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字体大小:

【新金融观察家】受访嘉宾:广药过期药品的回收样本

  [收藏]
2012-11-12 10:38

 广药过期药品的回收样本

说起过期药品回收,圈里人会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个名字——广药集团(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的简称),它旗下的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和黄)是这方面的先行者,不仅做出了口碑,还形成了传统。

  “永不过期”

  一件事情,持续做一两年,或许是兴趣、是策略;一个团队,将一件事情连续做8年,并将继续做下去,已经不单单是一份情怀所能维持。

  2004年10月,面对2003年“非典”时期之后,一些消费者疯狂抢购的板蓝根面临过期、一些匆忙上马的众多品牌的板蓝根质量参差不齐等状况,时任广州白云山中药厂(以下简称白云山中药,白云山和黄的前身)厂长的李楚源陷入了沉思。

  作为连续多年占全国板蓝根市场60%以上份额的企业领导人,李楚源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做出了决定——企业决定拿出产品、资金,在全国范围内用最新批号的白云山板蓝根,免费更换消费者手中的各品牌板蓝根过期产品。

  这也就是后来逐步被人们熟知的白云山和黄“家庭过期药品回收(免费更换)机制”。

  首次推出时,该活动持续了近6个月,范围涉及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共更换各品牌过期板蓝根120万包。

  回收来的过期板蓝根如何处理,是摆在眼前的难题。事实上,早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李楚源已经下定了决心,人力、物力,尤其资金的投入是必须的,他很清楚接下来的步骤。

  2005年3月13日,白云山中药在广州召开新闻发布会,在广东省、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等相关政府部门领导、新闻媒体的见证下,将前一时期回收的过期药品进行统一销毁,并正式提出“家庭过期药品回收机制”。

  与此同时,白云山中药做出承诺:今后凡消费者家中有该厂生产的过期药品,均可得到免费更换;更换回的过期药品将在各地药监部门的监督下统一封存并销毁。

  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意味着消费者购买的白云山中药产品将“永不过期”。

  此举“一发不可收拾”。

  紧接着的4月19日,白云山中药趁热打铁,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广州、北京等国内20个城市,以及香港、伦敦等城市共计50家药店,作为首批授权更换点,回收消费者家中过期的白云山中药产品。

  并且,广药集团旗下其他14家医药生产企业也同步响应,在广州授权5家更换药店,更换广药集团旗下120余种各品牌药品。

  兄弟企业的加入是对白云山中药这一举措的莫大肯定与支持。即便是一个月后,合资企业白云山和黄的成立,也不曾改变李楚源想要把这件事坚持做下去的信念。

  白云山中药的“家庭过期药品回收机制”得以在白云山和黄沿袭,并在不断深入探索中开花、结果。

  行业复制

  故事的开始总会被人们遗忘,继而记住的往往是过程中最细微的环节。

  2006年7月,王春玉加入白云山和黄。他先后担任西南、华北与东北地区的区域市场经理,后接手全国范围的市场推广工作,现已提升为市场部副部长兼市场管理中心经理。

  在“永不过期”活动中,他负责并参与活动的策划、组织和执行。虽然错过了“家庭过期药品回收机制”的酝酿期,但一路走来,王春玉也算是陪伴这项机制不断完善的一位见证者。每每谈到这些,他脸上的表情就满是自豪。

  在王春玉入职后不久,2006年9月,作为医药同行而非广药集团旗下企业,陕西康健医药公司第一个加入到“家庭过期药品回收”队伍中;次年8月,山东天力源医药有限公司也加入进来。

  更多的厂商联手,不仅让社会看到了从根本上解决过期药品问题的希望,“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鼓励。”王春玉坦言,希望能有更多的企业参与进来,共同解决这个大问题,使之成为行业的一个绿色标准,“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随着青藏铁路的正式开通,2006年10月,白云山和黄以最快的速度将“家庭过期药品回收机制”在西藏拉萨启动。这是白云山和黄对高海拔的献礼,这也标志着这项机制在中国大陆全面展开。

  同一时间,面对消费者关注度的不断提高,以及应对安全用药环境的迫切需要,白云山和黄对外宣布将投资8000万元,在两年内新增6600家“永不过期”药店,常年为消费者更换各类家庭过期药品。

  此消息一出,各省药店纷纷报名要求加盟,新加盟药店超过1000家,加上此前的1500家定点药店自动升级,2006年年底,全国“永不过期”药店总数达到2500家。

  不久后的更换日,2007年3月13日,从早上8点开始,各地已有许多消费者在更换药店外排队,等候更换。一番统计下来,当天每省的接待人数都在3000人左右,其中以50岁以上的老年人居多。

  而绝大多数前来换药的消费者,大都拿着10包以上的过期药,并表示之前基本没有对家庭药品进行定期清理的习惯,过期的药品也不知该怎么处理。

  同年的一份调查数据表明,我国约有78.6%的家庭存有备用药品,其中30%-40%的药品超过有效期3年以上,82.8%的家庭没有定期清理的习惯。还有统计表明,我国药品不良反应案例中,有近1/3是由过期药品或药品保存不当引起。

  白云山和黄回收的过期药品中,最老的药品是1967年生产的复方丹参片,距今已有45年,其次是1971年生产的云南白药。

  至于更换品种方面,最多的是以板蓝根系列为代表的清热解毒类产品,占总更换数的40%以上;第二位的是心脑血管类产品,占总数的35%左右,其余是肠胃类、妇科类等产品。

  可想而知,这些药品如继续被使用,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场景与数据提醒着王春玉坚持做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而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还是其中的一段小插曲。

  2008年,重庆。

  一位老太太拿着过期药品来更换,换药的时候人特别多,几十米的长队排着,老太太更换好药品后便离开了,丝毫没有察觉到她所带来的药盒里装着几件金首饰。

  幸好工作人员在后期整理的时候发现了。由于白云山和黄在更换药品时,有完整的消费者资料登记表,很快,工作人员便与那位老太太取得联系,物归原主。

  巨额投入

  在商业的游戏规则中,不可避免地会谈及投入与产出之间的关系,即便他们嘴上不提,即便它有国企背景。

  在连续8年的“家庭过期药品回收”行动中,白云山和黄的年均投入超过3000万元,总投入超过2.4亿元。

 而且,随着换药人数的增多、用于更换药品的产品价值的增加,以及销毁费用的增长等,年投入也呈现出逐年攀升的趋势。

  尤其销毁费用。由于过期药品的特殊性,需要应用医疗用品的专业销毁方式进行销毁。白云山和黄方面对新金融记者表示,很多地方的销毁费用过于昂贵,有些地方每公斤过期药品的销毁费用高达60多元。

  而白云山和黄仅在更换日“3·13”前后3天回收的过期药品就有100吨,按照这个基数计算,白云山和黄自2005年3月正式启动“家庭过期药品回收机制”以来,累计回收的过期药品的销毁费用是高还是低,不言而喻。

  不菲的销毁费用,或许也是制约企业开展或继续这项“公益事业”的瓶颈。难免会有一些企业因此望而却步。

  安邦咨询医药行业研究员夏庆表示,从当前国内制药企业开展该项活动的进展看,回收过期药品的企业还很少,毕竟这是带有公益性质的活动,从财力、物力和人员方面都需要企业付出诸多代价,少则二三百万,多则五六千万,对企业来说是不小的财政压力。

  同样的压力,白云山和黄也需要面对。曾有外界猜想,其内部是否会因此出现反对声音,毕竟这不是消耗体力就能完成的事情。

  王春玉的回答是这样的,“投入这么大,会有一定的压力,但好在,我们在思想和行动上还是保持了一致,这是多方共赢的事情,从政府部门到连锁药店、再到消费者,包括我们企业也从中受益。”

  这话不假。

  夏庆表示,回收并销毁过期药品,促使消费者因使用过期药品而导致的健康隐患降低,提高他们合理的用药理念,增强他们抵制非法收售过期药品的不良行径,从而起到良好的社会效应。政府部门和消费者从中受益不必多说。

  连锁药店方面,就2007年白云山和黄更换日“3·13”来说,据各地“永不过期”药店统计,当日销量同比上升30%-100%不等。消费者在更换药品的同时,也传递出此后选择到“永不过期”药店购药的意愿,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提升了药店的参与度和积极性。

  一笔账算下来,当天的活动中,白云山和黄及相关药店共有3000名工作人员参与,接待约30万人次的消费者,前后有300多家媒体关注,至少让3亿多人了解了这项活动。“不但提高了企业的品牌知名度,还为将来培养潜在消费者打下基础。”夏庆说,企业也在变相地做广告,还节省了广告费,尤其适合以OTC为主的企业。而白云山和黄的OTC比重达到90%以上。

  随后的下半年,白云山和黄增设了每年的第二个更换日“8·13”。在一次又一次的更换日后,这种事件营销所带来的品牌效应正在逐步发光发热。

  借鉴效果

  有时候,在播下种子之时,很难预料日后它会开出怎样的花朵。

  2008年,曾在白云山和黄任职多年的王涛(化名),转而来到广州花城制药厂(以下简称花城制药)就职。

  彼时,花城制药是广州一家老牌国企风行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它比白云山中药早10余年成立。在王涛他们接手时,年销售额只有1.2亿元,并有一定数量的库存。

  中投顾问医药行业研究员蒋华阳表示,花城制药由于与风行集团主营业务不符,在其旗下发展过程中营销不力,发展速度缓慢。

  面对此番处境,王涛巧妙地将白云山和黄的“家庭过期药品回收”变为“空瓶空盒换药”。与白云山和黄不同的是,花城制药打出的是环保的口号,比如一年医药行业消耗的包装盒可以折合成多少森林,可以给学生做多少课本……

  消费者可以使用空瓶空盒到指定药店换购花城制药生产的同类药品,更换来的空瓶空盒会统一归还给厂家,进行妥善处理。

  而王春玉认为,“这与过期药品回收是有本质区别的,算是对消费者的一种让利,也是值得肯定的。”

  一时间,不少报纸都刊登了相关报道。而“空瓶空盒换药”只是当年“花城三大工程”中的一部分。围绕着“花城三大工程”,仅2009年一年,“我们做了上千篇报道,这个数量超过花城制药成立30余年来的见报量。”王涛说。

  比较明显的改善是,2009年年底时,花城制药的年销售额提升为1.8亿元,涨幅达到50%。

  王涛坦言,花城制药的这项活动不成体系,还需进一步完善。但令他遗憾的是,一年多后,他离开花城制药后,由于企业性质与经营思路等原因,“空瓶空盒换药”活动也终止了。

  有意思的是,当时看似毫无关联的白云山和黄与花城制药,在两年之后,成为了兄弟企业。

  今年的9月13日,早已提升为广药集团总经理并兼任白云山和黄总经理的李楚源通过微博传达对花城制药的好感。“广药集团认为花城制药厂有41年历史沉积、154个产品批文,完全可以做大、做强、做优!”

  很快,他在19日公布决定,称广药集团党委委员齐兆基出任花城药厂管委会主任,陈李济药厂副总石洪超出任花城药厂厂长、法人代表。

  近日,新金融记者也通过向白云山和黄方面核实,证实花城制药已经归到广药集团旗下。

  蒋华阳认为,广药集团收购花城制药是在广州市国资委的“牵线”下形成的意向,意在借助广药集团强大的发展势头,完善花城制药的经营模式,增长盈利价值。

  王涛比较认同这种观点,而至于当年他们在花城制药所做的事情,“只是让它焕发了第二春,更有影响力,使花城制药的品牌价值得以延续。”

  兴许哪天,加入广药集团这个大家庭的花城制药,也会同其他兄弟企业一样,一并加入到回收家庭过期药品的队列中。

  从当前国内制药企业开展该项活动的进展看,回收过期药品的企业还很少,毕竟这是带有公益性质的活动,从财力、物力和人员方面都需要企业付出诸多代价,少则二三百万,多则五六千万,对企业来说是不小的财政压力。

2012-11-12《新金融观察报》 陈一昀

链接:http://epaper.tianjinwe.com/xjrgcb/xjrgcb/2012-11/12/content_6784360.htm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您对文章有自己看法,欢迎评论发言
访问(22468)| 评论(0)| 收藏(0)| |举报

医药孙辉的人气博文

本博文的最近访客

评论(本文还没有评论,您是沙发!)
0篇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核通过后显示,请勿重复提交) 更多表情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医药孙辉

博客访问:3640747

博客积分:35792

博文数:1808

开通时间:2012-07-18

推荐博文
读取中...
随便看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秋冬留心血压 一种茶放心过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