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 2010年名医博客
字体大小:

他们为什么为杨永信“背书”?

  [收藏]
2016-09-08 17:12
标签:杨永信  电击戒网瘾  何日辉    
分类:成瘾话题

主标:他们为什么为杨永信“背书”?

副标:杨永信综合网瘾戒治模式专业性揭秘

 

     最近,临沂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临沂发布”挂出声明,无非就是声称临沂网戒中心没有问题。然而,杨永信事件发酵至今,杨以及其机构给青少年带来的身心痛苦已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可令我失望的是,国内精神医学和心理学权威组织和专家至今未有人发声。

 

而近日一名受害青少年发布的在临沂网戒中心里的亲身经历的文章,(能不能链接那个小朋友的文章?)更让我深深感到,作为一个从事多年成瘾性疾病研究和临床治疗的大夫,我,何日辉,必须站出来再次发声!从专业角度分析,杨永信是怎么一步步控制青少年和家长的呢?为什么相当部分的专家、家长、甚至被其治疗过的青少年会甘愿为杨永信“背书”? 我们必须形成合力,不能让临沂网戒中心和杨永信屹立不倒,要让相关机构和人员承担法律责任,否则在21世纪的中国,发生这样的事情,是精神医学和心理学界的耻辱、山东人的耻辱,更是我们国家的耻辱!!!

 

一、专家和家长的判断标准太表面

    @临沂发布的声明里说,“安排相关专家对市精神卫生中心进行了调查”,结果是临沂网戒中心采用的是“心理行为治疗+个性矫治+同步家庭治疗+药物治疗”综合网瘾戒治模式,成功率达90%以上,还说使用的仪器是符合规范的“低频脉冲治疗仪”,最后还欢迎大家来监督。

 

    500多字的声明有如蜻蜓点水,本质问题一概没有涉及。相关专家是什么人?调查过程和标准是怎样的?低频脉冲疗法治疗网瘾有没有科研数据支持?是否人性化?青少年有没有心理创伤?一个字都没有说。

 

    先不说所谓相关专家指的是谁(不排除是自己人调查自己人),只探讨一下调查标准。一个人的健康状况,一种疗法是否有效、科学,要从身体、心理、行为等多个维度去判断。我怀疑,所谓的相关专家只是到现场走了一遭,看到青少年们个个乖巧,家长们对杨永信交口称赞,就得出了声明里的结论。他们调查的标准是表面的,孩子们真实的心理感受如何?有没有撒谎?所谓的治疗是否造成心理创伤,比如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他们不管。

 

    大部分父母的判断也很肤浅。孩子以前爱上网,现在当面表面上不上了;孩子以前打架顶嘴,现在顺从得像小绵羊……总之以前家长不喜欢的行为没有了,孩子听话了,孩子就是变好了。孩子心里面什么感受?他们也不管。

 

我相信,如果可以给那些青少年进行一个系统、详细、专业的心理、行为评测,结果很可能大相庭径。更不用提所谓的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据报道,临沂网戒中心里只有2个所谓的心理咨询师,而且是刚毕业不久的。

 

真正从事心理咨询和治疗这一行的人都知道,少则100多个,多则300多个青少年和家属,2个心理咨询师做心理行为治疗和家庭治疗,而且效果很好?这是弥天大谎!而据说每个孩子吃的药和数量都类似,都是精神科用药。请问,每个孩子的状况都不一样,这种没有个体针对性的用药,能叫药物治疗吗?!

 

二、“心理行为治疗和个性矫正”的本质是青少年们对杨永信的恐惧反射太强大了

   这个角度很好明白。简单来说就是,你听不听话,不听话我就电得你痛不欲生!想不听话都不行。

 

    据报道,青少年到了网戒中心要首先接受“诊断”。按照精神科的专科诊断程序,首先详细问诊孩子和父母,了解孩子的心理和行为是否有异常表现、严重程度、时间、社会功能受损情况等,必要时还要结合心理测量、身体检查,以及进行鉴别诊断,并进行一段时间的临床观察,最终才能得出结论。可在临沂网戒中心那里完全没有程序,而是直接给青少年通电,制造恐惧和痛苦。

 

说得通俗点,这叫“下马威”,说得专业点,这叫在潜意识层面迅速建立恐惧性的病理性条件反射,类似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不是“诊断”,而是利用痛苦制造真正的精神疾病患者(急性应激障碍或者创伤后应激障碍)。

 

而且,比被蛇咬恐怖得多的是,这种通电摧残短则30分钟,长则几个小时甚至一整天。你能想象毒蛇咬人长达这么长时间的恐惧吗?!虽然不会一招致命,但永无止境的折磨不是比死亡更恐怖吗。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道人生没有出路,只能等待死亡的过程。

 

    这种所谓的“诊断”,无异于就是酷刑下的刑讯逼供结论。公安司法界的刑讯逼供制造的冤案已经大量减少,但是竟然在医学界杨永信之流用更残酷的手段刑讯逼供青少年!这是“诊断”?!这种事情被国际上精神医学界同行知道,简直是国内精神医学界和国家的奇耻大辱!而我们精神科和心理学权威专家和学术组织至今却还在沉默?!

 

首次“诊断”后,噩梦远远还没结束。报道披露,网戒中心的规矩多如牛毛,不能大笑,不能看窗外,不能独自呆着……青少年稍有犯规就要再次被通电,少则几十分钟,多则几个小时,三天两头就被“电”是常有的事。

 

这种所谓的“行为治疗”,其实就是在青少年“首诊”建立恐惧性病理性条件反射后,让他们一想到违反规定就会遭受残酷的电击。人在恐惧之下选择顺从来进行自我保护,这是很正常的心理行为反应。所以,所谓的“行为矫正”的结果,就是令那些青少年成为一群在杨永信之流和父母面前的温顺的小绵羊。

 

至于,杨永信所谓的将电休克治疗仪改为符合规范的“低频脉冲治疗仪”,这是典型的用合法仪器在干非法的事,是在犯罪!没错,仪器是合法的。在临床上,这种治疗仪其实跟“电针疗法”的原理雷同,多用来进行康复治疗,比如神经麻痹引起的肢体瘫痪、肌肉劳损性疾病的辅助治疗。

 

如果是用在精神心理领域,是利用电针的痛感与某些行为进行结合,建立厌恶性条件反射,所以可以用于强迫症和癔症等的辅助治疗。但正规操作是医务人员把电针按照针灸进针的方式插在患者的特定穴位,进针的深度仅仅会让患者感觉有点胀痛,然后通微弱电流。痛楚的确是有的,但不会超出患者能承受的范围,并且,治疗前一定要征得患者同意。

 

    杨永信那里截然相反。有被“治疗”过的青少年回忆:电针深深地插进他手里,一直到插不进为止;穴位的选择很危险,太阳穴也要被通电(电针治疗绝不会选择太阳穴);一台治疗仪的电流不够?那就两台一起上,一根电针上夹着好几个通电夹子,甚至把进针部门都烧焦了,所以“诊断”青少年所用的电流远远不是50毫安,这是用电击方法进行摧残!更不用提通电过程中,青少年被五花大绑,反抗无效,而且还不断威胁恐吓……

 

这种残忍的方法比杨永信之前使用的电休克疗法还残忍。因为电休克治疗可以导致患者短暂丧失意识,而杨永信用所谓的低频脉冲治疗仪对孩子进行电击时,孩子是在清醒状态下接受长时间的电击,对他们的心理造成更大的创伤和恐惧。

 

何况,真正的电休克疗法一般用于用药无效的严重的精神疾病,如精神分裂症。可是,这给病人带来的痛苦实在是在太大了,很不人性化。所以大部分专业机构里已经改良为无抽搐电休克治疗,即在患者静脉麻醉或全身麻醉下通电流,患者基本没有痛苦。

 

那为什么杨永信在电休克治疗方法被禁止后,又发明了用低频脉冲治疗仪进行电击治疗呢?因为他要进一步制造、强化恐惧,这是他所谓的综合网瘾戒治模式中的核心和关键,否则这个模式根本没有他所谓的疗效。

 

在被电的过程中,杨永信对青少年问话,青少年必须臣服于他。孩子对杨永信、临沂网戒中心、13号房”和通电仪器的恐惧性病理性条件反射越来越强,绝大部分人会患上急性应激障碍甚至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尤其是后者,如果不进行专业的康复治疗,可能伴随终生。

 

患者通常表现为脑海里反复出现被电击情景,做噩梦,警觉性增高,情感麻木,对周围环境的刺激反应迟钝,出现社会性退缩,经常回避被杨永信电击治疗的事情;甚至经常觉得杨永信在监控和迫害他们(实际上,不少时候杨永信的确在做这样的事情),严重的话会出现被害妄想精神症状、重度抑郁症等。那些在临沂网戒中心自杀的青少年基本上都是在电击后患上急性应激障碍或者PTSD,继发重度抑郁症后自杀的。而部分极为愚蠢的父母还认为是自己把孩子送晚了导致的,呜呼哀哉!

 

三、“同步家庭治疗”的本质是家长被假象蒙蔽,甚至被催眠,进而被精神控制

    这里说的催眠,指的不是给人下迷魂药般的催眠,而是利用团体形式,有意引导那些被电击的孩子们短时间内深刻反省自己错误行为,让家长们对杨永信深信不疑。

 

   媒体报道提及网戒中心有点评课,从形式和内容看来,类似于团体心理辅导。在课上,家长控诉孩子,孩子反省己过(孩子反省时说自己的问题越严重,越会得到杨永信的肯定,所以孩子会有意撒谎),他们扑通跪在父母前面,哭着忏悔(绝大多数情况孩子也是在恐惧之下演戏)。天啊,那么顽劣甚至五毒俱全十恶不赦的问题少年一下子就改过自新了!这给其它家长们的冲击太大了。他们受到了这个场景的催眠,继而崇拜杨永信,认为杨永信的一切都是对的。

 

   家长的大脑中形成严重的单向思维,批判能力丧失,让他们完全无法察觉网戒中心的种种问题,哪怕孩子告诉家长真相,也会被认为是撒谎,家长们被杨永信精神控制了。在家长的心目中,杨永信成了一个神一样的存在,所以,如果有人要批判杨永信,那就是在诋毁他们心目中的神,因此,家长们会不顾一切地维护杨永信,甚至对他们认为的诋毁者进行恐吓、打击,甚至有暴力行为。实际上,杨永信的作用已经不亚于邪教的教主,可怜又可恨的父母则在无知愚昧中成了他的牺牲品还不自知。

 

     而且,杨永信对孩子们的控制也得益于他对家长们的精神控制。孩子即使出了院,也还笼罩在恐惧之中,因为他们只要不听话,又会被家长送回去接受折磨,这种永远无法摆脱的恐惧,让孩子生活在压抑和绝望中,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

 

     而杨永信针对孩子和家长采取的方法,从脑科学的角度来说,就是利用大脑的短路径机制,在潜意识层面形成牢固的病理性条件反射:孩子们一想到杨永信、临沂网戒中心、13号房和电击仪器就出现高度恐惧性反应;而家长们一想到这些就很开心,想到杨永信是个神一般的存在,把他们顽劣的孩子迅速变成一个听话的孩子。这个病理性条件反射如此牢固,以至于大脑的长路径,即经过理性思考然后产生判断的作用完全无法发挥作用。(此处加入大脑长路与短路的图片)

 

四、赞扬杨永信的孩子可能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又被称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通常指被害者对加害者产生好感、依赖,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的一种情结。被害者的生死完全被加害者操控,加害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甚至把加害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

 

     孩子们深知,无论是否身在临沂网戒中心,只要自己的父母没有从盲目崇拜杨永信的状态中逃脱出来,自己就会牢牢地被杨永信控制住。因为被控制,所以更恐惧,以致杨永信对他们一丁点的嘉奖和恩惠都兴奋不已,选择明哲保身,甚至转而崇拜杨永信。

 

纳粹集中营中也有犹太人成为希特勒们的帮凶,这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我不排除有部分孩子出现了这种症状,到处宣扬杨永信的丰功伟绩,攻击那些批评杨永信的人。但是,希特勒们的帮凶们所说的希特勒丰功伟绩,并不能掩盖希特勒的残忍!

 

    临沂网戒中心里的统治体系进一步加剧这种症状。那里的制度简直让我震惊:青少年被指派不同任务,有特定职务的人拥有能把别人送去通电的权力,监督和举报无所不在。这让我想起了著名的心理学实验:斯坦福监狱实验。在试验中,一群大学生分别扮演狱警和囚犯的角色。扮演狱警的大学生本来心理健康,但在监狱的特殊环境下,他们变得比平常更加暴力,甚至以惩罚犯人为乐,成为施虐成瘾者。

 

在临沂网戒中心也发生着同样的事情。青少年们被分成对立的、有冲突的等级。有特权的人拥有把人送去通电的权利,在压抑的环境下,他们变得更暴力,并开始享受虐待其他盟友的快感。而被惩治的人也因此渴求这种特权和快感,他们就会在这个体系中按照杨永信的要求表现所谓良好,获得特权后转而去虐待其他盟友,让自己过得舒服一些。

 

而杨永信的“高明”便在于,他让受虐者转换为施虐者的一份子,即使有些没有转换为施虐成瘾者,但是亲自目睹其他盟友被电击的场景,会不断强化其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而自己成为帮凶的事实又往往会加重其内疚感。

 

五、再次强调,问题青少年需要多维度、人性化的综合治疗

    在我治疗过的案例中,青少年的成瘾和行为问题无一例外均源于原生家庭,比如家庭关系恶劣、教育方法有误等等。要从脑科学,医学,心理学、精神医学和社会学等多个维度的角度客观地分析孩子的问题,进行深度的,系统化、人性化、高效化的心理干预和综合治疗,这才是正解。

 

    最后,我想说的是,近期不时有一些自称曾在临沂网戒中心接受治疗的青少年,公开曝光自己的亲身经历,而其中的真实性也曾一度受到质疑,作为相关的专业人士,我也非常期待有关部门或机构能本着负责的态度,对有关的“杨永信模式”,作一个全面客观的评价,对其行为进行及时禁止,必要时接受法律惩罚。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您对文章有自己看法,欢迎评论发言
访问(550)| 评论(0)| 收藏(0)| |举报

本博文的最近访客

评论(本文还没有评论,您是沙发!)
0篇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核通过后显示,请勿重复提交) 更多表情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何日辉

博客访问:2279291

博客积分:6663

博文数:384

开通时间:2009-10-12

推荐博文
读取中...
随便看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秋季吃什么水果能解毒养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