扶伤的医疗行业,怎可以如此不负责任,如果是故意夸大事实推销药品,那就是一种骗术了!所以千万别相信药店门口的微量元素检测!

特写此帖,望广大父母警戒!

在网上我忍着泪水看完了一篇新闻 说的是四川一收养所将数十名智障者卖到新疆当包身工 ,看着他们无助的双眼,心不经的寒颤,我想质问那些非法“老板”,你们的心是不是让狗给吃了?

2010年12月11日,新疆托克逊县库米什镇残障“包身工”,多年惨遭非人奴役。

12月11日,一位旅游至此的游客为了一口水深陷虎口2年多之久,既没有工资还备受独大欺凌,却无法脱身。不间断的工作、顶不过两泡尿的白水挂面让他不堪忍受,两次逃跑换来的只有毒打。

12月11日,智障工人们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从事着这样繁重的体力劳动。在这个环境里没有朋友,甚至没有说话的对象,因为,在这个不大的工厂,虽然有10名的工友,可他们不是不爱说话,就是因为智障而无法交流。

 12月11日,一名智障工人全身覆满石灰。有人打抱不平却被打,有人打探到这些智障的工人是厂老板从四川省的一家乞丐收养所领来的,并听说手续齐全,以至于后来再发现毒打的情形时,大家也都当做没看见。

12月11日,智障工人们在进行高强度的劳动。

12月11日,一位工人手烂了,简单包扎一下,又要出工,否则等待他们的将是厄运。

12月11日,一位工人无神的眼睛,脸上还有残存的石灰粉污垢。

12月11日,宿舍简陋,被褥破烂不堪,这就是这些智障工人休息的地方。

12月11日,工人们同狗一起吃饭。

12月11日,智障工人的饭盆满是污垢。

智障工人正在运送原石。

智障工人抱着一袋“大白粉”向成品存放处走去。

工人们正在铲原料。

工人们正在为粉碎机填料。

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工人们只能用布条遮住鼻孔来防尘。

一位工人解完手后蹒跚着准备去干活。

“吃肉的感觉真好”。

这就是这些智障工人住的宿舍。

工人们正在将成品“大白粉”装袋。

托克逊县库米什镇老国道247公里处有一家名为佳尔思的绿色建材化工厂(以下简称佳尔思厂),十余名工人(其中8人为智障人)三四年来在这里遭遇了非人待遇。周边邻居在经过多年沉默后,再也无法忍受良心折磨,向本报讲述了他们看到的残忍场景:工人们逃跑就遭毒打、干活如牛如马、吃饭与狗同锅、工钱一分都领不到……

  12月10日,在报料人指引下,记者驱车赶到库米什镇一探究竟。

  动作迟缓而呆滞

  12月10日中午12点多,在与托克逊佳尔思厂一墙之隔的一个院落里,几个邻居听说记者来了,聚集在这里声讨佳尔思厂。一家石英厂的老板老王介绍,这里的工厂一般10月份就会停工,第二年的3月才会复工,工人每人每天工资最少150元,而佳尔思厂则完全不同:“一年365天佳尔思厂从来没见停过工,而且这些工人一分工钱都领不到自己的手上。”

  中午1时,记者来到佳尔思厂,空地上粉尘没过脚踝,近20公分厚。一阵微风吹过,粉尘就会夹卷着往嘴和鼻子里钻。

  距佳尔思厂的粉碎机器十米开外,堆放了大半圈约3米高的做大白粉原料的石材,爬上原料堆,工人们工作的场景清晰可见。一位身着红色破夹袄的工人,将榔头高高举过头顶,喊着“嘿!嘿!”的号子,砸向三四十厘米见方的原料石;装车工呆在一边,看石头被砸成小块后略略停顿便直挺挺地弯下腰,一块块捡起缓缓地转身,扔进手推车。两人配合装满一车手推车原料石,花了近半个小时。不远处,有工人步履蹒跚地推着手推车,将原料石运到机器旁,等待机器修好后进一步加工。旁边一位装车的工人铲一铁锨石头,顿一下,看看手套;再铲一铁锨,又停顿一下,提了提系着尼龙绳的裤子,又开始工作。虽然头上、衣服上落满粉尘,但除了一名工人在鼻子上“挂”着片烂布外,没有一个人戴口罩做防护。

  工作区域内,除了喊号声,没有人说话;工人们的动作迟缓、呆滞。

  从中午1点一直到下午5点,尽管午饭的时间早已过了,但没有人喊工人们吃饭。

  来自“乞丐收养所”

  记者靠近拍照时,被一名工人发现,他含混不清地大叫一声:“老板,有人照相。”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采访,记者快步回到旁边的院落。晚上11时,记者摸黑再次来到佳尔思厂。白天停歇的机器开始运转。除了穿红衣的男子,还有4名工人在重复着白天的工作。当晚,机器声轰鸣了一夜。

  第二天中午,记者来到佳尔思厂外观察时,被老板娘发现。记者亮明身份,称因为有人举报这里环境污染严重,所以拍照取证。听记者这样一说,慌忙赶来的工厂老板李兴林放下心来。当记者质疑工人防护措施不足的问题时,他主动表明自己手续齐全,与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也称四川省渠县残疾人自强队,签订过用工协议。

  李兴林说,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的负责人是曾令全,“他组建了乞丐收养所,并向全国输送工人,让那些无法自理或是没有生活保障的人能够自力更生,打工赚钱。我这现在有11个工人,有3个正常,其他多少智商都有点问题,只是没有残疾证。”

  随后他出示了一份签订于2008年9月9日的《劳务协议》,协议甲乙双方为李兴林和曾令全,规定由甲方负责乙方第二批5名队员的食宿和车费,并一次性支付乙方9000元,甲方支付每人每月工资300元并以银行汇款的方式支付给乙方。如果甲方丢失乙方队员,每丢失一名赔偿1000元。

  “我前前后后已经接过来了30名工人,有些当时看着有劳动能力,来了什么活都干不了,就又送回去了。”李兴林拿出自己与曾令全的合影说:“曾令全很有名,网上有很多他的介绍。”李兴林找出上个月才支付过的银行凭条说:“我们每个月都给他支付工资的。”凭条上显示交易时间为2010年11月12日,转账金额2520元,由一位名叫蔡涛的人代转入曾令全账户。

  与狗同食一锅面

  问到工人们的生活状况,李兴林带着记者参观了淋浴室,并一再强调工人们不爱洗澡。厨房里,李兴林指着案板上的猪肉说:“我们顿顿都有肉和菜,工人两天就要吃掉两袋挂面。”厨房一角堆放着24棵大白菜,桌子上放着两尿素袋挂面。“他们吃的很好的,有些人来的时候都提不动重的东西,现在都可以干活了。”问及为何工人们不戴口罩,李兴林说工厂都有配备,只是工人们都不愿戴。

  李兴林带着记者推开工人们住的房门:不到10平米的空间,冰冷而简易。5个房间,每间摆放着两三张床。或用木头拼搭,或是简易的钢丝床。“高档点”的床上,凌乱蜷缩着的肮脏被子,薄的轻轻一提就能拎起来;有些床上的褥子就是一层薄薄的床单,有的就只是铺了层硬纸壳。

  记者推开另一间宿舍,上夜班的工人刘双辉正躺在床上,他把所有的衣服穿在身上避寒,破损的毛衣下还穿着4件单衣,被子上压着一件军大衣。被问到是否领过工钱,已经干了4年活的刘双辉低下头搓着手:“还没跟老板说呢。”

  趁着李兴林与摄影记者相谈正欢,记者来到在工地上。鼻子上挂着片烂布的王力,40岁,是工人中与记者沟通最顺畅的。两年间他跑过两回,也被毒打过两回。“第一次都快到托克逊了,被他们开车抓回来了,想跑掉是不可能的。”

  “两年间洗过澡吗?”

  “从来没有。”

  “想回家吗?”

  “想!”王力一直无神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

  “你是哪的?”

  “黑龙江望奎县。”

  断断续续的一问一答,总是被紧跟着的小老板打断。

  正在搬运成品的彭根贵(音)面对记者的问题,重复着这几句话:“一般情况下,只要不违反厂里的规定,就不会挨打。”“一般情况下,我们干不动的时候,就有肉吃。”“一般情况下,只要不逃跑,就不会挨打。”

  中午2时,工人们被老板急急地唤回来。大家似乎并没有习惯这个开饭点,有点不知所措。老板娘喊了几遍“吃饭!吃饭!”工人才摸进自己的房间,从床底下的破箱子上、从床边破被褥里掏出饭盆。有人端着白花花的面条高兴地跑出屋子,蹲在墙角呼噜呼噜直往嘴里倒。“今天的要好点,今天的面里有油!”盛面条的大铝锅放在地上,老板娘一勺一勺舀给工人。两条狗进进出出,时不时把头抻进锅里,舔着面条。老板娘举着大勺,冲狗叫了一声,见狗并不离开,也就不再管了。

  身份可疑“包工头”

  离开佳尔思厂,记者向库米什镇派出所反映情况,派出所副所长付昌民告诉记者,派出所也听说过佳尔思厂,并去厂里查看过,但厂老板称与四川省民政部门签署过用工合同,就没再过问。“如果他们签的协议有问题,派出所会去调查落实。”付昌民说。

  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四川省渠县残疾人自强队)到底和四川省民政局有什么关系?记者多次致电四川省民政局,由于是周末始终无人接听。记者上网搜索发现,据《民主与法制时报》2007年报道,2006年湖南耒阳市因一名无名乞丐的死亡而牵出过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经警方调查了解,这个收养所是靠收集并控制众多残疾人做工牟利,该乞丐是做工时被毒打致死的。渠县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当时在接受记者的采访中表示,该县没有任何民间的乞丐和残疾人救助组织来登记注册过,且他们并不认识曾令全这个人。而警方称,耒阳市无名乞丐案发后,曾令全即已潜逃。

  返回途中记者联系了黑龙江省望奎县公安局,试图找到王力的家人。但查询后告诉记者,与王力同名的人有上百位,如果没有其他更多的信息很难查到准确信息,如果能够得到更多的信息,对方会协助找寻王力家人。

我是一名北京一家非常知名的整容大夫,这几天,整容整死人的消息充斥着各新闻媒体的头版头条,在这,我也想说说,我自己所知道的一些行业内的潜规则,希望能给一些年轻爱美的女孩警示。

整形美容业存在的一些丑陋严重的问题

第一,我们且不说医疗美容机构的资质问题,有无资格开展某些整形手术。很多整形机构的硬件设施不过关,急救设备不全。近期两起导致死亡的医疗事故基本上都是由于术后顾客的呼吸出了问题,机构自身急救设备不全,转院抢救不及时造成的死亡。今年年初也有顾客在北京某整形美容医院做下颌角手术,导致大出血,该院没有血库,又没有和供血机构合作,没办法给病人输血。该院为了防止事件外泄,迟迟不肯将顾客送到其他医院抢救,顾客几近死亡。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将顾客悄悄转院到某医院抢救。

第二,假冒伪劣医疗器材、材料问题。由于利益的驱动,很多不法机构大量使用劣质或假冒的器材、填充材料。以玻尿酸为例,目前国内仅有两种合法玻尿酸产品,但是这两种产品的成本较高,很多医疗美容诊所使用硅油或奥美定等成分假冒的玻尿酸给顾客注射。这些东西注射到体内以后根本无法降解,会造成永久伤害。前几年很多机构都是用奥美定给顾客做注射隆胸。结果这种材料根本不适合这种用途,奥美定成分在体内乱窜,从胸部进入腹部,形成硬结,由于其具有流动性,流的到处都是,取出手术也无法将其完全取出。这还算好的,还有给顾客用这种材料做面部填充的,几年后不得不取出,整个面部都被手术刀切的千疮百孔,让人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心理上的痛苦和生理上的痛苦让凄惨的叫声响彻整个医院。就这一种产品不知道毁掉了多少中国女人的乳房和脸。

第三,医生问题。还是由于利益驱动,很多医生甚至是没有行医资格的人员纷纷进入整形美容业。医生和明星一样四处走穴,不管手术自己有没有把握做,自己有没有资格做,只要给够钱,就可以动刀。而以盈利为目纷纷成立的这些整形美容机构恰恰没有足够有资质的医生。不法机构和不法医生狼狈为奸,为了利益完全不顾自己的责任和顾客的安危。很多医生还走明星路线,并包装的无所不专,什么手术都行。医生不是低调的做手术,认真钻研专业,而是成了大明星,以医生名字命名的整形机构比比皆是。实际水平怎么样呢,某电视台主持人在北京一诊所由所谓的名医注射肉毒素瘦脸。由于医生水平不足,造成肉毒素扩散至咽部,引起该主持人不能正常呼吸,幸而送到朝阳医院及时抢救才捡回一条命。最近北京导致顾客死亡的执刀医生就是所谓名医,拥有XX第一人的封号。

第四,价格欺诈和过度开发。医疗美容项目的定价并没有明确规定的限制,各机构之间,各医生之间的价格差距非常大,很多机构的咨询师根据客人的消费能力随机定价。如果客人仅想做一个项目或选择收费较低的手术方式,咨询师往往说服客人做几个项目或选择收费高昂的方式,导致顾客多花钱不说,还要受不少罪,效果却不怎么样。

第五,风险保障问题。整形美容手术存在风险,却几乎没有任何保险公司愿意为这些手术承担保险。手术前医疗机构和患者签订的知情同意书上也明确了患者和机构各自承担的责任。一旦术后效果不满意,顾客会处在非常被动的位置。更有来自韩国等国家的不法游医,在中国做完手术以后,人都找不到了,术后效果不好或出现医疗事故,顾客更是投诉无门。


 

现在的医疗广告真是太雷了,医院为了赚取利益,啥广告也做得出,最近就用了很红火的国产电视剧喜羊羊做了个广告,而且是人流的广告,你说雷不雷!

喜羊羊怀孕了!咋回事呢?

  鼠标垫广告上的内容

喜羊羊与美羊羊

看了这个喜羊羊广告,雷到你们了吗?看到广告千千万,没一个象这个广告让人气愤的。做广告也做得太猖狂了,但是希望这些做广告的医院、商家请多多考虑一下大家的认同,因为只有顾客认同了,才能够更好的达到你们做广告的意义!大家说对吗?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组图片,说某医院竟然设有干部的停车位,我在想,医院对待普通老百姓和干部的待遇怎么相差如此之大...可悲可悲

 

有机械就有机事,有机事必有机心。----《庄子.外篇》天地

攒动的人群和骚动的不安,让我非常的刻骨铭心,人啊,这一辈子,过得好点差点,其实也无所谓。可是,真的不要生病,实在要生,感冒咳嗽可以来点,不要生大病,当我看到满身插满管子,无力躺在病床上,面无表情的患者时,我不知道用面无表情这个单词是否合理,因为我无法去揣测,他们在此时此刻的内心感受。

只是,我自己被震动了。我也忠实的执行了医院的潜规则,从我成年后,我几乎没有上过医院,因此,当我看到人山人海的排队场面,我感慨万千,当我看到一堆人挤在检查房门口,焦灼不安的等待,毫无秩序的堆挤。

我突然觉得我们的教育体制太失败了,我们的教育体制就是培养出我们这样一群毫无道德观念,只为自己着想的国人吗?当然我这是过激的话,也许,他们身为患者的亲人,他们都希望自己是被优先照顾的第一个,但这样就可以成为践踏规则的原由吗?

我忽然又能觉得对医生来讲,这潜规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医生也是人,如果成天到晚都是接触这样的环境,接触这样一群人,任何善良的心都会变得麻木不仁。再不用潜规则刺激他们,难道用救死扶伤就可以感化他们吗?

我认为不行,当我接触到那喧哗的人山人海时,我的心都凉了。有一句话,叫年轻时用命赚钱,年老时用钱养命。如果用原罪来说的话,或者用佛家的因果说来说,被动生的病毕竟少,主动生的病比较多。 
      我们在花花世界中追逐着物欲横流的生活,或者因为互相攀比,结果我们毁了自己,到了医院。错的原因在我们自己,而不在医生。


      我逐步理清了一个思路,先有不道德的人,然后有不道德的医生,然后就有了潜规则,最后,不管是主动生的病,还是被动生的病,整个社会都无奈的接受潜规则。

潜规则的坚强后盾,其实就是供不应求,落实到医疗这一块,我听一个朋友说过,以前医院的肺病床位只有三十张,还有一半是空着的,现在医院的肺病铺位变成了六十张,座无虚席,走廊还加了十余张。

这一切的结果,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份,只要他脑中想着过更舒服的日子,他就得承担相应的后果。

庄子外篇,天地中一则故事,子贡看见一个老头用水瓮取水浇地,来来回回非常累,于是,就建议他用一种机械抽水灌地。不料却被老头一顿臭骂。老头说:我从我的老师那里听到这样的话,有了机械之类的东西必定会出现机巧之类的事,有了机巧之类的事必定会出现机变之类的心思。机变的心思存留在胸中,那么不曾受到世俗沾染的纯洁空明的心境就不完整齐备;纯洁空明的心境不完备,那么精神就不会专一安定;精神不能专一安定的人,大道也就不会充实他的心田。我不是不知道你所说的办法,只不过感到羞辱而不愿那样做呀。

“有机械就有机事,有机事必有机心。”现在的社会走到这一步,其中的每一个人,多多少少都脱不了干系,因此,我现在认为,潜规则,其实不也是一种上天处罚人类的手段吗?

11篇文章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超40岁人群最关注胃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