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慕盛学

博客访问:485720

博客积分:2310

博文数:255

开通时间:2009-06-24

公告

日历
好友
访客
读取中...
最新评论
读取中...
我的人气博文
读取中...
慕盛学的博文
博文分类:
标签:
病毒的种类太多,其中与动物接触较多的病毒是流感病毒,所谓流感病毒就是能引起动物出现感冒症状的病毒。后来发现感冒病毒也明显不同,一种感冒病毒只能引起一类动物出现感冒症状,而对其他类动物没有任何致病作用。
标签:
 毛泽东是中国的开国领袖,毛泽东对中国人民的卫生事业做了很多指示,中医药在毛泽东时代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中国的医疗保健事业受到联合国的多次表扬。中医药既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又在人民健康事业中发挥独特作用。

大量证据证明习近平主席在多个场合对中医药给予了高度评价,在国内外推广中医药,是中国建国以来第二位重视人民健康,重视中医药的最高领导人。

标签:
前面主要说明西医在治疗H7 N9病毒患者过程中的误区,中医完美无缺吗?不是,远远不是。中医在治疗H7N9病毒患者过程中也存在明显的误区,主要表现在如下四个方面

一、病毒的寒热属性判断错误

绝大部分中医师把H7N9 病毒感染事件定性为温病,因此治疗方案主要按照温病的理论制定。

标签:

 

西医对H7N9 病毒患者正确的治疗方法

前面都是说西医在H7N9病毒患者治疗方面存在的错误,其实西医也有正确的地方主要有如下四点

一、尽早应用达菲是正确的

尽管当前没有针对H7N9

标签:
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是目前发现毒性最强的病毒,最高病死率达80%~90%,但美国创造了病死率20%的记录。H7N9病毒的毒性远远不如埃博拉病毒,但中国H7N9 病毒的病死率在40%,如果美国治疗H7N9病毒患者的病死率本人估计可能在10%左右,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美国专家会用中医理论。

全世界的主流医学是西医,美国是全世界西医的核心,美国一直不承认中医,很多人企图消灭中医,在埃博拉治疗问题上美国医学专家怎么会用中医理论治病?很多人不理解,很多人不相信,甚至会说我简直是胡说八道!

但是证据,铁的证据告诉我们这是事实,是铁的事实。

一、   没有杀死埃博拉病毒的特效药

1、埃博拉病毒是毒性很大的病毒。

埃博拉病毒虽然有五种,各有特色,但当前流行的埃博拉是毒性最大的扎伊尔型埃博拉,本文就不涉及其他型号的埃博拉了。

2、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能杀死埃博拉病毒的特效药

这是公认的事实,针对本次流行的埃博拉患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用于治疗的特效药,因此医生悲观,患者更悲观,全社会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悲观情绪。很多医生和患者都认为埃博拉是不治之病,等死之病

上面的内容都是客观的事实,几乎没有人不承认

二、美国收治10例,出院八例

1、全世界公认埃博拉患者的病死率最高达90%,本次西非流行的埃博拉患者病死率为 50%~70%

2、美国先后收治了10名埃博拉患者,死亡2例,治愈8例。打破了埃博拉是不治之症的神话。

标签:
全世界美国是医疗设备和医疗技术最高的国家,西非的埃博拉病毒患者因为没有特效药 ,病死率最高达90%。但美国也没有特效药,病死率却是20%

H7N9目前也没有特效药,中国病死率在30~40%,如果美国治疗病死率肯定会低,本人估计大约在15%左右。这是为什么呢?

一、       美国怎么治疗H7N9患者?

有的人说到目前为止,H7N9病毒患者全部在中国,美国怎么会发表《关于使用抗病毒药物治疗H7N9禽流感人类感染的临时指南》呢?事实是我国2013年三月出现H7N9病毒感染事件,美国419日就发表了《关于使用抗病毒药物治疗H7N9禽流感人类感染的临时指南》,可见其反应速度是何等的快!

证据图片:
图片 

 

美国疾控中心建议尽早用达菲等治疗H7N9患者

2013-04-22 09:50:45 来源: 新华网(广州)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419日发布了由其专家编写的《关于使用抗病毒药物治疗H7N9禽流感人类感染的临时指南》,建议尽早使用抗病毒药物达菲或扎那米韦治疗所有确诊、疑似和观察中的患者。

美国疾控中心说,迄今H7N9禽流感疫情的几个特点是:目前缺乏相关疫苗,死亡率较高,当前病毒在人际传播的能力较小但未来风险较大。在这个背景下,疾控中心专家参考机构外专家的观点,并尽量搜集了所有流感信息,提出使用药物治疗患者的建议。

疾控中心建议使用达菲和扎那米韦两种药物进行治疗,它们属于神经氨酸酶抑制剂类药物。尽管目前还没有它们治疗H7N9人类患者的相关数据,但实验室测试已表明它们对H7N9病毒有效。此外测试还显示,病毒对金刚烷胺和金刚乙胺这两种常用流感药有抗性,因此不推荐用来治疗H7N9患者。

临时指南说,所有确诊、疑似和观察中患者都应尽早接受抗病毒药物治疗。病情发作后48小时内用药最有效,但即便超过48小时也应开始用药。实验室检测和抗病毒治疗应同时进行,不能因等待检测结果而延误用药。

部分人群如果感染H7N9病毒可能会病情较重,如2岁以下小孩、65岁以上老人、孕妇和已有其他疾病在身的人,对这部分人群尤其需要尽早用药。

在这两种推荐药物中,达菲被推荐给所有年龄段的患者使用,扎那米韦只建议给7岁以上患者使用。

对于病情较重而需住院的患者,建议使用口服达菲,不建议以吸入方式使用扎那米韦,因为目前还缺乏其用于重症患者的数据。如果病人由于胃潴留、吸收障碍或胃肠道出血等问题而无法吸收口服达菲时,则应考虑使用扎那米韦吸入剂。

临时指南说,对病情较轻的患者,建议服药时间为5天;而重症患者的最佳服药时间和剂量还无法确定,应考虑延长治疗时间,比如10天的疗程等。

美国疾控中心说,迄今美国尚未发现有人或禽类感染H7N9病毒,美国人感染这一病毒的风险还较低。此外,由于H7N9病毒目前还不易人际传播,疾控中心也不建议推迟或取消赴中国的行程。

比较一下我国医生对H7N9患者的治疗方法,发现有如下八个区别

1、美国的方案没提到抗生素的应用

美国的方案没提到应用抗生素问题,开始多次我国所有H7N9患者,几乎100%有被应用抗生素的过程。抗生素对H7N9病毒不但没有用 ,而且有害。绝大部分患者被应用抗生素后都会病情加重。因此我国病死率高与滥用抗生素有直接的、密切的关系。

2、美国的方案没提到退热药的应用

所有H7N9患者都有发热的症状,但美国的方案并没提到清热问题。可是中国却把清热放在第一位。由于不该清热的时候清热,造成患者病情反复,加重了病情。

3、美国的方案只提到口服没提到点滴

美国的方案

标签:

 

2003年的非典开始,清热解毒的口号响遍大江南北,清热解毒已经成为中医、西医共同对付病毒性疾病的家喻户晓的方法,但是我告诉你,错了,可能绝大多数人不会相信。因为发热是所有患者的第一症状,让患者恢复正常体温是医生和患者的共同目标。患者是H7N9病毒感染,因此把解毒”放在首位无疑也是正确的。

很多医生在病毒性疾病面前都把“清热解毒”放在第一位,在“清热解毒”里,又把清热放在第一位但是我告诉你,对病毒性疾病,把清热放在第一位是错的。下面说明为什么错了。

一、不清除病毒的清热是有害的

1H7N9患者都有发热的症状

H7N9病毒患者都有不同程度的发热症状,发热的原因是病毒的入侵引起的人体免疫反应。这种发热是正常的,不但不应该清热,而且应该保护。在这时候如果千方百计给患者退热,甚至退到正常体温,患者是感觉舒服了,认为治疗有效,但是实际这种退热是降低了人的免疫力,给病毒造成加快繁殖的机会。

所有被首先清热的病例,体温是降下来了,但是6~12小时内,患者又会发烧,而且体温会更高,甚至任何退热药也不能退热。这时医生常常会说“病情反复了”,其实是把清热放在第一位的结果。

因为既然患者发热是病毒入侵的结果,因此首先要把病毒杀灭或者驱逐,清除病毒后患者的热就自然退了,不清除病毒只想退热是越退热,病情越严重,无数病例证明了这是事实。。

2、老年患者如果没有发热的过程,就没有康复的希望

对外感性疾病人会启动免疫反应,就是发热,通过发热调动人体的免疫力发起对外来微生物的反击,体温越高反击能力越强。患者体温升高1℃,免疫力就会增强4~6 ,如果患者对入侵的微生物体温不升高,或升高不多,那么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病毒侵入体内数量非常少,人体很强壮,进入的病毒很快就被消灭了。第二种是这个患者肯定体质非常弱的,没有抵抗力了,这样的患者还会有康复的希望吗?

因此在病毒性疾病面前首先清热是完全错误的,H7N9患者重症的多,与开始首先清热有直接的、密切的关系。

二、全世界公认没有杀死H7N9病毒的特效药,怎么清除病毒?

H7N9病毒患者首先清热是错误的,首先解毒应该是正确的吧?如果有可靠的杀灭病毒的药,那么首先解毒确确实实是正确的。但是西医公开承认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你拿什么解毒?

西医在很多方面是先进的,科学的,但是在病毒性疾病面前一直没有好的药物,一直没有好的办法,这是事实。虽然有几种名为抗病毒的药,但公认效果不是很好。对H7N9病毒有效的达菲,也只是在48小时内应用最好。在这种情况下滥用抗病毒药是有害的,用抗病毒药杀灭病毒是绝对不可能的,因此把解毒放在首位也是错误的。

三、消灭病毒的主要任务是由人体完成的

1、人体有全世界最高级的研究所

人们都知道,动物是没有医生的,但千万年来也不断繁衍,现代研究证明任何动物都有“自我医疗”的能力,人更不例外。人体内有个世界上最高级的研究所,还有一个最高级的医院。

人类研究一种病的致病因子,需要很长时间,例如SARS病毒的研究全世界合作,以空前最快的时间,仅查找致病因子还用了一个多月。治疗的药物已经14年过去了,还没有消息。但是人体内的研究所,从SARS病毒进入人体就开始研究,通过发烧、抵抗的过程,大约在第6~12天的时间里,就可以把SARS病毒研究明白,并产生针对性极强的“药物”—“特异性抗体”,在最短的时间里,以最快的速度杀死或驱除SARS病毒。

因此发热是人体抵抗病毒的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是人体的自卫反应。没有发热的过程,患者就不会康复。

不止是对SARS病毒如此,対HN9病毒也是如此。所有医生都承认,只要人体出现了对H7N9病毒的抗体,这种抗体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特效药,就是患者康复的希望,就是患者战胜病毒的标志。

2、只有战斗才会出现抗体

人体最高级的研究所研究出针对这种病毒的特异性抗体并不是轻而易举的,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必须通过战斗,人体的免疫系统与病毒开展面对面的战斗,甚至是苦战。战斗程度的标志就是患者体温的高低,体温越高,时间越长,就说明这是一场苦战。因此杀灭病毒不是靠药物,而是通过战斗靠人体研究并生产出来的抗体。

四、怎样治疗H7N9病毒患者

人体会研究并生产出针对H7N9病毒的抗体,因此治疗只是辅助。

正确的治疗是帮助人体尽快产生抗体,错误的治疗则是阻碍抗体的产生。

本人提出的西医治疗H7N9

标签:
 由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治疗H7N9 病毒的特效药,而患者的病死率又居高不下,因此在治疗H7N9患者中很多医院、很多医生、很多患者、很多患者家属提出不怕价格高,要用最新、最好的药。对这个问题,本人认为上述想法和做法都是错误的,本人的建议是一切从病情和安全出发,尽量少用不用最新最贵的药,为什么?

1H7N9病毒感染人目前是中国的特产

到目前为止H7N9 病毒感染的人全部都是中国人,因此中国没有特效药,世界上也很难出现特效药。把治疗H7N9病毒特效药寄托于最贵最新的药的想法是天真的,是不现实的。

2、医生对H7N9患者用药存在使用最新最贵药的现象

考察医院对H7N9病毒患者的用药情况,考验发现最新最贵的药占很大比例。例如:

【论文题目】人感染H7N9禽流感重症患者的用药探析

【作者】于阗,陈华漫(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药学部,厦门

【文献来源】中国临床药学杂志2016年第25卷第1期

【摘要】目的分析H7N9禽流感重症患者用药情况,为临床药品使用和医院药品储备提供参考。方法通过医院HIS系统收集数据,利用Excel数据表进行分析。结果8例患者使用药品共11类190种,药占比53.71%。用药金额居前5位的药品分别是:注射用伏立康唑、注射用苯磺顺阿曲库铵、美罗培南、人血白蛋白、咪达唑仑注射剂;用药频度(DDDs)居前5位的药品分别是:盐酸氨溴索注射剂、注射用胸腺法新、脂溶性维生素注射剂II、人血白蛋白、注射用还原型谷胱甘肽。

结论我院对H7N9禽流感重症患者的治疗高度重视,药品储备充足,临床用药基本合理,但个别药品存在使用过度。临床药师对合理用药有指导作用。

【说明】结果8例患者使用药品共11类190种,其中一名患者治疗住院费达656045..74元。

图片证据:

图片

图片

 
二、最新、最贵的药都是完全性不高的药

首先要承认三个事实

1、全世界应用100年以上的药只有阿司匹林

全世界西医发明了几十万种西药,但是到目前为止,全世界使用超过100年的西药只有一个,阿司匹林。为什么呢?淘汰的太快了。淘汰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1)产生抗药性了

(2)副作用明显了

2、急功近利是新时代的特点

现代人的最大特点是急功近利,这是人们公认的。在医药行业,也是如此。虽然为了保障人民的健康,各国都制定了严格的药品准入制度,但是存在2个问题无法解决。一个是造假问题。药商为了获批生产销售,常常会用一些不全面不准确的实验报告,甚至是造假的报告上报审批,大批的报告主管部门无法逐个严格审查,会出现误批现象。第二是很多药的副作用不是几天,几个月就明显表现的,常常需要几年,十几年才发现的。但是新药不可能试用几年,药商是急功近利,尽快上市,尽快获利,因此造成新药特别贵,然而由于使用时间很短,有些副作用不明显,因此新药的完全性并不高。

3中国每年20万人因用药错误死亡 多于交通事故死亡

【北国网、辽沈晚报讯】记者胡婷婷报道“我国每年有250万人因错误用药而损害健康,其中20万人因为用药错误而死亡,是交通事故致死人数的2倍。 

昨日,在辽宁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办2014辽宁省安全用药知识宣传大讲堂活动,中日友好医院的药学部杨淑桂教授透露这一数字。杨教授介绍,即使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每年也有150万人因用药错误损害健康,有10万人因此死亡。

2013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数据显示,14岁以下儿童占10.6%,越是年幼的儿童,用药不良反应越严重。有70%的家长想起来才检查甚至从不检查家里的药品,11%的家长选择把药品放在随意可取的地方。有些家长甚至把成人药给小孩用或者擅加剂量。 31%的家长曾把成人药品调整剂量给孩子吃。“女性的不良反应高于男性,儿童和老人的不良反应高于成年人。”杨教授称,由于错误用药致病致残的更多,“《千手观音》中的21名舞者, 18个人都是因为小时候错误用药致聋的。”
图片 

 

二、全世界最著名的新药害人事件

为了著名新药的可靠性不高,我不得不提著名的“海豹婴儿事件”

先看一组照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些畸形婴儿没有臂和腿,手和脚直接长在躯干上,样子像海豹,故称为"海豹肢畸形"("海豹儿")

1957年,德国梅瑞公司购买格郁能药厂研制专利药沙利度胺,作为镇静药治疗妊娠初期的恶心、呕吐等反应,以商品名“反应停”(Kevodon)作为OTC销售,在欧美、非洲、澳洲和日本上市; 仅德国在1959年每日约100万个妇女服用;每月销售量达1吨之多;先后有46个国家应用。但1959后陆续出现畸胎儿,在使用“反应停”前,德国“海豹胎”出生几率为1/10万,到了1961年,出生几率已升至1/500,增加200倍。全球“海豹胎”总计有10016例,而致出生前死亡的约7000,另有多发性神经炎1300例。史称“反应停”事件。

药品不良反应和不良事件时有发生,以反应停事件最为经典。但是人们很少提及的是中国和美国两个大国都避开了这样一个灾难性的后果,中国当时是社会主义国家,西方国家对我国的封锁使得该药品没有机会进入我国。而对于美国,梅瑞公司在上市7个月后申请美国FDA注册,负责审评凯尔西医生(药师)认为所申报的人为证据多于试验研究,要求提供对妊娠妇女无害证据(3代生殖毒性)。但公司未做试验而未获准。如该药在美国上市,据专家保守估计还会有10000多例“海豹胎”出现!

“反应停”事件的规避使凯尔西医生受到时任美国总统授予的“共和国骑士勋章”,美国FDA也声名大振!由于各自不同的原因中美两国都避开了反应停事件,客观上减少了海豹肢患儿的出生数量,实乃人类社会不幸之中的万幸!"海豹儿"相继在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以及巴西等国出现,畸形种类包括无肢、半肢、无手、无足或无指、缺耳、无眼等。

19625~19633月,仅仅10个月中,西德就有5 500"海豹儿"出生,还有相当多孕妇出现流产、早产和死产。英国发现这样的新生儿8 000多例,日本也有300多人。

三、H7N9患者大多数是老年人,不可靠的药坚决不能用

所以新药都是没经过长时间考验的药,都是可靠性不高的药。

所有感染H7N9病毒患者绝大多数是老年人,老年人的体质已经不同程度的衰老,对药品的副作用缺乏足够的抵抗能力,特别是对患者肝肾有明显伤害的药,尽量少用或不用。对于新药在没有可靠证据之前,谁原意用谁就用,尽量不用在老年人身上试验了,老年人经不起折腾。

标签:
全世界公认H7N9是病毒,因此在治疗H7N9病毒患者的时候大量应用抗病毒药好像是理所应当,但是本人告诉你至少60%的抗病毒药的应用是错误的,你相信吗?还是让证据说话吧!

 、把达菲当做救命稻草

1、所有H7 N9病案中都首选达菲

达菲是治疗流感病毒的最常用药,因此在所有治疗方案和临床治疗病案中,都首选达菲,这是正确的。但是达菲不是万能的,实践证明只有在患者发病48小时能使用效果才会好,超过48小时达菲一般不会有良好的效果,甚至达菲的副作用将会明显。但是临床调查发现很多医院和医生都把它当做万能药,发病超过两天,甚至超过15天仍然在用。因为没有更好的药,因此美国也提出超过48小时也要用。

2、达菲为什么只能在48小时内有效?

全世界的人知道达菲48小时内有效的人很多,但知道为什么的人不是很多。中医不但对国产的中药定义了寒热属性,对所有外来进口药也定义寒热属性。例如乳香和没药都是进口的,李时珍根据乳香和没药在治疗过程中的作用和效果,把他们定义为温性。

达菲为什么只能在48小时内应用有效呢?达菲在中医眼里的分类应该是解表药,由于达菲是从调味品八角提炼的,可能会带有一点辛温的因素。从其应用效果看也是起到辛温解表的作用。解表的药 只能在疾病初期,病邪在表的阶段使用,才能立竿见影。H7N9是寒性病毒,用有点辛温解表作用的达菲当然有效。

因为它只是解表,只能在疾病的早期起作用。48小时以后病毒已经入里,这时靠解表驱除病毒已经为时已晚,所以超过48小时再用常常没有效果了,就不应该用了。有时不但没用了,达菲有明显的神经方面的副作用,这时应用不但对治病没有好处,反而副作用开始明显了。但是目前本人发现即使超过48小时,甚至超过15天,很多医生仍然在用。

至于其他抗病毒药物,有的属于寒性药,因此用它们治疗寒性病毒引起的寒性疾病,常常不但无效,而且会使病情加重。

在治疗SARSMERSH7N9中应用其他抗病毒药没有一个效果明显的,常常不但无效,而且副作用明显。特别是利巴韦林,包括美国在内,都反对把它作为SARSMERSH7N9等病毒患者的治疗药物。我国的治疗方案也没提到用利巴韦林治疗H7N9患者。

3、可以查到很多过度使用达菲的证据

现在可以查到过度使用达菲的证据有很多,下面举一例

【论文题目】36  H7N9 禽流感患者中医证候学特征

【作者】马月霞 刘清泉 王玉光 郭玉红(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

【文献来源】世界中医药20143 月第 9 卷第 3 

【摘要 

2. 3 治疗分析

2. 3. 1 西医治疗

36 例患者,除1 例门诊患者外,35例皆使用达菲,平均在发病后(5. 7 ± 2. 8d 开始使用。其中1 例联合使用帕拉米韦,3例联合使用利巴韦林 1 例门诊患者外,35 例全部使用抗生素 

证据图片:

图片

图片

    【说明】公认要求发病48小时内应用达菲才有效,但是上文说明35例患者在发病后(5. 7 ± 2. 8d 开始使用,明显绝大多数患者使用达菲的时间都过期了,治疗效果肯定不好

二、把错误使用达菲治疗无效说成是病毒对达菲耐药

由于过度使用达菲,超过48小时仍然在用,因此出现很多患者用达菲没有效果的现象,这本来是必然的正常现象,但是很多人却说H7N9 变异了,达菲出现抗药性。

抗药性又称耐药性,是指某药物开始对某病原微生物有杀灭作用,但日久后这种微生物对药物产生的耐受和抵抗能力。抗药性的产生使正常剂量的药物不再发挥应有的杀菌效果,甚至使药物完全无效,从而给疾病的治疗造成困难,并容易使疾病蔓延。但是

1、公认H7N9第一次感染人类,达菲第一次对付H7N9,何来抗药性?

全世界公认2013H7N9病毒第一次感染人类,人类第一次用达菲对付H7N9,达菲出现抗药性,必须是应用一段时间后,少则也得数月,多者几年,不可能几天就出现抗药性。但是很多人是第一次应用达菲效果不好,就说H7N9病毒对达菲耐药了,是不是有点过分抵赖?

还有文件称目前监测资料显示所有H7N9禽流感病毒对金刚烷胺(Amantadine)和金刚乙胺(Rimantadine)耐药,对无效的抗病毒药用耐药解释也不十分适当。

2、把达菲无效说成病毒变异

把错误应用达菲造成无效的原因除了解释为H7N9增加了抗药性之外,另一个解释是H7N9病毒变异了。本质上两个解释是一个解释,抗药的原因是病毒变异了。

【论文题目】H7N9 现基因突变和耐药趋势

【作者】记者顾泳 通讯员孙国根

【文献来源】解放日报/2013 /5 /30 / 001 

 【摘要】

本报讯(记者 顾泳 通讯员  孙国根)抗病毒药物达菲,一直被视为 H7N9 病毒的克星。然而,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袁正宏研究员团队的研究证实,个别患者在达菲抗病毒治疗 19 天后其咽拭子标本仍能检测出 H7N9 病毒“核酸”,表明病毒已出现基因突变和耐药趋势。昨天,这一成果在线发表在国际顶尖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并将对我国卫生部门应对新型 H7N9 耐药毒株,采取积极有效防控措施,加快新型抗病毒药物的研发具有重大指导意义。

   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市 H7N9 禽流感防治专家组组长、微生物学专家闻玉梅教授认为,研究结果说明达菲依然对绝大部分患者有效,一旦确诊应尽早治疗。研究还提示,在达菲治疗前和治疗过程中,必须要对病毒载量和耐药“基因位点”进行密切监测,及时调整治疗方案,以提高救治成功率。

 证据图片:
图片 

     【说明】病毒的变异是常态,但普通的变异都不是突变。突变需要大的环境和药物刺激,达菲虽然对H7N9病毒患者治疗有效,但并不是针对H7N9病毒的特异特效药,仅仅在发病48小时内有效。出现无效病例首先要想到是否有不适当应用的成分,不考虑不适当的应用原因片面只考虑是病毒变异的原因,不能不让我怀疑是脱卸责任之嫌。

另外,患者19天还能检测到H7N9病毒,说明在治疗过程中肯定存在错误。                        

三、其他滥用抗病毒药现象

在查阅治疗H7N9患者病例中可以发现滥用抗病毒药物的现象仍然普遍,除了滥用达菲之外还有滥用利巴韦林的问题:

在卫计委各个关于H7N9病毒患者治疗方案中, 治疗药物中都没提到抗病毒药物利巴韦林,因为非典期间大量应用利巴韦林,没有效果,中东呼吸综合征中应用利巴韦林,也没有效果,因此国家卫计委从2013H7N9 病毒流行开始到现在始终没把利巴韦林列入治疗H7 N9药物,但是查阅有关病案,发现还有很多医院,很多医生在用。

例如《36  H7N9 禽流感患者中医证候学特征》论文中就提到36 例患者,除1 例门诊患者外,35例皆使用达菲,平均在发病后(5. 7 ± 2. 8d 开始使用。其中1 例联合使用帕拉米韦3例联合使用利巴韦林。”

四、滥用抗病毒药的危害

如果有治疗H7N9病毒的特效药,那么广泛应用这种抗病毒药是正确的,但是现在全世界公认对H7N9病毒没有特效药,也没有疫苗,在这种情况下大量广泛应用不可靠的所谓抗病毒药常常是有害无益的。

特别是H7N9的患者大多数都是老年人,抵抗力低下,经不起折腾,大量应用不可靠的药物,常常无效,反而让药物的副作用加重了老年人的肝肾负担,引起了肝肾方面的疾病。

很多患者不是死于H7N9病毒引起的肺炎,而是死于肝肾衰竭,不能排除主要是与滥用抗生素和滥用抗病毒药有关。

标签:
上篇文章本人发了对H7N9患者滥用抗生素的案例,有的人说不是滥用抗生素,今天发表中科院院士李兰娟治疗H7N9病毒患者的方法,李兰娟完全承认医院对患者使用了大剂量抗生素”,李兰娟停止使用抗生素后,患者才转危为安。

【文章题目】两名H7N9禽流感患者正康复 停用抗生素

【文献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3-04-10 14:24,香港《南华早报》网站49日报道 ,题:中国对抗致命H7N9禽流感病毒的希望

    【内容】

    杭州一名曾经病危的患者正在康复,上海一名感染H7N9禽流感的4岁男孩目前恢复得很好。

    这两名H7N9禽流感患者上海的4岁男孩和杭州的67岁市民正在康复,这为抗击这种致命新病毒带来希望。

    杭州患者是在3日确诊的,老伴和儿子8日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浙大一院)通过可视电话探望了他。上海市疾控中心主任吴凡说,那名4岁男孩已经康复,不再有呼吸系统疾病的症状。

    杭州患者的老伴说:“我在可视电话上看到他时忍不住哭了。大夫说他还没完全脱离危险,但他能笑了,能听见我们了。我们都看到了希望。”

    这名患者320日出现咳嗽和发热,他之前曾去菜市场买过两只鹌鹑。他8天前进入隔离病房,一度濒临呼吸衰竭。

    6日晚以来,他又能小便了。医生说,这是一个积极信号,说明他的循环系统正重新开始工作。

    过去一星期有12名医生和20名护士忙着救治他。

    他的主治医师、中国最有名的传染病专家之一李兰娟对当地媒体说,这个病例可能有助于为找到有效治疗H7N9禽流感的方法提供线索。

    李兰娟说,一开始对患者使用了大剂量抗生素,但在医疗小组停止使用抗生素,转而使用传统的治疗方法,比如呼吸支持和全肠外营养(TPN)治疗后患者才开始好转。这一疗法避免了进一步感染。

    浙大一院重症监护室主任方强对当地报纸说,虽然患者的情况好转了,但他们仍在努力根除患者体内的病毒。

    患者的老伴说,她感觉这种病毒不能在人际传播,因为她在老伴320日发病后一直在身边照料他。他在322日和25日看病时也和许多人有密切接触。

    她说,老伴到一处菜市场,从一个摊位上买了两只宰杀好的鹌鹑,那个摊位也卖鸡鸭和鸽子。

    她说:“鹌鹑是摊贩宰杀的。老伴只是进行了清洗,给我炖好了。他一口都没吃。”

她的老伴于320日发病,高烧39度。他在322日去了当地的一家诊所,又在25日去了一家医院,在那里被当做肺炎医治。在42日转入浙大一院,第二天被确诊感染H7N9病毒。

证据图片:

图片

图片

    上例充分说明我国对H7N9病毒患者确确实实存在大量滥用抗生素现象,也证明治疗H7N9患者,防止患者病情加重,就必须停止滥用抗生素。

我支持李兰娟院士停止对H7N9患者滥用抗生素,真正使用支持疗法治疗H7N9病毒患者。

李兰娟院士在治疗H7N9病毒患者方面比钟南山强100倍。

255篇文章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7个信号,告诉你身体垃圾已超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