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宋慧锋

博客访问:151455

博客积分:518

博文数:78

开通时间:2011-06-23

公告

宋慧锋,整形美容外科博士、博士后、副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美、韩整形美容外科访问学者,现任科室副主任(负责整形美容病区工作)、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全国委员、瘢痕亚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乳房亚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华医学会北京整形外科学会委员、《中华损伤与修复杂志》编委、《解放军医学杂志》特约编委和《中华整形外科杂志》、《中华创伤杂志》审稿人。 长期从事整形美容外科工作,具有较高的美学素养,擅长复杂体表器官缺损或畸形的整复,乳房、鼻、眼、面部轮廓的整形美容、体形重塑、体表肿瘤治疗、淋巴外科疾病的治疗,完成整形美容手术数千例,是国内最早开展透明质酸(玻尿酸)注射美容的医师之一。

日历
好友
访客
读取中...
最新评论
读取中...
我的人气博文
读取中...
友情链接
宋慧锋的博文

我的博客今天320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9.08.26,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9.08.30,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男性乳房肥大整形》。
  • 2010.01.29,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10,491次访问。

这些年,新浪博客伴我点点滴滴谱写生活!

开始招收研究生

2011-10-24 23:30 [收藏]
2012年计划招收整形外科专业硕士研究生1~2名,除进行整形美容外科的专业培训外,课题研究方向为无瘢痕愈合的机制,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欢迎有志者联系!
近两个月,医院可谓不平静:“缝肛”事件;“10万元治疗方案、8毛钱解决问题”事件;同仁女医生遇刺事件……医患双方的说法,大相径庭。就具体事件而言,是非并不难辨,不日就会尘埃落定。然而,医患之间渐成怨偶,猜忌攻击、侵害不断,却是我们必须格外重视的。

事实上,如果不从制度上有所改革,理清权利归属,使医患各得体面,那么就很难遏制各种“门”的开启,无法恢复救死扶伤的本义。毕竟,医患关系闹到如此不可开交,并非医患双方相互抱怨所谓“医生无良、患者恐怖”就可以解释的。现实可能恰恰相反。

先说患者,他们往往很无助。在进医院门之前,他可能已经辗转赶了千百里,勉强在小旅馆住下。在天光微亮时,他就得去挂号处排队,而且未必能够成功。看病情的缓急,他也许得明后天再来,也许得向号贩子“求援”。挂了号,他得继续排队,前头的病人望不到边。

好不容易挨到了,熬着身躯的疼痛,他小心翼翼挤出笑脸来:“医生,您看我这……”医生甚至都没有瞧他一眼:“你去做个检查再说。”他就又得去排队了。如果检查回来的消息不错,医生三下五除二写了方子,他就得去拿药了。几个小时的折腾换来不到几分钟的诊治。药房门口也是长龙。他早已焦躁不已。交钱时心里一哆嗦:这么贵!不禁要骂娘。

如果检查出来的结果很差,是大病,要手术,他马上脸就灰了:这得多少钱呢?卖头牛也不够吧,或者半年的工资总是要的。想起一些故事,他更加害怕:医生要是不负责任,把什么东西拉在我肚子里怎么办?于是,他通过给主刀医生送红包来买踏实。

终于出了医院的门,他觉得这一路不但受尽了折磨,而且有被鱼肉的感觉。回去之后,他对医生就没有什么好话讲。

再说医生,也很委屈。和欧美的同行比,他的劳动强度极大。他一天要看上百个病人,相当于欧美同行一周、一月的工作量。他没有时间听某个患者的倾诉,因为后面还有几十个人在等着。另外,常年技术至上的熏陶,使得他更喜欢用手术刀说话,而不是用眼睛微笑。他经常值夜班,节假日也难得休息。他还要终生学习,以免拿不到执业资格。

他如此的辛劳,换来的账面工资却很微薄。看到从政的同学、经商的朋友,他惭愧万端;面对老婆、孩子,他心生歉意。他不禁也要骂娘:全世界的医生都是收入很高的群体,为什么偏偏中国是这个样子?这5年、8年的医科,难道就值挂号的几块钱?真是白读了!

药商深知医生的苦恼。他们用甜言蜜语、美食金钱诱惑着他。有时候还以学术的名义,无孔不入。当然,这一切都不是免费的。药商央求他多开药、开自家的药。慢慢地,他也相信这是应该得的,只要能治病,这也许没什么不可以。

可是,一旦这么做,他就上了道德的审判台,随时都有被大众批判的可能。有时候,连政府也打击他:你这是搞商业贿赂嘛!这深深伤害了他的自尊心和荣誉感。他总认为自己是某种东西的替罪羊。全社会都对不起他。这种情况下,让他如何充当白衣天使?

这些无助,这些委屈,堆积在那里,只要一点火星就能引燃——那就是病没治好,或者人死了。医闹十之八九由此而起。实际上,只要病治好了,患者一般不闹。往往人才两空的时候,就再也无法忍耐。医生怨怼患者,发生纠纷可以走法律途径啊!可患者担心,法律很难帮到他。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都是卫生系统的人,能向着患者吗?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一些患者选择诉诸于最原始的力量。

虽然在就诊和法律上,医生处于强势,可是一旦患者“暴力”了,医生就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医院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多数时候会息事宁人,赔钱了事。这更加重了医生的不公平感。

今天,卫生部要求北京市卫生局组织专家全力救治受伤女医生,密切配合有关部门严惩凶手,同时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严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于前者或许不难,凶手当天即被抓获;于后者却不易,如同前文所述,不从体制上动脑筋,此类事件很难不再重现。问题是,体制却不是北京市卫生局能定的。

目前看来,理顺医生的收入机制是当务之急。一个社会无论如何不能穷酸了医生和老师,更不能让他们拿不义之财。让收入体现医生的劳动价值,让医生通过自己的技术致富,这是正当的也是必须的。当然,患者权益的保障机制也要真正建立起来。医院“以病人为中心”的横幅管不了事儿。医生应当学会尊重患者。其处方权也该得到有效的监督。要知道,有规矩才有自由。在监督过程中,医生也得到了最大的保护。

唯有当患者不恐惧,医生不怨恨,前者以性命相托,后者救死扶伤,才有和谐社会。

 

——中青在线

政府不要再推卸责任了,把病人和医生推倒今天这个地步政府和媒体都有责任。用医生时把医生说成是白衣天使,不用时就说成白眼狼,让病人对整个医疗行业都存戒心和恨意。这对病人有什么好处。没钱治病,看病难不是医生的责任,治病需要承担风险这是病人应该承担的。可我们的媒体和政府是怎么做的?医生每天超负荷劳动,是所有行业学历最高的,还要承担教学和科研。而收入比确是最低的,整个社会都只让他们奉献,再要求别人奉献的时候你们却只知索取。这公平吗?其实如果真正为病人着想,就不要把病人和医生对立起来,因为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尽量治好病。有付出就应该有收获,应该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收入,让他们有尊严的工作。而作为病人要知道感恩。一个不知道感恩的社会是可怕和自私的。不要把极个别医生的过错推到整个医生群体,这样受害最大的是病人。
 
—— 搜狐新人37144的空间

徐文,一个文静的、柔弱的女医生,倒在了血泊中,惨不忍赌。

我是在第一时间赶赴了现场,她倒在血泊中,左臂上举着,死命护着她的脑袋,左上臂的肌肉、肌腱、骨头全都露着,这是她最后倒在地上的姿势,她唯一能反抗的力量,满地是血,到处都是,诊室里,候诊区里,大片大片的血……,太惨了。

伤,请看看她的伤,一个弱小的身躯,21处伤,头面部7处,双上肢10处,左下肢2处,左臀部及背部2处,刀刀见骨,遍体鳞伤(朋友们,我有照片,我不敢往网上发,我怕徐文今后看到,心里的伤就再也长不上了),血就那么一直的流着,她休克了,血压70/40mmHg,失血性休克、疼痛性休克,失血量至少1600ml,殷红的鲜血浸透了她洁白的工作服。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徐文是一个非常好的大夫,同事、领导、病人都夸她,在同仁医院是有口皆碑的,技术好,人又和气,同事信得过她,愿意把自己的亲戚朋友都托付给她,病人信得过她,复诊总要找她加号,她出门诊,从上午看到下午两三点钟是正常,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就一直的看病人,因为她不好意思拒绝病人。技术好,那是不用说的,网上随便搜索一下就知道她的学术造诣,病人的锦旗表扬信更是说明问题。

抢救之余,我知道了杀人凶手叫王宝洺,我看了他的病历,也看了他的博客,一个喉癌病人,06年做的手术,07年复发,自己认定是手术没做好(按他的话讲叫“伪手术”)导致他复发。实际上呢,当时诊断时他病变局限在右侧声带,术前病人又坚决要求保喉,保留发声功能(病情告知和谈话签字在病历中都可查阅,清楚明确的交代了有可能切不尽复发的问题),徐文按照治疗原则和病人意愿选择了右侧声带激光扩大切除术,为了确定是否切除干净,术后病理特别关注了切口边缘是否有癌细胞,得到送检标本的部分边缘可见癌细胞的病理回报后,徐文主任按照医学上对这种情况的处理惯例,要求患者放疗或喉部分切除,因为同仁医院没有放疗设备,病人到别的医院进行放疗,等他再来同仁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是复发的事了。复发后病人就一直认定是手术没做好引起的,到医院投诉,投诉中反映出他的最大疑点是:他复发后在别的医院做CT时,报告有右侧声带,“明明我在同仁医院已经做了右侧声带的切除,为什么CT还看到我有右侧声带呢,徐文欺骗了我,她给我做了个‘伪手术’”。这是王宝洺的疑问,也是一个病人正常的想法。医院接到投诉后调集了他住院手术的病历,也调集了手术所送的病理标本,组织专家进行讨论鉴定,结论是别的医院在CT上看到的这个“右侧声带”,是肿瘤的复发,还在那个部位,影像上是无法区分是声带还是肿瘤的,因此影像上报告“声带”是可以理解的。后来他在外院做了全喉切除,术中所见和术后标本都证实了这一点。因此徐文给病人不可能做的是“伪手术”,她的处理是符合医学规范的,对病人也是认真负责的,病人的复发是病情所致。医院和徐文本人反复给他讲这个道理,给他看病理标本,但是王宝洺不能理解,他认定就是徐文害了他,给他做的是“伪手术”,这也是他在博客中反复提到的,因此医院就建议他通过鉴定通过法律来解决这个分歧。这个案例后来告到了东城法院,到凶杀案发时还在等待判决中。为什么在法院还没有做出决定前他就要杀人了呢?是病情又恶化了,还是别的什么事情触动了他?这是为什么?答案可能要等公安局来告诉我们。

不管你有多么想不通,你得了癌症,医生尽心尽力给你做了手术,你活了5年,你有了杀人的力气,你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挥刀屠杀,手段残酷、令人发指,天理何在?法律何在?必须严惩凶手,还徐文公道,还医务人员公道!

我们一直在忍耐,我们一直在等待,青天、法律、国家,你们看看躺在病床上的徐文吧,固定的姿势,一动不能动,到处都是骨折,我们想给她按摩一下吧,无法下手,全身都是伤啊,她经过9个多小时的手术,才挽留住了生命,但还要经受煎熬,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好的人要遭受如此的罪孽?她手术麻醉后意识慢慢恢复过来,还没有完全清醒,眼睛半睁半合的,眼泪从她的眼角静静的流出,我不知道在这朦胧的意识中,她感觉到了什么,是冷吗?是疼吗?是心在流血吗?她因为呼吸不好还不能脱离呼吸机,呼吸机的插管让她难受,她挣扎着想摆脱,治疗的医生跟她说,“徐文,你坚持一下,你的手术很成功,等你好了还能做手术”,她不动了,在朦胧中她忍受着,她记起了那些她还没做的手术,那些等着她的病人,眼泪还顺着她的眼角在静静的流。

我们不能再忍耐,我们不能再等待,天使的血不能白流!严惩凶手,从速办理!3天已经过去,徐文在煎熬,医务人员在呐喊,有良知的全国人民在声援!两周,这是我们的要求,这是我们的底线,两周之内,法办凶手,还天使公道,还人民青天,重树政府公信力!

 

——转载自北京同仁医院疝诊疗中心梁存河主任的搜狐博客

标签:转载
原文地址:2012,北京整形市场的末日决战?作者:钟呼顺

 

    整形巨鳄美莱登陆北京,已经成为定局,大概在2012年就会开张营业。

    1万多平米的超大规模、十几年整形市场的运营经验、高薪聘请的优秀团队、全国连锁品牌的威力、雄厚资金的鼎力支持。这几项因素叠加在一起,势必引起北京整形市场的大洗牌。看不到美莱进入北京后的市场变化,是鸵鸟策略,只会在游戏中被玩出局。

    还是让我们分析一下目前北京整形市场的几股势力和该应对的策略。

    目前的几股势力:

    一,军队合作医院。

    以传统的5大总医院为首(空总、海总、军总、武警、2炮)整形美容中心,每月的流水在4000万以上。当之无愧处于牛耳地位。地理位置、品牌知名度、客户的数量、医院的软硬件和技术、仪器、成熟的管理模式等,都有其优势。短期内不易撼动。美莱进京,对军队合作医院有影响,但不大。对于军队医院,对其影响更大的,是国家政策的变化、百度竞价的转变、军队对软文宣传容忍的程度等。

    而军队合作医院面对竞争最佳对策是,其一,继续抓住其优势项目:激光,皮肤疾病治疗等项目不动摇,在这些领域,相信就是美莱,也无法对其构成威胁;其二,在老客户维系上,形成系统,规模化的服务。在最短的时间里让客户转化成为会员,忠诚度的提高,将极大程度上避免客户的流失;其三,增加拓客的新渠道,以新渠道的建立带动新客户的开发,这方面是重中之重;其四,在新的诊疗项目上有创新,目前,在一些高端整形医院,单价单人消费的高端项目比比皆是,而军队医院如果能在这些高端项目上有所突破,那么,其较多的客流,加上不断提高的单人价格,将是其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最后,对人才队伍的凝聚。相对于民营医院和小的整形机构,军队合作医院的运营团队相对稳定,但是,在奖励和业绩激励上,做的不到位,如果不增加团队的凝聚力上下功夫,恐怕讲很难抵挡新机构的挖人和人才跳槽的冲击,说到底,不管什么样的竞争,最终都是一个人才的竞争。

    二,民营大型医院。

    以丽都和美联臣为代表,恐怕美莱的进入对于他们直接影响最大。潜在客户群定位基本一致,没有什么区隔。换句话说:去空总的顾客可能不会去美莱,但是,丽都和美联臣的顾客,一定会可能去美莱。而且,美联臣和丽都都新成立不久,还没有一批数量和质量都比较好的稳定的客户,客户容易被动摇。而这些医院的营销渠道也没有建立,即使像美联臣这样的,异业合作搞的比较好,但也是把异业渠道当做宣传渠道,而难做到营销。

    对于美莱的竞争,这些大型整形医院最警惕的是,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克的,而从营销手段和资金支持上,现有的大机构是可以与美莱掰掰手腕的。但是,如果这些医院内部的体制出现问题,则危矣。其二,还是要在营销渠道上下工夫,对于常规的广告,报纸和电视外,是不是还有别的稳定的拓客来源?在注意力经济占据主导地位今天,如何通过渠道建设吸引人的注意力是要关注和解决的问题。其三,会员制是一个好的办法,低价甚至免费的门槛,先最快的团结一批人,不要让最好的有潜力的客户流失,是面对竞争的一种思路。

    三,京城中型整形机构。

    其实,尽管丽都和美联臣要与美莱站在同一场子里角斗了,但是,这三家机构都属于莆田系,互相之间也有些瓜葛,而且,大机构一般不愿意两败俱伤,想想,丽都尽管业绩不景气,但还能坚持的原因就可以分析出一二。因此,美莱的进入,对于丽都和美联臣是长久的对手,但是,对于北京中型的整形机构来说,可能就不那么妙了,搞不好会直接导致一些机构的出局。像知音、基础美、星源、史三八,最为危险。

    中型机构的尴尬在于,与大机构相比,没有什么雄厚的资金最支持,在营销上也没有自己的特点,医生,技术,硬件更是差强人意,而且,与小机构相比,运营成本又高,这些都构成了中型机构的短板。

    像史三八整形医院,本来,很好的一个牌子,但是,近几年来,经营一直不见起色,最近,又抛开主业,合资合作美容产品,贸然进入陌生领域,对本行业又不深耕,以己之短博人之长。胜算不大。

    此外,知音整形也是最受冲击的。主要是在地理位置上,一般来说,北京整形机构的客户20%左右是周边地区的,而知音不幸,与拟成立的美莱医院的位置靠的很近,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尽管知音这几年一直在网络营销上做文章,但是,有如此强敌在旁边,知音的考验严峻。

    四,伊美尔连锁机构。

    伊美尔是目前北京最大的连锁整形机构,在北京和全国各地都有分支机构,刚获得了联想的2亿投入,雄心勃勃的准备成为中国第一家整形上市企业。最近,伊美尔开始实行事业部管理,整合上下游资源,增加高端项目和渠道的合作,同时,对医生实行工作室包装这样国外流行的趋势。与美莱相比,伊美尔在北京的人脉是优势,而且,经过其深耕的公益路线,愈显明显,绝对是与美莱抗衡的一只生力军。

    五,叶子等比较独立的老品牌。

    拿叶子整形来说,牌子比较老,通过央视的宣传,积累大量的客户,网站的推广上也是另辟蹊径。每天网站的流量吓得惊人。只是,作为老品牌,如何不断的突破瓶颈,找对一条能持续发展的路子,比较难。

    六,小机构。

    除了上述几家有代表性的整形机构,在北京,还有一大批小门诊和专科诊所。在市场竞争情况下,一些小机构倒可能脱颖而出。像刘彦军、李沁奕等以医生为主导的诊所和像高恩世上以韩国专家为招牌的小机构,不可小视。很有可能,在一些中型医院倒闭之后,更多的小机构,以医生为主打品牌的机构会冒出来,通过独特的技术和老客户资源,占领一块阵地。

    当然,说到最后,美莱也并非会像疾风扫落叶一样,全无对手。美莱集团在北京也面临很多考验。最大的考验在于团队的磨合。几百人的团队,其构成包括,老员工,到北京来组建的团队,在北京本地新招聘的,一些空降的高管等等,新旧员工的磨合,莆系和非莆系的合作,是个问题;其二,美莱作为中国整形界的第一品牌,成功运作十几年,肯定有十分成熟的运营模式,但是,如何将这个模式与北京的实际相结合,即做到营销方针的一致性,又做到不一成不变,不断调整,将考验美莱管理层的智慧。前车之鉴很多,不可不慎。

    对于美莱的进京,从某种角度上讲,也是一件好事,北京整形市场远远没有饱和,美莱的进入,将会增加市场份额,对于准备充分的整形机构来说,将会享受市场扩大后的丰硕成果,相信,2012,不是北京整形界的末日,而是市场繁荣的又一推动器。

微创双眼皮成形+开眼角+大小眼整形(提上睑肌缩短)手术病例,a为术前平视照,b为术前仰视照,c为术后45天平视照,d为术后45天仰视照,创伤小,肿胀轻微,恢复很快。



微创双眼皮成形手术,创伤小,肿胀轻,恢复快,重睑形成牢固持久,可以同时去除脂肪,矫正上睑臃肿,对于不需要去皮的单眼皮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4a为术前照,4b为术后即刻照,4c为术后5天拆线照,4d为术后1个月照。

微创双眼皮成形+开眼角+大小眼整形(提上睑肌缩短)手术病例,6a为术前照,6c为术后即刻照,6d为术后5天拆线照,创伤小,肿胀轻微,恢复很快。

78篇文章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家庭小药箱应该常备哪些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