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butong

博客访问:577522

博客积分:2406

博文数:62

开通时间:2009-12-18

公告

毕业于中山医科大学,现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华侨医院)神经外科工作,专注垂体瘤的治疗,创办全国首家垂体瘤专业网站 "垂体瘤在线": http://www.pituitary120.com 办公电话:020-38688638,85228462,38688640手机:13808873580 e-mail: butong@163.com

日历
访客
读取中...
最新评论
读取中...
我的人气博文
读取中...
butong的博文
分类:垂体瘤

因为某些原因,我至今都还没有去过自己的家乡做手术,就算飞去遥远的西安,去“大牌医院”如省中医院,三九脑科医院,中山二院等,就是没有去过自己的家乡。

我的家乡其实并不遥远,这次被请去做手术的医院也是当地首屈一指的三甲医院,但专业条件和省里主要医院比,还是有一些小差距,开始合作之后,情况还是颇为令我吃惊,别说没有导航、术中电生理、术中B超等,就连普通的人工硬脑膜、耳脑胶等也没有常备。

万幸的是,显微镜有,而且还是莱卡的,尽管型号有点旧。

心中不禁响起那首歌:“......今天的村庄,还唱着过去的歌谣......”

啊,家乡。

与家乡同行的合作还是挺完美的,他们也很专业,手术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没有想到垂体瘤手术现在已经变成了这样子!”,在同行印象中的垂体瘤手术应该还是停留在相当遥远的年代,以为我也要做很长时间,以为配合起来很复杂,护理部也很紧张很重视。但我的手术操作部分仅仅用了一个小时,而且操作过程尽量讲解技术要点,绝对的毫无保留,因为是我的家乡亲人呀。我许诺:我要让你们下次就能自己做。

自己专注于垂体瘤治疗这么多年,我终于有机会将自己的薄技直接服务于家乡,浓浓的情感波涛在心中涌起

但我也感叹:咱们国家的医疗条件就是这样的吗?不就4个小时车程的距离,专业的距离咋就非得像两地的房价,差别也在10倍以上?

本期专家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神经外科 赖睿佳

记 者 蔡卫杨   通讯员 张灿城   2016-06-16 10:18头条号

诊室故事

不遗余力 为生命导航

 作为一个整天要忙于手术、查房的医生,高强度的工作可以说让很多同在一条战线的医生都无暇顾及他事。但是,这对于赖睿佳来说,好像自己所做的远远不够。精力旺盛的他不遗余力,创立了全国首家神经外科单病种网站——垂体瘤在线(www.pituitary120.com),初期在谷歌的关键词搜索更是排在第一位。运营良好的网站也为很多不知何处就医的垂体瘤患者提供了良好的指导,扫清了很多的困难,让就医就诊的道路更加明朗。拜网络所赐,我倾听到了解到最广泛的患者的声音,我了解到了可以认为是最多的其他垂体瘤专家的治疗病例的优点和缺陷,这样的信息在以前传统的医疗过程中是无法取得的。又通过亲临国内几个顶尖水平单位的观摩手术,使我们有机会将自己对比全国其他高水平的垂体瘤治疗单位,从中提高和定位自己的技术,使自己的治疗手段保持在先进位置。我为病人提供了导航,病人也为我提供了更好的航路。赖睿佳说道。

 病案分析

尽力为生命延续奇迹

两岁的小彬彬是一位室管膜瘤病人,脑内长了一个直径达10厘米、大如小拳头的巨瘤。2008年,在当地求医无望的情况下一度想放弃治疗,20095月,一家人来到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因耽误了治疗,从发现患病到来广州治疗的几个月里,小彬彬的病情发展得很快,因孩子年龄太小,手术有很高风险,但是我一直都在积极准备,与医院多方沟通,最终通过开颅手术,做了肿瘤全切除。赖睿佳回忆说,手术相当成功,肿瘤切得很干净,没有影响正常脑组织,术后一周,在小彬彬住院的那段时间,看着小孩慢慢从不怎么笑到脸上出现开心灿烂的笑容,让我更加充满动力去尽我所能。 虽然赖睿佳让小彬彬度过了健康快乐的几个月,但是现实也是残酷的,室管膜瘤这种拖延手术治疗的后果,让小彬彬不得不接受二次手术的命运,而家境贫穷也让这个家庭无力承担。小彬彬的家境不好,我当时跟他们讲,钱的事不用担心,我来出医药费,孩子要活下去。赖睿佳说道,但是,这么低龄的儿童脑内长这么大一个肿瘤,十分少见,形成如此巨大肿瘤预后并不可能达到我们理想的情况,小彬彬的家人反复斟酌后还是决定放弃了。做医生其实都是心存善念,而自己能做的都会尽心尽力去做,有时候面对这种无奈的现实,我也会为病人担忧受怕,其实人性本善,而我能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为生命延续奇迹。赖睿佳表情严肃地说道。

易做难精 垂体瘤不可随意做

一个看上去规规矩矩的瘤子,本来发现瘤子的MR是在我们医院做的,我却错过了患者的初次治疗,缘分本来就是如此地捉弄人,它总在不经意间转化成命运赖睿佳说道。 20151月,赖睿佳第一次接待了梁先生和他妻子,梁先生的妻子患了垂体瘤,之前在赖睿佳医院做磁共振检查出来的,但是手术却是在其他医院做的,然后,噩梦开始了。梁先生妻子的垂体瘤是经蝶入路手术做的,也算顺利,但是有脑脊液漏,不久医院安排做修补术,然后是手术后感染,接着做外引流术、抗感染等,再后来又经历了脑室-腹腔分流术,腹腔端腹壁感染,分流失败,再做脑室-腹腔分流术等,前后做了六个手术,单单医院发生的费用就已经40多万。忧郁和痛苦全程写在梁先生脸上。当时,基于综合因素,加上梁太太的病情我认为已经有好转的迹象,我并没有接受梁先生转来病人的要求。赖睿佳说。 3月份的某天,赖睿佳在病房遇到了不速之客——梁先生一家,他们采用先斩后奏的方式来住院了。梁太太依然不能起床,而且状态很差。基于梁太太治疗过程已经太长加上复杂化,赖睿佳理顺病因,通过CT看到梁太太有明显的脑积水,而原来分流管脑室端显示放置位置还好,那么分流管一定不能正常工作了。我和我的治疗组不辞辛苦观察调整治疗,加上家属的悉心照顾,梁太太的病情在千辛万苦中一点一滴地好转。赖睿佳说道。 前后3个月,尽管治疗效果没有达100%,但梁太太已经可以自己去周边散步了,梁先生一家也满意治疗出院回家。如今,有时回忆起梁太太住院时留下的背影,我不想再评价给她做手术的同行,但是垂体瘤手术的确是容易做,难做好。赖睿佳感慨道,自己做的一千多例手术,都是尽心、谨慎,才锤炼出精湛无误的手术。

名医回答

垂体微腺瘤先吃药还是手术?是不是垂体微腺瘤未生育者要先吃药不做手术?对,或者不对?这个观点放在以前,接诊的大夫对患者这样建议,我不反对,也符合教科书原则,但如今垂体瘤诊断治疗日新月异,赖睿佳表示,这样的观点是不正确的,至少这个观点是不全面和落后于时代的。 垂体瘤的疾病诊断治疗的进步,是神经外科学科中最快的,这得益于一批诊断仪器的更新,让原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微腺瘤,露出庐山真面目。治疗技术的进展同样出人意料,以前说手术显微镜,认定NC4(一款蔡氏先进显微镜),而现在NC4也快要落后了,更厉害的是一批新派垂体瘤专家的成长,将旧技术快速地抛在后面,获得了疗效的可喜提高。 对这个特征的瘤子,采用经蝶入路手术,获得了远远超出预期的效果,很多内分泌异常的妇女在改善、恢复月经,纠正不孕不育,改善恢复性生活等方面获得良好疗效。

患者提问:谢谢您这么快的回复,认真看了您的文章,现在有几个问题请教,如果我选择手术,是不是还需要评估我的片子?每个人片子情况不同,现在能看出我手术的难易程度或者说瘤子能否全拿干净吗?还是要手术过程中才能得知呢?如果选择先吃药,那我要吃多久才开始备孕?怀孕了再吃多久呢?本来我对手术二字是充满恐慌的,查出问题后看的几个内分泌医生都很坚决的跟我说,千万别手术,看了您的文章和论坛,让我对手术有了新的认识和了解。

还有一个问题漏掉了,如果我现在吃药,生了孩子再手术,会不会药物影响垂体瘤,粘连还是变硬之类的,增加手术难度了?

赖睿佳回复:你结婚多久了?在没有避孕的情况下多久不孕?的确,不熟悉垂体瘤经蝶手术的人,是很难理解手术的难易和效果的。垂体瘤经蝶手术,是微创中的微创手术,对熟练开展这个手术的医生而言,手术有没有效果术前可以评估,像你这样的手术,根治的概率是70-80%,具体是要看肿瘤的生长情况。你若是试服用溴隐亭则在用药一年左右确定效果。服药后选择手术治疗,对有经验的大夫而言,难度改变并不大。

患者提问:今年31,半年未孕,如果药物有效果,希望能生完再手术,那我需要吃1年后再备孕是吗您的意思,按我现在的泌乳素,每天怎么吃药呢?

赖睿佳回复:不是,是一边吃药一边看看有没有受孕,若是受孕也建议继续服用药物不要停。你可以从每天两次每次半片开始,5天后改成每天两次每一次一片,保持服用。

(39博客字数限制,请看上一篇)

患者提问:疾病:泌乳素微腺瘤病情描述:医生您好,我在2015年1月乳腺增生的时候查激素,泌乳素36,那时啥也不懂,乳腺科医生说没事很多人都这样不用管,就回去了,6月有泌乳几天,又查了泌乳素26,也是乳腺科医生说正常就没关系可以排除垂体瘤,05年10月开始备孕到今年2月无果,3月去卵泡监控,卵泡发育慢,3月22号又去查了激素,泌乳素40,去的内分泌科,查了核磁共振,内分泌科医生确诊微腺瘤(您帮我看看片子),让再复查泌乳素,3月24号查的泌乳素又成24了,内分泌科A医生建议先吃至少半年溴隐亭,说让微腺瘤纤维化不需要终身吃药,再备孕,内分泌科B医生建议吃3个月再停药怀孕,生殖中心医生建议现在就可以怀,我都晕了,您是这方面的权威,想听听您的建议,我目前没有其他症状除了不孕,还需不需要下次月经第三天再复查泌乳素?对溴隐亭挺害怕的,我有小三阳,目前肝功能正常,病毒低,很怕副作用太大,期盼您的答复,谢谢了!希望提供的帮助:请医生给我一些治疗上的建议。

赖睿佳回复:你好,你的描述,典型的说明了目前垂体微腺瘤诊治的混乱状态,通常妇女有是以“高泌乳素血症” 在妇科,内分泌科和神经外科就诊,而初期接诊多数是在妇科看内分泌专家,你是从乳腺科开始看的,而乳腺科大夫通常不会在这么复杂的涉及多学科的项目中投入精力研究,所以他们一般给不出权威意见。A医生和B医生的意见代表了他们对垂体微腺瘤也无把握,B医生说停药后怀孕,就是一个例子,A医生则对用药时间和用药后微腺瘤的性质变化凭空而论。而泌乳素的检查是和月经周一没有关系的,“月经后3天查泌乳素”的建议显得不专业。

我的意见:你已经有不止一次的泌乳素高值血生化结果,加上我看了你的MR,可以诊断“垂体泌乳素微腺瘤”成立,治疗方面你可以在服用溴隐亭和做手术中选择,你先做做功课,看看我的网站文章和博客,再联系。

请上传片子或将片子拍下发到我的邮箱butong@163.com,我将会尽快给您答复。

分类:垂体瘤

大数据时代,我们面对的是信息爆炸和信息海洋,短短时间内,我们的重点从寻找信息迅速转化到筛选信息,而我认为,筛选信息的难度要远高于寻找信息。

2003年,我首创“垂体瘤在线http://www.pituitary120.com/”单病种网站,网站出现的时候,天下没有第二个垂体瘤网站,很快的,上海寿雪飞医生创建的“中国垂体网”就出现了,再后来,垂体瘤网站逐渐增多,并经历了快速的转化和演变。

在“垂体瘤在线”出现的初期,登录google搜索“垂体瘤”关键词我的网站都出现在第一第二条,于是我迅速被“拉”进垂体瘤的咨询当中,来自全国各地的垂体瘤患者和家属,通过网站的留言簿,我在网站中所留的电话和我取得联系,我每天平均要答复大约3位新患者和一些旧患者的问题,病房也收治了不少的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患者,当时我主要使用的是“经唇下-鼻中隔-蝶窦入路”术式,并迅速做到纯熟,结合开颅术,已经可以应付普通患者的治疗,但困难和挑战也随着而来,对难治性患者、巨大的、质地坚韧的、下丘脑症状明显的、侵袭性的瘤子,还是颇费精力的。但也正是这些挑战,和早期的大量的手术和治疗训练,让我快速的得到进步和提高,我积极的到全国各地著名的垂体瘤中心观摩学习,将“江湖上”名声显赫的大腕手术看了个遍,为后期的深入研究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对于像协和、上海华山、中山一附院等垂体瘤先进单位,我怀着真诚的尊敬,但说实在的,他们怎么做我大多数看过学习过,我怎么做他们却并不知道。

也有一些质疑的声音,比如业内扑面而来的对神经内镜的推崇,某些人对我科普文章中的观点的反对,可我并不在乎,我的文章多数标注有时间,我会根据技术的进步更新文章内容。而对于我在网站首页自我描述的“数据”,协和某专家提出质疑我也并不进行特意反驳,在这里我仅仅强调数据都是真数据,而且我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我的经验和垂体瘤收治例数只会继续增多。

中国医生,在我看来有3种:治病的医生,做科研的医生还有做领导的医生,当在一个人的聪明才智接近的情况下,当然有两者都很强的医生,但他们承受着极大的压力,而想三者都兼得,我认为是不得不牺牲某些方面的,而常常被优先牺牲的就是医术,为何,现今世界,医术是最最没有用的。我自认能力有限,只能做治病的医生。

神经内镜技术现在很潮,我不是个固执的人,我对互联网的嗅觉和积极应用就是例子,但我现在依然认为神经内镜的作用被“夸大”了,到了近乎神奇,我要在它的使用慢慢冷却之后再整理给患者指导意见,那个时候才能还原神经内镜的本来面貌。

由于信息的爆炸性增长,任何人和事都面临被稀释的命运,但无妨,有缘总有机会相见,我继续负责将垂体瘤的技术准备好,你继续寻找你的缘分。哈哈!

标签:屠呦呦

祝贺“三无”科学家屠呦呦获诺贝尔奖!

标签:垂体瘤MDT

最近流行垂体瘤MDT Multi-disciplinaryteam,简称MDT,什么意思?简单讲就是多学科协作。但为什么突然流行起来呢?我个人的理解是,你不套用一个很新鲜的概念什么的,作为一个应用科学特性的医学学科是很难引起人家关注的,那就模仿别的行业,炒作啊,怎么炒作呢,离不开玩玩概念,在整个外科界,还是有很多“概念”常常被用来炒作的。

举个例子吧,比如“微创”,就被很多的专家常常挂在嘴上,写在文章里,搞得患者常常来诊就问:赖医生,你们这里做垂体瘤是不是微创?

我哭笑不得,我也常反问:你说说什么是微创?你要什么样的微创?

然后我认真的告诉他:我们是“微创中的微创”!这下他终于放心,但我相信他一定不明白。哈!

做个浅显的比喻:你买个西瓜,做一个一公分大小的小洞,然后你插进一根筷子,然后使劲的在内部搅动,……表面看,西瓜是不是“微创”?可是里面的伤有多严重你并不知道。

回到MDT,国家严令禁止过中国文字的不规范化使用,但国人和某些单位偏偏喜欢打擦边球,你看看广州的BRT公交系统,BRT老百姓知道什么吗?很多还不会读,但有关部门就是不禁止,你查查百度,BRT有一串翻译:不认同,别惹他……哈哈。你查查MDT:没打通……哈。

我痛恨学术界的炒作!

而学术界,玩概念也是一些人喜欢玩弄的手段。比如之前的脑移植,后来的干细胞移植,还有一直玩到现在的“微创”,最近期出现的“精准外科手术”,MDT等等。

再聊聊MDT

根据某单位的宣传,MDT“组织架构”由7个学科组成,主要成员是这7个科室的核心专家,然后是联合门诊,每周多学科病例讨论,个体化治疗方案等等,然后是一个复杂的“诊治流程”,这就出现了一些“空头支票”了,我知道,罗列的那些专家个个都是行内响当当的,但你有没有可能总是让这些专家凑在一起会诊,请说明出现几率,若是一年仅一次两次,我就认定是忽悠;而且,绝大多数病人找你是认定你有信心有综合实力,并不愿意容忍“一群专家”过档。而遇到高难度复杂的病例,在任何大医院的神经外科专家也会为患者邀请有关的科室专家会诊协助,也即是这种MDT其实就是早就存在的,你将其“资产重组”后进行宣传,我就怀疑其主要目的就是想让它“包装后买个好价钱”,而已!

最后回到患者的立场,对患者来说,重要的不是你的MDT,他们需要你的治疗安全性,切除率,治愈率等,他不要你心中没底却请一堆人讨论,而是你给他的治疗方案的自信心。你搞学术研究可以越来越复杂,但患者的要求是越来越精简,想起多年前柯达公司的广告词,“您仅需要按下快门,剩下的都由我们来完成”,我想尽量做到的是“您仅需要找到你信赖的医生,剩下的都由我来帮你完成。”

 

(上面是第二次手术前图片)

闽南,福建漳州,一个离我家乡很近的地方。

求助的F女士,网络咨询是:她三个月前在当地某医院做垂体瘤,术后3个月复查,手术大夫告诉她“肿瘤复发了”,然后我接到她的MR片子,手术前后的。令我吃惊的是,直径3厘米的瘤子,手术前后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我当然不敢贸然下“手术没有做到瘤子”的结论,经过认真对比手术前后的片子,也招呼我们科里其他大夫一起看片子,从窥镜操作痕迹和鞍底结构完整看,手术没有做到瘤子的可能性大。总之,有没有做到,肿瘤依然在那。

我动员F女士再做一次手术,你知道的,让一个刚刚做过手术的患者再接受做一次手术,心理层面的难度有多大!后来她和先生还是下定决心在我这里做第二次手术。

术后三个月,我收到她寄来的复查MR,这次瘤子真的彻底不见了。

(第二次手术后3个月复查图片,肿瘤完全消失) 

评论:我接诊必须要确定第一次手术究竟有没有做到瘤子,做不到瘤子是技术问题,若是瘤子做到了,而现在是“复发”,那么是患者自身的问题。我看到第一次手术入路的操作痕迹显示入路偏离,进入的是前颅窝底然后调整,CT骨窗位显示鞍底基本完好,说明第一次基本没有有效打开鞍底,那就是没有到达肿瘤或者肿瘤主体。另一个证据是,当地医院没有提供病理诊断(我让患者家属去该医院复印病例报告单没有查得到)。第二次手术中显露鞍底看到,鞍底骨质仅咬开0.5厘米直径骨窗,硬膜完好无损,说明手术大夫其实已经“来到了门口”,但由于信心不足,最终没有做到肿瘤。

那家医院其实是一家拥有2200张病床的三甲医院,这也是我经常强调的“做垂体瘤,找医生比找医院靠谱”。

1、                  她两年前发现了“微腺瘤”,我接到她的电话时是反问她“我当时是怎么样对你说的?”,因为我接诊的微腺瘤患者大多情况近似,时间长了我并不能精确记得,她回答:“你说可以做手术”,“那你为什么现在才想做?”,回答“因为想身体变得正常”。她上个星期做了手术,泌乳素从术前146.62ng/ml降到术后14.21ng/ml(正常)。还有一个小补充:术前复查她的瘤子比两年前实际上明显的增大了。

2、                  26岁,正准备结婚呢!其实她还有正常月经周期,但总是“泌乳”让她担心,她要求做手术的理由是:一个正常的身体迎接婚姻。她的瘤子很小,有“包膜”,手术很顺利,肿瘤沿包膜切除,术前泌乳素156.70ng/ml  术后5.58ng/ml

3、                  34岁,情况最为特殊,原因是她的微腺瘤并没有激素支持,就是她从来都没有泌乳素升高,却闭经多年。我在门诊是拒绝给她做手术的,但她的“微腺瘤”最大,几乎就是接近1厘米直径(大腺瘤的标准),对她积极要求做手术的愿望,我最后妥协了,我也不是没有原则的,我认为鞍内小瘤子挤压正常垂体在术中显示是很明显的,她也许能够从手术获得帮助。今天做了手术,瘤子的确“很大”,特别是刚打开鞍底硬膜是正常垂体的苍白和瘤子切除后恢复鲜活的红,让我们手术者看到了希望。

4、                  25岁,从遥远的苏州过来,而且来了两趟。我说“这么远,上海也有很多做垂体瘤的好医生啊”,他说做过很多功课,认定了找赖医生做手术,而且他目前还是一位在日本留学的学生,那地方“更遥远”。好事多磨,我根据住院前的交流确诊了他“GH微腺瘤”,但手术前我们医院复查两次GH值都不高,我劝阻了他,所以第一次他放弃手术出院了。两周后他带着回当地复查的两张不同医院的GHIGF-1验单又回到我的医院,我最终给他做了手术,手术很顺利。 

评论:

垂体微腺瘤,以往是很少接受手术的,特别是在很多对垂体瘤缺少专门研究的单位,选择手术治疗更是少之又少。但现在情况正在改变,检查设备和检查手段的提高,使得“微腺瘤”的发现和诊断变得确实和可靠,以垂体瘤为研究方向的医生也已经是今非昔比,他们凭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在手术精确度和手术安全性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些都为原来深受这类疾病困扰的患者带来了福音。

为什么我会为她们(他们)做手术的选择而感动呢?

垂体微腺瘤本身并没有颅内占位效应,也并不直接威胁生命,仅有内分泌异常……

须知,垂体瘤手术是有风险的,微腺瘤和大腺瘤的风险几乎一样,君不知,就在很近期,就在我们城市的一个神经外科实力很强的医院就发生了一例垂体瘤经蝶手术术中大出血,病人在手术台上没有呼吸,经抢救变成植物人(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亡我没有追踪)的例子,可见患者们是在很清楚手术风险的前提下选择这种治疗的,是很需要勇气的!作为医生,治愈疾病和规避风险同等重要,而后者自然是重中之重。我的工作虽然全部病例还没有发生死亡和重大事故,我依然会力争在我的整个垂体瘤治疗生涯中做到最好。

分类:垂体瘤

“恨不相逢未嫁时”,我借用并改了一个字“治”代替“嫁”。嫁,常常涉及缘分,而治疗疾病不是也然?

可是有时候未治时医生和患者倒是相逢了,却没有缘分达到“治”,如今音容依旧在,人却两不同,独留下一声叹息!

近日接待了省委机构的一位美女,她带来了一份咨询,讲述了一个垂体瘤病人在某医院治疗的过程,尽管不是第一次受类似的刺激,但我还是跟她讲,“听了之后只觉得心中隐隐作痛”。患者瘤子很大,若不是垂体瘤而是脑膜瘤之类,的确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但患者是垂体瘤,垂体瘤的特性,是她能收获一个良好治疗效果的基础,可是……一切都已经不能“可是”。

她接受了这样的方案,在本地另一家大医院,一位名气比我大的医生,还通过这位医生邀请到一位国内以做动脉瘤著称的专家,那专家我也知道,的确是一位有真技术的专家,一起完成了手术,那是一个开颅手术,术后复查颅内部分切除很理想,但问题就在这里,瘤子大开颅做没有错,错在追求全切,两位经手专家都应该知道的,鞍区巨大瘤子的切除,术后关是很难过的,所以患者经历了“昏迷两周,几次几乎救不过来”的过程,上天保佑,最后终于逐渐走上康复,但后面的故事还没有完,她的瘤子复查还剩“鞍内至蝶窦内的一大块”,而术后的脑积水又使她再接受了分流术和颅内血肿外引流术两个手术。

“用了30几万吧?”我大胆估计,“哪止啊!”我没有再问了。

其实这个病人在治疗前也咨询过我的,但我没有办法让她选择我为她治疗,责任在于我,因为我并没有能力成功让她信任我。

评论:本地的专家是一个知名专家,口碑也不错的,但他走的是大综合的路子,一个人的聪明才智是有限的,我认为只有将你的所有集中在某个疾病上,你才能拥有顶尖的感觉。而外地的名专家,我可以认定他对垂体瘤的认识绝对没有他在动脉瘤方面的多,用做动脉瘤的技术来做垂体瘤,技术使用过头是很有可能的。若是我做这个患者的手术,我不会选择做全包膜切除,我会尽量避免她经受术后围手术期风险,囊内切除已经足够可以确保她平安和达到疾病理想控制状态。

“可惜不是你……”这是哪一句歌词唱的?

垂体瘤治疗和其它疾病治疗一样,患者没有办法避免走弯路,但可以尽量避免走弯路。而且疾病治疗也需要讲一点运气和缘分,我将技术准备好了,和患者的“缘分”等上天来安排。 

                                                         作者在垂体瘤手术中

62篇文章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隐形的健康杀手,它排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