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瑞浓

博客访问:241174

博客积分:2152

博文数:104

开通时间:2012-02-13

公告

好友动态
日历
好友
访客
读取中...
最新评论
读取中...
我的人气博文
读取中...
瑞浓的博文

 

 出虹饮山房向西,过明月寺不远,就是“严家花园”。“严家花园”是俗称,真正的园名叫做“羡园”。这个园子的名气,不仅在于风光旖旎,更是因为这是一个从明朝到现代、严氏一家人才辈出的摇篮。

 据严氏家谱和历史记载:从明朝弘治九年(1496年)开始严家第一位进士问世,到道光十二年(1832年)最后一位进士折桂的336年间,严家出了五位进士。尤其在清朝的六十年中连续出了三代进士。

 严家不仅有人入仕报国,卓有政声;还有人经商致富,不忘乡里。当代进入政、军、金融、医卫、文化、教育、科技、工商领域的严氏精英达百余之众。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

 台湾政要严家淦;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昆虫系主任严家显;

 知名报人、全国政协委员唐人(严庆澍);

 博士、教授、民进中央主席,中央社会主义学院院长。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严隽琪……

 严家能够人才辈出绝不是偶然的,在这些繁荣显赫的成就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健康、科学的价值观和价值取向是怎样深刻的融入了这个家族的血液:“入仕,则清廉勤政,报国效民;治家,则孝爱义俭,奋发图强;治学:则严谨务实,努力成就;经商:则诚信为本,聚财有道;致富,则乐善好施,造福乡里。”这就是严家一脉相承的人文精神……

     

 走进严家后花园,只见绿色的芭蕉,宽大的叶片在细雨里滴下喜悦的泪水;墙角的红枫,从藩篱的上面探出头来,悄悄的打量着外面的世界;繁茂的爬山虎,从溪边到檐下,一路蜿蜒,一路铺陈,一路清凉,直到消失在黛瓦的后面……拱桥临水,清流轩底过;绿柳弯腰,红鲤波下游。攀假山而上,太湖石崎岖嶙峋,楼檐隐约;至顶峰,天高任鸟飞,亭蔽绿荫;凡幽静处,或瘦石披藤萝,或书带依小窗……

 在这里,只教你心绪宁静,步履从容;心无旁骛,烦扰顿消……

 

 走出羡园,再也忘不掉,这里的满园嘉木,一门精英……

 

 

 

 

 

 

 

 

 

 

  木渎的山塘街,像是一位历史老人,在为我们讲述着一个个传奇的故事……

 

  御码头对面,就是“虹饮山房”;此处号称乾隆皇帝六下江南的民间行宫。

  一路观花下来,觉得“虹饮山房”里有两大看点;一是享有“溪山风月之美,池亭花木之胜”的后花园。二是,圣旨馆里珍藏的清代十位皇帝: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的二十道圣旨。

   

  初夏六月,气候宜人;“虹饮山房”的后花园,正是荷塘飞翠,百木扶苏。荷塘边,垂柳轻飏;廊榭外,清幽宁静。卵石小径,兰草馥郁榴叶秀;清风徐来,新蝉初唱和鸣声。曲桥横跨,翠荷向睡莲颔首;池水涟涟,锦鲤共浮萍嬉戏;荷塘倒影,风流倜傥映天子;小园蒙宠,六度接驾史留名……

 

 

 

 

 虹饮山房的圣旨馆,有些肃穆;看来,无论到了什么时代,曾经的帝王依然有着权威的力量;就如同前美国总统乔治·布什面对英国女王陛下的时候诚惶诚恐一样。圣旨馆的墙上,康熙和乾隆皇帝的图像,端坐两边。一位是丹青描摹:色彩绚丽,金龙蟠曲,正襟危坐,俯视天下;一位是摄影成像:黑白分明,裘皮华氅,凝神静气,高高在上。

 墙上的圣旨,或彩凌装裱,或白绫覆背,大多因年代久远,色泽陈旧。

 

 

 看着这些圣旨,想着花园的种种风景,思忖着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每次都在虹饮山房流连忘返,心中不免困惑;这虹饮山房的主人徐士元不过一个落第秀才,又“一生不慕功名”,惟喜居家读书与豪饮。就算乾隆皇帝出身塞外,没见过江南的景致,来个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连续六次临幸徐家,完全是家有美苑不能解释的。况且,接驾皇上,留宿大臣,其礼仪之浩繁,耗费之巨大也不是一个乡绅人家所能负担的起得。

  徐家和皇家有什么渊源,已无可考,永成谜团……

 

 

 

木渎——

一个因美丽女子留下的凄美故事而令人梦绕情牵的地方……

 

  拂开历史的烟尘,依稀里,春秋末年那个越国诸暨的苎萝村,那个溪水潺潺的浣纱江畔,那位素衣素手的清丽女子,正手握轻纱,临水涤濯……她还不知道,不久,她就要结束这与碧水为伴,与清风细语的日子;为她的君王,她的国家,去魅惑吴国的国君,成为夫差的妃子……

 

 走在山塘古街,一间间的照相馆挂满了西施长裙;白色、粉色、蓝色、绿色……很多年轻的女孩,穿着各色的西施裙,临街疾走,长裙曳地。她们嬉笑着,画着很重的浓妆,按照摄影师的指导,在香溪边上作出种种姿态,留下一张张或巧笑、或搞笑的倩影;只是,不知在她们的心里,是否知道西施的身世,是否知道这位绝色佳人以身许国,功成之后却落得葬身江水的悲壮故事……

 

  走近灵岩山,寻访西施渺然的踪迹。

 

  虽然,我知道此时的灵岩山早已不是当年旧事;曾经的馆娃宫,也在越军火焚后成了一片废墟。东晋时有人在吴宫遗址修建别业,后舍宅为寺。南朝梁天监二年扩建为寺院,名"秀峰寺"。唐代改称“灵岩寺”。

 

                             灵岩寺山门

 

 此去灵岩山,第一站是“西施洞”。

 请教灵岩山保安,才知道,昔日的“西施洞”已成为“观音洞”;但毕竟是当年遗址,更何况,灵岩寺也是千年古刹,拜谒“观音洞”正是两全其美。

 

   灵岩山海拔186,虽不算高,却山势陡峭。灰色砖石铺就的山道并不平整,它们因年久而歪斜并凹凸着,又因为近日雨水的浸润,变得湿滑难走。走不多远,汗水就从额头滴落下来,外面的运动衣穿不住了,我喝了几口水,把衣服脱下来系在腰间,向着“观音洞”进发。

 

  极目左右,满山葱茏。繁茂的香樟枝杈蔽日,茁壮的竹林列阵冲天;路边灌木层层叠叠,与黑松毗邻;地上小草丛簇相拥,共大地呢喃……一派的雄奇隽秀,郁郁苍苍。

 

  想当年,西施入吴只有十六七岁年纪,却是位勇敢又深明大义的姑娘;她不是不知道未来使命的危险和艰巨,但她还是以自己柔弱的肩膀,负起了拯救国家,光复社稷的重任。为此,她历经三年学习歌舞礼仪,琴棋书画,成为一个风华绝代而又勇担道义的不凡女子。不知就里的吴王为西施的美丽和才华所倾倒,给了她无尽的宠爱;为她在林岩山修筑馆娃宫、琴台、玩月池……铜构玉槛,极尽奢华,以致运来的木料拥塞了河道,让“木渎”成为了这座古镇永远的名字……

  她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直到越军破吴,将馆娃宫付之一炬……十六年是一个漫长的岁月,不知道在这十六年里,她是否爱上过夫差,爱上过那个朝夕相伴,无所不允的丢失了江山的吴国君王……

 

 

                     凹凸的山道

 

通往观音洞的道路有些崎岖,走了半小时,转了两个弯,途程和高度大约也有了半山的样子,终于看到了观音洞的院门。

 院门外一排红烛插台,上面的红烛正在燃烧。红烛插台右侧,有一个水泥砌就的大池,香客们上的香,都参差的插在里面。

 进入观音洞院门,里面还有一个小门,小门的后面才是一个洞口;洞口高9余,宽、深都在3左右。这是一个依山的浅洞,现在已经看不出这是一个天然洞穴还是人工洞穴。洞里端坐着观音菩萨石像,眉目慈善,若有所思……

 传说此洞曾经羁押过越王勾践和范蠡,后来西施常与吴王在游玩中在洞中小憩,就被叫做了“西施洞”。

  而今,美人已随江水去,劫波历尽不复来……

 

  越国光复,西施有功,本应嘉奖;最少也应准予“功成身退”。西施作为一个女子却没能有这样的幸运。

  据东汉范晔所著《吴越春秋》载:越浮西施于江,令随鸱夷而去。鸱夷,是皮革制成的口袋。也就是说,越国是把西施装进皮革制成的袋子里,投进了滔滔江水。

《东周列国志》也称:勾践班师回越,携西施以归。越夫人潜使人引出,负以大石,沉于江中,曰 :此亡国之物,留之何为?’”这里是说勾践的夫人以西施是“亡国之物”为借口,冠冕堂皇的把西施残酷沉江。

  这些都说明:西施归越之后遭到了自己人的杀害。实在令人齿寒……

  至于有些传说里,越国灭吴以后,西施便跟随范蠡泛舟五湖,那只是后来人和编剧们善良的愿望罢了……

 

  离开观音洞,本想再向上寻访古琴台等处,只觉得双腿膝盖一阵阵疼痛,这才想起关节炎不能爬山的医嘱,许是,一路疾走才惹得关节“报警”。向上看去,山顶尚远,只怕是不能登顶了。好在身到灵岩山,此行心已慰。于是决定下山返回……

  下山的路比上山难了很多,路砖依然滑着;下行时需要身体略向后仰,更需要膝盖控制的力量,走了一段很是吃力。突然我看到,砖路的两侧都有石板护边,于是我走到了石板上面,这使脚下踏实了许多,步伐也稳健起来。走着走着看到砖路中间有一个年轻女孩,穿着松糕底的高跟鞋,一步一趔趄的艰难的走着,于是招呼她走到我这面来,她很高兴的跟了过来……
       
出了山门,就是平地了。我一路走着,一路观看沿途的风景。道路的一侧,摊位挨着摊位;仔细看来,大多是出售香烛、佛珠、小吃、饮料的摊点,也有出售手机卡什么的。让我觉得特别搞笑的是,一个挂着“川香味美小吃”招牌的摊位,在“长沙臭豆腐”、“骨肉相连”、“火腿肠”和“冷饮冰水”的簇拥下,赫然挂着一幅“看相求签”的招牌!看着看着,实在是忍俊不禁,只好把脸转向另一侧,自顾自笑了一会,偷偷取出相机,迅速拍了一张……不知道在此处看相求签,胜算多少,机缘几何?

 

 

 

                            看相求签

 

 回到木渎古镇附近,双腿几乎不听使唤。我看到香溪之中,有间船坞。于是进去买票乘船;一则实在走不动了,二则知道这船一直行到“御码头”,也好领略下当年乾隆皇帝御临香溪的快乐……

 登船之后,船娘让我穿上救生衣,我谨遵指示,按要求穿好。

  这趟船只有我一名乘客,船娘摇得轻松,船儿走的轻盈。第一个感觉是,从岸上看香溪和在船上看香溪是很不同的。

 

 

 

                          船行香溪

 

  船行溪中,清风拂面。只见两岸石壁完全被苍郁的迎春覆盖,而迎春的柔软枝条参差的伸向溪水,宛如西子迤逦的裙袂;迎春后面的垂柳和香樟,编织成香溪翠绿的华盖;放眼望去,恰恰是,一舟掩苍碧,天高绿水远。怪不得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次次驻跸木渎,回回驾临香溪……船娘说,要是四月里到木渎来,这里的景象更不一样了。那时候,迎春花开满了香溪两岸,黄绒绒、金灿灿的漂亮极了!我不由得惋惜起来,要不是那该死的H7N9禽流感作祟,搁置了我的行程,一定是能和迎春花相遇的了……

  船到“御码头”,与船娘道别。

 

  回眸香溪,这条吴王为了西施而援弓搭箭射出的河道旖旎而潋滟,波光粼粼中,恍若那个清丽而柔弱背影,在一片斑斓迷离中,渐渐淡去……

 

 

 

 

 

 

 

 

 

 

 

 

 

 

 

 

 

 

 

 

 

 

 

  同里的另外一个著名景点,要算明朝万历年间南京道监察御史陈王道的“御史第”了。

“御史第”的出名,并不仅因为御史大人政绩卓著和廉洁爱民的操守,更因为坊间百年传颂的“御史嫁女”的感人故事。这个真实的故事,以《珍珠塔》为名,被演绎成苏州弹词、枣梆剧、锡剧、越剧、潮剧等众多剧种;成为我国戏曲花苑的传统剧目。

 在景点入口处,我接过剪了口的门票之后,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问我:“阿姨需要导游吗?”

  我没想到可以为我一个人提供导游:“哪位为我导游?”

“我。”年轻人说。

“好的,谢谢!”

“请!”年轻的导游向里伸手示意。

 导游问我知不知道《珍珠塔》的故事。我说知道;这是一个传统剧目。

 陈御史官居二品,膝下有一女儿陈翠娥。一年,御史夫人的侄儿方卿奉母亲之命前来姑母家借贷,姑母见家道中落的侄儿衣衫破旧很是不悦,出言相讥。方卿不堪其辱,愤而离去。翠娥不满母亲势利,同情表弟遭遇,偷偷将家传宝物珍珠塔相赠,以助其进京赶考。御史姑父深明大义,追至方卿,并将翠娥许配其为妻。不幸方卿途中遇盗,不但丢失了珍珠塔,还险些因落水而丢失性命,幸被总兵大人救起。三年后,方卿得中状元,出任八府巡按,最终姑母羞惭不已,方卿与翠娥喜结连理。

 

  说话间,御史第到了。年轻的导游指着门侧的两座石鼓告诉我,这叫“门当”,然后又指着门楣上的四只木制圆柱说,这是“户对”。“门当”和“户对”,是封建王朝官员品级的标志,是不能逾越官阶随便使用的。

 

 

                       门两侧的石鼓状物就是“门当”

 

      “ 御史第” 匾额下方的四只木质圆柱就是“户对”

 

  原来“门当”和“户对”的出处在这里!

  在看到这些标志之前,一直以为,“门当”和“户对”这两个词,只是传统中婚嫁双方对彼此地位和经济的要求;强调的是家世和实力的对等。却不知道,还有着这样的历史渊源。怪不得,古代有那么多门不当户不对姻缘的悲情故事。

 

  但仔细想来,“门当户对”作为封建等级制度的产物,不仅成为上层社会普遍的价值观和联姻准则,也是民间婚嫁的价值取向。如果说,在封建时代,“门当户对”表达的是等级森严和家族利益的叠加;极少考虑婚姻当事人的情感因素,是非道德的话(方卿与陈翠娥的完美结局,正是在方卿考取状元之后,达到了门当户对的标准;即使家道中落之前,方家也是世代官宦),那么在今天审视“门当户对”却给了我们不一样的启示。

 

  仅就“门当户对”的延伸意义而言,无论从遗传学角度、现代心理学角度,还是存在决定意识的唯物主义角度,都是有着深刻适用性。

  因为,“门当户对”,不仅是家世、经济的对称,更是价值观、价值取向和生活方式的相对一致。无容置疑,一个人,生活在什么样的家庭环境(经济与文化状态的总和),就必然的带着这个家庭的全部烙印;这些通过先天传承、后天熏染和社会角色评价形成的烙印,一般很难改变;即使当事人通过获得大量财富、接受高等教育或者幸遇越级擢拔这样的“基因突变”式的改变,但那些融化在血液中,沉淀在骨子里的文化,也需要至少三代人的磨砺,才能真正实现质的改变。 

  所以,一般而言,在价值观、价值取向和生活方式上南辕北辙的两个人是很难和睦相处,长久保持一致的。更重要的,结婚之后,你要面对的还不只是他一个人;至少,还有他直系亲属的家庭。

  从这一点上来说,与结婚对象是否“门当户对”,也是保证婚姻稳定、和谐发展的重要条件。

 

  年轻的导游看我陷入沉思,提醒我说:“御史第”的“户对”有四只,显示着御史官居二品;下面的“门当”呈圆鼓形,则表明“御史”属武官序列。如果,某官员家门口的“门当”为方形,则属文官序列。

   我想,文武官员这样区分,许是源自攻战擂鼓,著文成书的缘故吧?

  这真是处处有新知,事事皆学问。

 

  进御史第,便见高大宽敞的“宏略堂”,这里便是御史接见来客和商议家庭大事的所在。“宏略堂”有对联曰:“传家有道唯存厚”;“虚世无奇但率真”。这是御史大人胸襟的写照。只是遗憾他家夫人嫌贫爱富,尖酸势利,连自己的侄儿也不能包容。

 

  再往里走,门阶前有一石板,上有镂花图案;从左向右依次是篮子里面盛荷花、如意图案;瓶子里面插着三支畫戟图案;喜鹊登梅图案。导游让我到上面踩一踩,说是很吉利的。我问这些是什么意思?导游说,“喜鹊登梅”意喻“喜上眉梢”;“瓶子里面插着三支畫戟”象征“平升三级”;“篮子里面盛荷花、如意”则是“和合如意”。

 

                                   阶前石板

 

     我笑了;中国人历来讲“彩头”,以为如此便能趋利避害,从南到北概莫能外。但无论如何,吉利总是好的,既是俗人便不能免俗,于是很小心的在上面走了走……

 

  再过两进院落,向里就是御史内府。内府的前厅“蓝云堂”有方卿拜姑雕塑,无言的讲述着四百年前那个流传至今的故事……

 

  再向里走就到了陈小姐的书楼。

 上书楼的阶梯窄而陡峭,导游说,您自己上去看看吧,珍珠塔就在上面,小心点。

 于是拾阶而上,抵达书楼,就看见一座珍珠塔安放在一个玻璃(抑或是透明塑料)罩子的里面。看起来有两米高的样子,很是壮观。据说,这是放大了100倍的复原珍珠塔。当然,这并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真品。

 

               珍珠塔放大模型

 

  从书楼下来,向后过两进院子,就是陈家宗祠。我知道宗祠是人家供奉先辈祖宗的殿堂,非他人可以轻易涉足,便自觉止步。

 这时,年轻的导游告诉我,他的工作已经结束,下面就是陈府后花园了,可以自己自由观赏。

 临别,我问导游贵姓,这才知道他姓陈。

我与小陈告别,自己去看后花园。

后花园的景致不错,一路的亭轩廊榭,卵石小径,假山嘉木,郁郁葱葱……

 最吸引人的当属满塘的锦鲤,游的逍遥,雍容大度。红色的炫丽如火,花色的斑斓若霞,白色的温润如玉,黑色的纯净如墨………

 古镇同里,不枉此行……

 

 

 

 

 

 

 

 

 

 

上午十点抵达同里之后,就被大雨锁在了客栈里……

午间,冒雨去餐馆午餐,第一个感觉就是餐费便宜了很多;店家的菜很家常,由是,味道也很平常。晚餐亦然……

晚间,枕着雨声入眠,还在心里祈祷,明天千万不要再下雨了……

次日一早,天虽然阴着,却不再下雨。我急忙出门……

买了门票,进入景区。

一路上看同里,虽是同样的水乡,同样的名镇,但风格却大不相同。

如果说,周庄是空灵的,秀美的,充满传奇的;那么同里则是厚重的、朴素的、耐人寻味的。周庄多柳树,飘逸青翠;同里多香樟,古朴苍翠;周庄的河水清澈碧绿,同里的河水混沌微黄;周庄的道路熙攘而热闹,同里的道路幽长而安祥……

 

 走着走着,退思园到了。

 抬头一看,一块由世界教科文组织200011月颁发的“世界文化遗产”门牌赫然入目……

 想这退思园,既然是“世界文化遗产”必然有其不寻常的历史和故事。

 

 

原来,退思园是始建于清光绪十一年至十三年(公元1885-1887年)的私家宅邸。

进入园门,便有广玉兰相迎。据传,此树为园主亲手栽种。

园主任兰生为清末著名儒将,光绪八年代理按察使,主管一省司法,考核吏治;励精图治,颇有政绩。后获授凤颍六泗道;在任期间,兴修水利,疏浚河塘,教民灌溉,并募银十万两赈济河南流入安徽的灾民。官声极佳。

不知是因为政声卓著,还是秉性耿直,光绪十年,因内阁学士周德润弹劾任兰生“盘踞利津,营私肥己”   而遭停职查办 。后虽查无实据,却终以“任用私人”被革去职位,去官还乡……才有了同里小镇的“退思园”。

及此,心中不禁伤感;想起精忠报国的岳飞,壮志难酬的辛弃疾,刚正不阿的海瑞……不知道当年的统治者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和动机,才一味的听信奸佞小人,加害忠臣良将……

于是,我为他的去职而宽慰;既然已经“退思”,任兰生公本该从此归隐,不与皇家再有瓜葛。

 然而,不幸的是,光绪十三年黄河决口,朝廷又给任公复职,派往皖北抗洪救灾。他骑马奔驰于千百余里的灾区,视察灾情,慰民疾苦,指挥救灾,终日鞍马劳顿而不辍。

次年皖北再次突发大水,任公驰马巡堤,不期巨涛惊马,任兰生坠于马下,导致尾骨重伤。后感染不治,于四月十九日殉职,年仅五十有零……

呜呼!任公!逝年五十,正是一个知天命的年纪;不知此时的逝去是天妒英才还是天命难违?!

在退思园中边想边行,一时悲从心来,兴趣全无。

本来一个好端端的退思的园子,草木葱茏,庭院雅致,主人却还没有来得及入住,却已铁马折腰,空留斯园……

 

 

 

 

 

  出了周庄,雨下的更大了。

  虽然,小马是开着车来接我的,但由于周庄是景区,外来的车子不准入内,小马只好把车子停在了庄外……

  小马拎着我的箱子在前面疾走,我背着一个小包、打着伞紧随其后……雨一直下,小马却没有带伞,径直的被雨淋着;我一面加快步子,一面不断的叫小马来和我一起打伞,小马一面说着没关系,一面加快了脚步……

  看到小马的衬衣已经湿透,心里非常的不忍;但我不再喊他一起打伞。我知道,这时能够帮助小马的唯一办法,就是要尽最大的努力不让他在雨中等我……于是,我再一次加快了脚步,以“奔袭”的姿态向小马靠近……

  这对我是一次严重的考验!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这样“奔袭”了,多年来的按部就班、安静从容的日子,年轻时在边陲落下的“老寒腿”毛病,都不允许我有这样高强度雨中“奔袭”的“疯狂”行为……然而现在,没有按部就班,没有安静从容,没有“老寒腿”;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不要掉队,要用最快的速度,到达小马停车的地方……

  五分钟……十分钟……终于,我们到了!小马打开车门,我们迅速钻进车里……小马擦着脸上的雨水,我擦着脸上的汗水……我赶紧让小马打开车上的热风吹干身上的衣服。

  小马二十三、四岁模样,瘦高、文静却热情。于是,知道了他毕业于模具设计与制造专业,目前在一家公司供职;空闲时做些兼职。生活在他的脚下刚刚开始……

  三十分钟左右,同里到了。

  雨依然下着,只是不再急骤。客栈的老板已经在路口等候,接过了小马提着的拉杆箱。

  我向小马致谢、告别,随老板走进客栈……

 

  看着湿漉漉的衣服,我对自己非常满意。

  这次的雨中“奔袭”,无疑对我从意志到身体都进行了全面的检验;也让我对人的“潜力”有了更深的认识。平时,我的生活“禁区”很多:比如,行走不可太快(有过两次崴脚骨折经历);比如,身体不可受凉(春季常被感冒纠缠);比如,关节不可负重(老寒腿)……如此等等,让我一直小心翼翼;以为,我再也不能意气风发,豪情满怀……然而,这次的经历告诉我:无论是在平常还是应激的时刻,人的内心都积蓄和蕴藏着一种力量,只等着你自己来唤醒;这种“唤醒机制”让人在特殊的时刻爆发出惊人能量,帮助你战胜困难,成为一个心灵的全新的自己。

 

  感谢这场雨的洗礼!

  感谢雨中“奔袭”带给我的生命体验!

 

 

 

睡梦里,被隐隐的淅沥声敲醒……下雨了?!

……是的,下雨了!与淅沥的雨声相伴的,还有鸟雀的啁啾……这是我一直等待的周庄的雨;她终于来了,在我要离开周庄的时候,这真是上天的眷顾……

 

 很快,我就撑着伞,走进了雨里……

 雨后的周庄,犹如九天飘临的仙子,空灵、清新、妩媚;天地间,苍翠欲滴,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清冽的、绿的味道……经过雨水的洗濯,所有的杨柳、香樟、石榴在晨风里摇曳,顾盼生姿;市河里,雨打绿水涟漪片片,风摇树动玉溅珠飞……

 雨,渐渐的滂沱起来,房檐上的水滴连成了线,拧成了股;我的裤子,已经从裤脚湿到了小腿……可是,我还是不舍得回去客栈。因为,按照行程,今天是我离开周庄的日子;很快,按约定来接我去同里的车子就要到了……

 

 反正衣服已经湿了,我索性在雨中徜徉……

 一条满载的船,蹒跚着摇来;原来上面载着的,是给各个酒店饭庄的河鲜……他们走走停停,把头天预订的河鲜挨家送达,成为今天餐桌上的佳肴……

 由于下雨,街面上的行人稀少;开门不多的几家商铺,色彩纷呈的商品,在雨幕里静静的等待着,给雨中的周庄平添了一道景致……

 

 手机响起……同里来接我的人已经到了庄外。

 我匆匆的回到客栈,整理好物品,老板娘帮我把行囊拿到前台。

 来人到了,一个瘦高文气的年轻人,他告诉我他是小马。

 于是,我与老板娘告别;跟着小马,再一次走进了周庄的雨里……

 

 

                                                                这时雨还小

                                                                   苍     翠

 

                                                      送河鲜的船家

 

                                                        回   眸

 

出“张厅”不远,即是“沈厅”。

据史载,沈万三这个富可敌国的传奇人物发迹在明朝初年,而“沈厅”却是沈万三后裔沈本仁于清乾隆七年(公元1742)建成;实际上这座建造于沈公身后三百多年的宅院,与其本人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但也许,在这里还能搜索到一些乃祖的遗迹……

“沈厅”原名“敬业堂”,清末改名“松茂堂”。

 与“张厅”相比 “沈厅”少了书卷气息,多了商务味道。从“沈厅”的结构看,“整个厅堂是典型的前厅后堂建筑格局。前后楼屋之间均由过街楼和过道阁连接,形成一个环通的走马楼,为同类建筑物所罕见”。

 

 

  综观“沈厅”,最能显示沈家由盛转衰的,是建筑传达出的内外观感:

 装修朴实无华,不似“张厅”的考究;花园凋敝,点缀敷衍;苔生覆壁,卧牛断角……

 最能折射沈家经商之道与做人宗旨的当数各厅的对联:

“松茂堂”有:“荣宗不忘本曲折经济重敬大业;耀祖尚施仁几番商贸再酬宏愿。”

 沈公画像两侧,反映沈家如何成为江南首富的有:“躬耕周庄贫民开拓江南生财佳境;通番南洋巨贾谱写人间聚宝奇迹。”

有左宗棠题写的、暗示沈家遭到朱元璋三次沉重打击的“大木百围生古镇;朱丝三难有遗音。”

与此匹配的还有中堂对联“古石苍松见真性;行人流水皆天机”……

这些对联,基本上描述了沈家几代人的奋斗足迹和坎坷历程……

 

 

其实我对于沈万三公的理解并不是由“沈厅”而起,而是缘于偶遇“沈万三水塚”;而此之前,我并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

“双桥”的“永安桥”横跨银子浜。六月五日的下午,下了游船之后,我一路沿河而行,到了永安桥,突然就想沿着银子浜走一走。

 

 

银子浜是条宽不及五米的小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河沿上除了一些出售冷饮、土产的小店,就是依河而居的人家。

匆匆的向前走着,不觉已是日暮时分,天色慢慢的有些暗淡下来。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这条路的尽头。突然,眼前开阔起来,出现了一个牌坊,牌坊正中赫然大书“沈万三水塚”!

 

 

我心中骤然一紧,怎么就走到沈公墓地了呢?而且还是水塚!

我定了定神,这里有点偏僻,周围也没有行人;既然无意间闯入了这里,也是一个缘分。于是,我向沈公水塚行鞠躬礼……

  看过“沈厅”我才知道,沈万三公自幼不喜诗书,专爱算盘;及长,更显露出经商的才华。由于对经商和积累财富的极大热情,使他在婚礼的次日就告别新婚的妻子,踏上贸易的货船……

 

 

半生商贾,积累财富无数,以致富可敌国,引来明朝皇帝朱元璋的不容。尽管沈公出资修筑金陵城墙三份有一,尽管犒劳军士不惜真金白银……最终却被小气的皇帝以“匹夫犒天下之军乱民也,宜诛之。”幸好皇后马娘娘谏曰:“不祥之民,天将诛之,陛下何诛焉!”这样才使沈公保住性命,发配云南充军,终老斯地。

 再后来,传说灵柩偷运回周庄,是周庄的乡亲们唯恐朱皇帝再兴问罪,才把灵柩沉入银子浜底处,使这棵“百围大木”叶落归根……

  再看水塚,心中不由得一阵苍凉……

  烛台上残泪如泣,香炉中余烬犹存。

  曾几何时,沈氏一门勤谨创业,通商海外,成为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一个传奇;而封建专制的明王朝,却把这小小的萌芽扼杀在了摇篮里……

  而今,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民族资本也日渐有了自己的地位;沈公有灵,亦当含笑……

 

  拜别沈公水塚,已是暮色苍茫。

  暮色里,周庄显得有些朦胧,河水由碧绿,变成了那种深沉的墨绿;河岸的酒家熙熙攘攘,顾客盈门;归航的游船次第靠岸,客去船空……暮色中的周庄,恍若一张剪影,俏丽又飘逸;又似逸飞先生的油画,浪漫亦凝重……

  周庄的夜,是随着河流两岸红灯笼在不经意间被点亮而来临的。这些大红灯笼犹如一串串红色的宝石,挂在了美丽周庄的颈间;红灯照水,对影成双,岸柳朣朦,迷离如梦……

 

 

那些在白天养精蓄锐的酒吧、咖啡厅、歌厅渐次的热闹起来;苏州评弹、流行歌曲、摇滚、锡剧、民谣……此起彼伏。在这里,传统与现代,碰撞而又共存;激情与委婉,迥异而又和谐。

 

 

远远的,一只花船渐行渐近,花船上,荷花灯、走马灯、宫灯,灯灯璀璨;花船里,掌舵人、摇橹人、守灯人,人人尽心……身在此境,不禁感慨:此景只应天上有,疑是梦里进瑶台……

 

 

  哦,周庄!从清晨到夜晚,你把你的天生丽质、厚重历史、文化积淀和千年变迁一一铺陈……

 流连画卷,梦里不知身是客;悠悠回眸,最憾尚未听雨声……

 

 

  六月六日,我早早的起床漱洗,不到七点就带了相机出门;为了周庄的清晨,也为了拍摄到周庄的宁静……

 徜徉在周庄的河岸,不仅走在了她的今天,也走进了她厚重的历史……

  史载,周庄始称为周庄,是北宋元拓元年(公元1086年)的事;而贞丰里,则是春秋时期吴王少子摇的封地了。

  站在这里,便有了一种隐隐的心动。轮回里,千年的历史烟尘早已散尽;风霜中,帝王将相、鸿儒巨贾也荒冢草长,古庭苔深……留给今天的,只有梦里的吟哦,斑驳的遗迹……这些,一如珍珠般,散落在周庄的河埠桥梁,深宅大院;一如柳丝般,摇曳在你的心头,轻拂于你的耳际;一如穿城而过的泱泱绿水,浸润着你血脉中铁马冰河的豪气,抑或是夜雨芭蕉的情怀……正因此,她才那么的教人遐想、向往和追慕;而周庄,也在承载和演绎中成为一个传奇,一个缠绵悱恻的梦……

 晨曦中,河水在静静的流淌,柳丝在轻轻的摇曳,不知从哪里,间或传来清脆的鸟鸣,宛如天籁……我庆幸自己起得早,终于可以独享这周庄难得的静谧与温柔……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行不到二十米,我就远远的看见“双桥”上已经有了拍照的人。为了不打扰先行者拍摄,我在桥下等候。沿河道放眼望去,只见一位庄民正在小码头上洗衣服……这是多么熟悉的场景……

 

 

这让我想起,当年我的外祖母家——每天清晨,大人们把一天的吃水先打回家,之后便是约定俗成的洗菜、洗衣、涮马桶……家家临水住,户户捣衣声……

  那时的我,经常会在外祖母家后门临水的小码头上玩耍,跟着年长的表哥在水塘里骑牛;夏天的夜晚,抬出竹制的凉床,在门口的小街上纳凉,看着天上的星星,不厌其烦的听外祖母一边摇着蒲扇,一面讲着的重复了无数遍的故事……我喜欢那里的石板路;喜欢那里木结构的房子和一进进的院子;喜欢蟋蟀和蛙鸣的交响;喜欢走出后门就可以踏上的小码头;喜欢站在没膝深的水里,任水轻轻的、轻轻的流过……也许,正是这些,才让我有了化不开的水乡情愫,才让我对这样的地方魂牵梦萦吧……只是,这几十年里,居住在北方城市,再也没有看到过这种河边洗衣的情景了……

 于是,我连连的按下快门……

 

  上午九点半钟,我来到“张厅”。

“张厅”是周庄的重要景点之一,原名“怡顺堂”。相传为明代中山王徐达之弟徐逵后裔建于明朝正统年间,清初出卖给张姓人家,改名“玉燕堂”,是谓“张厅”。这张姓人家是何等身份,正史野史均无可考。但思衬下来,若非名门望族、达官显贵,恐怕也不能轻易接手前朝贵胄的私产。

 

  我所看到的“玉燕堂”,依然氤氲着詩礼簪缨之族的气派;占地1800多平方米的“张厅”前后七进,可谓是庭院深深;每进门的门窗处,都有一方园林小品,或瘦竹接檐,或幽兰依石,每每让你眼前一亮,说不尽的优雅备至。

  最为独特的是,宅院中有一条47米长的备弄,而这条备弄的下面,则有箬泾河穿堂而过,成为张家独有的景致。

 

 

 张家的气派还不仅如此:家里设有专门的家学,供奉孔子,延请西席,教育子弟。可以看出张家崇尚礼教,诗书传家的立身之本。

 

 

  家里建有戏台,蓄有戏班,每逢节日或喜庆,或由自家戏班上演,或由外请戏班上台。所有的娱乐活动,全不必仰赖车舟,抛头露面……

 

 

  细看戏台两侧的对联,颇有哲理:上联是“古今来色色形形无非是戏”;下联是“天地间奇奇怪怪何必认真”。由此可见,此时的张家主人,已然是世事洞察,人情练达了……

 

 张厅的后花园更是草木繁茂,曲径通幽;假山成峰名“玉燕”,流水载船府中行……

 当年,这张厅定然是外交炙手,内政有度,厅堂上下不尽繁华,门庭左右车水马龙……

 而如今,百年沧桑转瞬过,游人闲看“玉燕堂”。

 未知张家的后人萍踪何处?

 檐下的紫燕飞向何方?

 

 

 

 

 

  到了水乡周庄,如果不乘船,那是真正的“虚渡”了。

 下午四点多钟,阳光柔和起来,河水波光粼粼,轻风徐徐的吹着,正是乘船亲水的好时候。

 周庄的游船有几条线路:一是“古镇水巷游”:100/船(1-6人)。二是“万三水上财道单程”:150/船(1-6人)往返180/船。三是“环镇水上游”:50/人。四是“江南采珠游”:60/船(1-6人)。

  经过比较,我决定选择可以观赏更多景物,基本包括其他线路的“环镇水上游”。我问了客栈老板娘,老板娘说,这趟船因为游人少,近来都停运了,其他的都还有,让我去游船售票处再看看。

 我重新选择。其次的,只有“古镇水巷游”了。

 于是,看着周庄地图,我一路走着,一路找寻船坞的所在……

 过“外婆桥”沿“西湾街”一路向西,正在走的摸不着头脑,一位身着蓝印花布衫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我请问她到哪里去乘船?她朗朗的说,跟我走吧!我这才发现,原来她就是船娘!许是见过的游客太多,船娘并不多话,我也不好多问,只默默的跟着。不多时就到了游船售票处。

 

 

       我径直向售票窗口走去;这时,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走上来和我说:

      “阿姨,要坐船吗?”

      “是的。”

      “我们一起乘一条船好吗?”

      “好啊!”我停下脚步。

      “阿姨,我们再等等好吗?”女孩把我引向售票厅等候的长椅。一个  坐在长椅上的男孩满脸忠厚的向我微笑致意。

      “为什么呢?”我有些好奇。

      “现在我们只有三个人,一船可以坐六个人呢,也是100元。”

      “我们三个人不也可以吗?人少应该更安全。”

      “可我们是学生……”

       我明白了:“没关系的,你们两人每人30元,我四十元可以吗?

      “那怎么行呢?”那男孩急着说:“既然同船,就应该平分的。”

      “没关系的,你们都还在读书——”

      “不行,不行。我们还是再等会吧……”他们两个争先恐后的说。

       两个孩子坚持不允,我只好和他们一起等。

       在等人的间隙里,我知道了他们来自陕西的一所高校,是一对小情侣,今年就毕业了,趁着毕业的前夕,一起出来旅游……

      等了有十分钟左右,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大声的问:“这里是坐船的吗?”

     “先生,您要乘船吗?我们一起坐一条船吧?”女孩急忙叫住了中年男子。

    “我还有两个人呢!”那人说。

    “那就正好了,我们这里有三个人,加上你们三个正好六个。”女孩十分高兴。

    “好吧,我去叫我的人来。”男子爽快的去了。

     不一会,其他两人到了;男子介绍说,这是他的母亲和妻子。听口音,他们来自山东。

     男孩抢过去买票。付了100元。说之后我们把钱给他就行了。

     于是,大家上船。在船上,男孩说,每人给他16元就对了。我们把各自的钱交给了男孩。

     可是,后来回到客栈我才想起,每个人十六元,六个人是总共是九十六元,那还亏着两个孩子四元。心里后悔不已;怎么就这么粗心,没有再仔细点呢?四元虽然不多,却是我们这帮大人太粗心了!事已至此,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这是后话。

 

 

  船娘动作娴熟,轻摇船橹,悠然前行。忽闻船娘歌起,唱起了江南小调《周庄好》。虽然,船娘的歌声算不得悦耳,但却轻柔甜美,一如娓娓的絮语,诉说着她对周庄的热爱……一时间,歌声融进了荡漾的河水,挂上了柳树的梢头;于是,心绪,也随着这歌、这景漂浮起来,流动起来,泛起圈圈涟漪……一曲歌尽,那位老母亲首先给予了表扬和掌声,大家也附和着鼓起掌来。

 仔细看那老人,齐耳短发略有些许花白,面目慈善,精神矍铄,着装端庄优雅。那中年男子说,老人已经八十多岁了。这让我惊讶;看她的精神状态,看她的举止言谈,也就七十多岁的样子,八十岁还能如此健朗,真是不容易。言谈间,还看得出老人心胸豁达,遣词用字温文尔雅,不觉多了一份敬意。老人说,儿子媳妇孝顺,一定要带她出来看看;儿子说,周庄这已是第三次来了,就是想让妈妈看看美丽的周庄……

 

 

 这时,我看船行前方景色一片旖旎:长长的柳丝伸向河面,临风摇曳;夕阳斜斜的照着,穿过柳丝的缝隙,在河面上撒下或条条块块,或斑斑驳驳的金色。我忍不住打开相机,定格这些美丽的瞬间……正在我忘情的按着快门,船突然摇晃了一下,我立刻失去了平衡……突然一只手扶了我一把,使我免于颠覆,回头看却是那位大妈,她居然是反应最快的一个。我向大妈致谢,大妈回报给了我慈祥的微笑,说:“要是我在那里,你也会扶我一把的。”

 插曲过去,我们又开始拍照。我帮那对亲密的小情侣拍了两张,小情侣帮我拍了两张,中年男子给母亲和妻子拍了合影,大妈又主动要求和船娘合影……

 橹摇船行,河水荡荡。我们一路过洪福桥、青龙桥、太平桥、经水上财道码头、全功桥返回,一路上观景、拍照、交流;我们三组六个人,老中青三代已是非常的和睦、友好。真是一次愉快的聚会!

 

 

船到码头,我先走一步,等候着扶大妈上岸。大妈握着我的手,开心的笑着。大家要分手了;大妈的儿子说,晚上要陪大妈去看《周庄四季》的演出,那对小情侣要准备明天启程回校;我,还将在周庄拜访其他的景点……我们互道珍重,挥手告别。

  我突然想起,“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来自陕西、山东和江苏的六个人,邂逅周庄,同上游船,共度了近一个小时的美好时光;是纯属偶然,还是偶然中的必然?是我们修行了百年才得相聚的缘分吗?

 是的,我相信。

 在我们身边,所有和我们有交集的人,都是一种难得的缘分,都值得我们珍惜……

 

104篇文章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早泄有哪些危害?告别早泄的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