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何江弘

博客访问:106811

博客积分:343

博文数:24

开通时间:2011-03-07

公告

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擅长: 运动障碍,脑血管立体定向治疗各类颅内肿瘤(颅咽管瘤、胶质瘤等),不明确诊断疾病的活检。帕金森病、原发震颤等功能性疾病的治疗。各类颅内肿瘤、外伤、血管病的微创外科治疗。持续植物状态(植物人)的促醒治疗。 立体定向治疗各类颅内肿瘤(颅咽管瘤、胶质瘤等),不明确诊断疾病的活检。

好友动态
日历
好友
访客
读取中...
最新评论
读取中...
我的人气博文
读取中...
友情链接
何江弘的博文
博文分类:
标签:

2011.7----2012.9

        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全军神经外科中心),从患病超过3个月的47名植物状态患者中,评估筛选出18名患者。接受了神经电刺激器植入手术,透过神经刺激器不断对患者进行神经调控。持续加强患者脑部神经电生理活动、改善脑血液供应。6位患者成功促醒,其中最长患病时间3年,最短3月。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在该项治疗上,北京军区总医院无论在手术完成例数,还是治疗效果,均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临床资料:

•       时间:   2011.7~~2012.9

标签:

       随着现代急救医学的发展,很多危重病人虽得到成功救治,但部分病人未获得意识恢复成为植物人,医学界称之为持续性植物状态。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因各种原因新增加植物人患者近10万人,然而目前植物人促醒缺乏有效治疗手段,大部分病人因为家庭后期经济原因和对治疗失去信心,最终死亡,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极大的负担和痛苦。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近日记者了解到,由我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院长徐如祥教授带领的研究小组,借鉴国外植物人治疗最新进展,结合该团队多年植物人研究经验,开展了脑深部电刺激(俗称脑起搏器,deep brain stimulation, DBS)植入手术唤醒植物人的临床研究,成功为一名昏迷近5月的植物人患者脑内植入脑起搏器,进行促醒治疗。初步结果令人振奋。目前还有多位患者等待接受该项治疗,以使自己家人重新回到他们的世界。

       接受手术的是一名48岁男性患者。该患者5个月前因脑干梗死突发意识昏迷,呼吸困难,在当地医院抢救后生命得以挽救,出现自发行睁眼,清醒-睡眠周期,但无意识活动,不能理解别人的语言及执行指令,被诊断为植物人。家人为了唤醒他,赴各地求医问药,尝试多种治疗但毫无效果,经过多方了解和深思熟虑,为给亲属一次重生的机会,决定接受该手术治疗。患者经过一系列严格的术前评估后,于2011年7月5日接受双侧脑深部电刺激植入手术,术后MRI证实电极准确置入预定位置,无手术出血等并发症。开机刺激2周后,出现睁眼时间明显延长,醒觉状态改善及肌强直发作减轻等可喜变化,多个客观量表评定均有不同程度提高。该患者进一步的刺激参数调整、治疗效果评估仍在继续观察中。

标签:
患者: 患者男,26岁。2010年11月13日发生车祸。车祸后立即昏迷,120抢救到医院2小时。到医院以后病人瞳孔括大,没有血压,不能自主呼吸,生命体征微弱。经医生诊断为弥漫性轴索脑损伤,(经过CT扫描,颅内没有出血,没有骨裂等,颈椎也没有受伤)左侧腰部有皮下出血。 在廊坊人民医院进行抢救,ICU监护,人体蛋白,输血,气管切开等。治疗第二日患者生命体征明显好转,第5日已经脱离呼吸机器。病人生命体征正常,病人左侧肢体手脚均自主活动频繁,右侧稍弱,昏迷后10天眼睛四处张望(医生说是无意识),并且左手在有人探望的时候抓亲人的手。瞳孔已于第3日恢复。嘴巴时常自己动,可以打哈欠,尿液大便正常。其间高压氧做过20次至今,效果不明显,仍为开始时的状态,至今昏迷7个月,医生诊断为持续植物状态。 1、请问病人是否有完全康复的可能。 2、请问病人手脚活动频繁及眼睛到处张望是否标志已经开始从昏迷中逐渐清醒3、高压氧是够还要做 4、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让病人苏醒吗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1、首先需要确定病人面前意识状态到底是什么水平,如果像您描述的那样,可以肢体自主活动及眼睛张望,有可能是微意识状态,这对后期的恢复非常重要而且有积极意义。昏迷的原因应归为非外伤性。病人12/3发病,已经超过3月。根据预后通常将昏迷原因非为外伤和非外伤两大类,外伤性昏迷超过1年,非外伤昏迷超过3月,自我恢复清醒的机会较小。但确诊最好医生面诊后确定

2、高压氧治疗长期昏迷,仍是个在争论中的科学问题。国内较主张高压氧,国外通常不推荐。但作为并无好的治疗方法的昏迷患者,我们建议适当治疗,原则是早期开始,一般20-30次为宜。

3、就治疗方法,目前尚无突破性进展,近几年国内外均在做积极的探索性试验治疗。其中脑起搏器或脊髓电刺激等神经调控治疗在国外经过一定的临床验证,似乎较有希望。

具体请参看我首页的有关文章及问答

患者:何医生您好,患者目前已做过20次高压氧治疗,效果不明显,是否如您所说应该停止高压氧呢?另外您说的微意识状态是否表示患者能完全苏醒呢?刚看过您关于脑起搏器和电刺激方面的文章,您也开展了手术,不知效果怎样,手术费用是多少?哪里能看到手术的真实效果? 病人状况一直没有好转,家人万分着急不知接下来如何治疗,希望何医生能指导治疗,谢谢
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1、关于高压氧及长期昏迷的治疗,我们的建议如前,不再赘述

2、根据最新的研究,微意识获得意识恢复的机会非常大,但具体恢复程度需要看病情。否可以清醒,准确判断目前的意识状态非常重要。持续性植物状态恢复机会小,微小意识有较大的恢复机会。鉴别这两种意识水平需要医生仔细的临床检查和必要的影像学评估。我们通常使用意识评估量表、功能磁共振、DTI、PET、脑电图及其他电生理检查来综合评定病人意识。目前我们正在与中国科学院及北京大学一起进行的临床评估研究,初步的结果对意识判断的准确率明显好于传统方法。若当地有条件,建议采用。

3、我们根据国外的成功经验,2011年7月开始对植物状态病人实施脑起搏器或脊髓电刺激神经调控手术,目前促醒率约30%,与国外研究相近。

4、治疗总费用约20-30万,具体根据病情及手术方式而定。其中主要是神经刺激器的费用,因为是美国一公司独家生产,所以价格奇高。

5、近期我们的系列研究报告将会发表。到时会在我的首页公告

 

患者:何医生您好,感谢您的回复。您说具体恢复程度需要看病情,我们知道病人要去医院看才行,可是送病人去医院运输真的很不容易,我们也担心出些危险情况。所以不知道何医生能不能来病人家里会诊呢,如果能来我们非常感谢何医生。如您不方便来我们这里,家属需要带哪些检查的结果去您那里看病呢,到了医院可以直接找您吗,谢谢。
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建议来门诊就诊。

就诊时请携带:

1、病历资料,头部CT或核磁共振(MR),以及其他检查治疗资料

2、最好来诊的人中有比较 了解病情的,

3、建议携带视频资料

关于出诊,需要看具体情况

标签: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1-11/04/content_953603.htm

标签:

http://video.sina.com.cn/v/b/66748404-1292004454.html

标签:
    2010年12月25日上午9点,一台高难度的手术正在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紧张进行中。接受手术的是一名30岁抽动秽语综合征患者。医生为病人安装leksell-G立体定向头架后,立即采用国内首台3.0T术中MRI进行精确定位,扫描图像输入计算机的立体定向手术计划系统,进行靶点的选定、验证,并设计手术入路,模拟手术过程及预置模拟靶点的情况。术中使用leadpoint微电极记录系统不断记录植入通路的细胞电信号,进一步了解植入位置的精准程度。在这一系列数字化手术设备提供的技术保证下,将双侧脑深部刺激器(DBS)电极准确植入预定靶点,顺利完成手术。患者术后第二天下地活动,三周后开始实施电极刺激。三个月后患者症状明显好转。经患者及家属描述,并与术前量表进行对比评估,症状改善率达80%。患者对手术疗效非常满意,对医生说这下终于摆脱了长年疾病带给他和家庭的痛苦,让他可以返回工作岗位,并可以重新计划自己的人生。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抽动秽语综合征(Tourette Syndrome,TS)是指以突然的不自主多发性抽动,同时伴有暴发性发声和秽语为主要表现的神经精神障碍,部分伴有注意力不集中、学习困难、情绪障碍等心理问题。该手术患者从5岁开始出现肢体、口角抽动,伴有不自主的喊叫,喉咙发声。被诊断抽动秽语综合征。2年前在其他医院行左侧苍白球及右侧杏仁核毁损手术,术后症状改善不满意,严重影响患者的工作生活,导致较为严重的精神情绪障碍。患者为获得进一步的治疗,慕名来到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经过功能神经外科专家的会诊,经过详细的检查、术前评估及手术方案的制定,认为可采用全数字化系统实施最新的治疗方法——双侧深部脑刺激治疗。
    抽动秽语综合征的治疗目前仍是个世界性的难题,医学界一直在不断探索有效的治疗方法。近年来脑深部刺激治疗在国外逐渐开展,取得了令人振奋的效果,近年来国内也开始尝试此疗法。由于该手术技术难度大,需要大量高技术设备支持才能进行,目前国内仅有几个单位可以开展。
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是一所全数字现代化的脑科医院,拥有目前世界最先进的手术设备,包括美国GE公司3.0T术中MRI,国内首台移动CT,功能神经外科拥有目前最先进的立体定向仪及手术计划系统,微电极记录系统。不仅能够保证该手术安全准确的完成,达到患者满意的效果,而且能够在此类临床课题的攻克方面做更进一步的研究和探索,为神经外科技术的发展积累宝贵的经验。
标签:
患者:病情描述(发病时间、主要症状、就诊医院等): 3年前,我有个表叔被人打成严重的脑外伤,命保住了,但一直处于植物状态了,试了很多方法都没有效果,都快绝望了。听朋友介绍,你们那里可以做手术治疗,是真的么? 药物、针灸、理疗,等等等等;仍然处于植物状态,不见效果 希望奇迹发生,让我表叔重新回到我们身边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植物人(持续植物状态)的治疗现在仍是个世界性的医学难题,多年来医学界一直在探索新的治疗方法来解除病人和家庭的痛苦,但目前仍无突破性的进展。近年来美国、日本等西方国家开始尝试通过不同方式的埋藏式电刺激方法促进病人的意识恢复,获得良好的治疗效果。2007年世界顶级的医学杂志《nature》发表了研究报告,自此世界上很多医学中心开始使用此方法促醒长期昏迷的病例。

我科从1997年开始将植物人的促醒治疗作为研究的重点,先后治疗持续植物状态病人100多例,对植物人的诊断、预后评估及各类治疗方法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最近我们借鉴国外治疗植物人的最新成果,开展埋藏式深部脑刺激及皮层电刺激的方法来帮助患者解除病患。是目前国内唯一开展此技术的单位。

从我们经验看,外伤后、青年患者在发病人群中恢复的机会更大些。您叔叔的病情初步看具备接受手术的条件。但是具体病情需要进一步的了解和评估,如果可能建议来门诊咨询,进行详细的评估。

以下是CCTV报道国外治疗的新闻:http://v.ku6.com/show/8aN60WH6ab-lIMW7.html

也可以登录八一脑科医院网站 http://www.81bh.com了解详情

 

标签:

最近常有些植物人患者的家属向我们询问家庭护理的方法,交流中感觉很多人又许多误区。因此把一些平时我们在临床经常使用,较为有效的方法介绍给大家。

意识恢复锻炼:

1、 直立训练

人类在进化过程中,为适应站立行走的特点,大部分功能设计(包括大脑)是以直立为前提设定的。正常人清醒时通常是直立状态,因此直立能让人脑处在更好的意识工作水平。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很多家属认为病情重,不能承受站立的训练。其实不然,只要病情稳定,在其他人或使用站立床的帮助下病人是完全可以站立的。如病人无法站立,也可用轮椅或病床上坐立的方式。经常性的站立或保持直立位,对病人的意识恢复有帮助。训练时间根据病人的情况决定。训练时需做好防护,防止不必要的伤害。

当您躺下时最容易处于哪种状态:清醒,还是睡眠?

2、 环境刺激

病情稳定的患者,建议每日将病人轮椅推至室外不同环境背景下,在进行坐立训练的同时让病人感知外界静止或移动物体、空气、温度、背景声音的变化,这些来自外界的信息会刺激大脑的工作,让其保持一定的激活状态。将有利于病人的恢复。

经常在不同环境下的适应,也会增加病人的抵抗能力,对防止感染有帮助。有些住院病人一切都很好,但是房间里一旦有新病人住院,就要发烧肺炎,就是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太低了。

正常人如果整天被关闭于封闭的环境下,也会导致认知功能的减退。我们常可以看到孤寡老人或囚犯在反应力和认知力上的退化。

3、 亲情交流

坚持对患者说话、触摸及凝视对患者有帮助,这一点很多家属都是知道的。但是坚持下来却很难。我们的具体方法是鼓励亲人继续与患者的交流外,建议经常性的给病人听家人的声音,不必刻意去进行一对一的交流,亲属间聊天的时候将录音设备放在边上,随意录制,然后给病人反复播放,内容可以经常更新,以保持病人的兴趣。这样做的好处是家属不必搜肠刮肚去和病人说什么,也不用专门抽出时间来交流。只是在随意见留下声音和患者分享。在这样的情况下录制的声音更加自然、内容更加广泛、生动,参与的人也更多。非常接近我们正常环境下的情景。对病人的恢复有很多帮助。

4、 进食训练

应该早期开始让病人吞咽训练,很多家属认为病人插有胃管,仅胃管进食方便、快捷而且不容易引起呛咳及误吸等,其实不然。人的吞咽动作涉及到了人体的多个系统,病人首先感知到口腔的食物存在,反馈到大脑,做出判断后,发出指令,指挥相应的肌肉活动完成动作,这是个非常有意义的意识过程和训练。植物人大脑长期处于休眠状态,抓住任何一个细小的残留功能让病人锻炼,对病人的意识恢复非常有帮助,而且还能带动其他功能的恢复。病人大脑长期缺乏有效的活动,将导致大脑的废用性退化、脑萎缩,增加恢复的难度。

在训练时过程非常痛苦,家属必须有极大的耐心,病人开始训练师配合不好,甚至呛咳,家属看到很痛苦,而且过程长也常让人失去耐心,但是要记住一点,家属多做一些,病人就能更好一些。家属偷懒了,病人就多受罪。为鼓励病人进食的积极性,应该选择口味好,病人喜欢的食物,这样病人摄食的主动性好得多。另外在病人饥饿、有摄食欲望和主动性时训练,不能配合时再把剩下的食物经胃管注入。不要等病人已经饱了再训练。

当您吃饱了的时候,还会想吃东西吗?

5、 视觉刺激

经常让病人坐起或半坐位看电视,病人可能并没有看,但是不要管他,婴儿也不知道,但是我们也常会和他们说话。不要认为病人没有看,他们可能就在看,只是你不知道或者他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最近的研究发现,很多的植物人其实是有意识的,只是他们这种意识没有表达出来,或者未被我们发现。科学家用功能磁共振的方法已经让病人能够正确的回答问题,达到有限的交流。病人没有意识,可能只是我们现在的科学水平或方法没有办法探测到,而不是病人没有。

节目应该选择画面颜色丰富、变化较大的内容,比如枪战片、动作片、晚会等等,不要选择情感和剧情类,视觉冲击力不够好。

6、 测试意识状态

经常性的问病人一些问题,让他来回答,比如饿吗?痛吗?,如果你痛就眨一下眼睛,或者眼睛看下一边,或者动一下手。根据研究发现,大概40%植物人是有表达出来的意识的,只是这种意识非常微弱,而且不稳定,如果不反复测试,经常被我们忽略。一旦发现病人有了反应和意识,那这个治疗的方法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因为有很多锻炼的方法是可以加速意识的恢复,但对没有意识的人却完全无效。

一般性的护理

7、 肺部感染的护理

除了病人睡觉的时候,大部分时间让病人处于半卧位,上身的直立能有效的减轻肺部感染的症状,缓解肺部感染。因为在身体直立情况下肺部是处于最好的工作状态,呼吸的幅度及肺支气管及细小分支中的纤毛能更好的将深部的痰液向外排出。始终要记住,无论是从意识还是维持机体正常工作的角度,直立位是人体最佳的位置。

8、 肢体的按摩

坚持给病人按摩和肢体活动,将有效防止关节挛缩。方法是每天3-4次,各关节活动3-5次,这种锻炼的目的并非是要保持病人的运动功能,而是防止关节变形挛缩导致今后意识恢复后,因关节异常而丧失活动能力。另外由于关节和肢体的挛缩或导致病人的疼痛和不适。

9、 抗癫痫和镇静药物的使用

病人一般都会服用这些药物,但是需要正确使用。早期病人大多伴有明显的肢体抽搐或痉挛性发作,需要药物控制,因为肢体的过度抽搐将会增加大脑的耗氧量,导致脑的缺血缺氧损害,会让病情进一步加重。病情稳定后可以尽量减少药物的使用,这类药物一般都有较强的镇静作用,对病人的意识恢复不利。我们正常人在服用了这些药物也会昏昏欲睡,何况对一个意识本身就有严重问题的植物人呢。

 

如何看待新的治疗方法

客观的讲,目前世界范围内,对植物人的治疗并没有很有效的手段。但是医生一直在尝试新的疗法,网上植物人的新治疗方法也很多,信息鱼龙混杂,家属该如何辨别。鉴于中国目前的医疗环境,我们建议您在选择新疗法时,尽量关注那些正规的、大型的、国营医院正在进行的尝试,因为无论是从医生的个人素养、专业能力和医疗制度执行来讲,他们的做法可能相对更为规范、严谨、可行一些。

 

 

 

 

 

标签:
日前,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院长徐如祥少将、政委吴建平等一行六人,市中医医院考察,洽谈开展植物人促醒、神经干细胞移植等技术等合作事项,并进行了神经外科学术讲座,主要讲授了癫痫帕金森的治疗、植物人的神经电刺激治疗、神经干细胞临床应用进展、缺血性脑血管疾病的外科治疗等方面内容,医院相关专业的医务人员参加了讲座。同时,八一脑科医院专家还在大庆电视台《健康大讲堂》栏目,详细讲解了植物人生存状态的促醒治疗方法,让我市广大市民健康受益。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大庆市卫生局 供稿

http://www.hljwst.gov.cn/index/dfws/2012111213012.htm

标签:

来源: 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2月5日电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5日报道,英国和比利时科研人员发现,一些处于植物人状态的病人能与外界沟通。他们为23个病人进行脑波扫描后,发现4人仍有意识,其中一名昏睡了5年的病人还通过“功能磁共振成像”技术,回答问题。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何江弘

 

       研究人员通过功能性磁振造影(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简称FMRI),与该名5年前因车祸昏迷的病人沟通。研究人员问病人简单的问题,例如:“你父亲的名字是汤姆士吗?”要病人回答是或否。结果,病人通过脑部活动的变化,给了答案。研究报告的联合撰写人欧文说:“当我们见到扫描结果时,都很惊讶,他通过改变思路,给了我们正确的答案。” 

脑部核磁共振技术帮<!--HAODF:8:chixuxingzhiwuzhuangtai-->植物人<!--HAODF:/8:chixuxingzhiwuzhuangtai-->“与外界交流信息”(图)

 

 

     欧文是英国医药研究理事会成员。他说:“扫描不单让我们认识到病人并非处于植物人状态,更重要的是:病人在五年里首次能向外界表达他的看法。”专家认为,此项研究成果说明医疗界应当重新检查所有陷入植物人状态的病人,照料这一群病人的方式或许得因此而调整。

研究人员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撰文指出,除了这名29岁的病人以外,研究组也探测到另外4个病人的脑部有活动,也即是说,他们是有意识的。

    功能性磁振造影用在健康人士身上时,它解读脑部反应的准确性达到百分之百。此项技术过去从未用来检验植物人。

    此项历时3年的研究同时在英国的剑桥和比利时的列日进行。领导比利时研究组列日大学研究员劳雷斯说:“这是初步成果。日后,我们希望继续发展此项技术,让病人能表达感觉和思想、控制环境、提高生活素质。”

    美国纽约威尔•康奈尔医学院的神经学者希夫说,研究结果相信会对各个医疗领域产生重大的影响。他通过电邮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医院应该重新评估目前处于意识极低或植物人状态的病人。美国波士顿布里格姆与妇科医院的医生罗普帕指出,研究显示,医生在评估从昏迷中苏醒但又无反应的病人时,应该考虑也进行此项扫描,以确定他们的脑是否真的没有反应。

    但罗普帕强调,此项技术只能探测到少数病人的脑部活动,而且,只能探测脑受重创的病人的脑活动,不能探测到整个脑部因为缺氧受损者的状况。

 

24篇文章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十款中医药膳 减少熬夜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