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 2010年名医博客
冯东川 >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眼中的挂号难

  [收藏]
2010-05-25 21:48
标签:挂号  病人  北京儿童医院  医疗  治疗  

  今天看到网友博文“拼老命4天,为孩子挂专家号”一文引起众多网友的关心和评论。许多的网友都是在谴责号贩子、质疑医院、同情患者,好像挂号难已经是目前医疗系统存在的突出问题了。看病挂号真的这么难吗?

  话题深入之前,首先说说我在北京学习一年期间亲身经历过的一些关于挂号难的事

  事件一;我刚到北京没多久,一天一位专家出门诊回来遇到我,说我的一位肝脓肿的病人今天从我们那过来找他看病了,目的是看看我们治疗的怎样,需不需要再有别的什么处理的。他说恢复的不错,继续按照我们的治疗方案治疗就可以了。这个病人是我到北京前才从我那出院的,临床痊愈出院。出院时超声检查肝脏仍有块影,我告诉他们,肝脓肿诊断没有问题,肝脏块状影是脓肿愈合过程中常见的情况,并不需要特殊处理,过几个月就好了。可是病人还是担心,所以,就到北京来了。

  事件二;我的一个朋友介绍了一个肥胖型隐匿性阴茎的患儿到北京儿童医院泌尿外科看病,这个患儿去过多地多家医院,也去过我们医院,治疗意见基本一致――临床观察就可以了。可家长还是不放心,到了北京挂不上号,托我找个专家看看。我找到一个权威的专家给他看了,结果一样,也是继续观察。这下,病人家长才长舒了一口气说“这我们就放心了”。

  事件三 我的一个同事介绍一个二度尿道下裂的病人到北京儿童医院手术,挂号困难,让我帮忙找专家看看。我一看,是比较简单的尿道下裂,我们医院是可以完成这样的手术的,而且效果也是不错的。但是家长属于比较有经济实力,也要求很高的那种,就想到北京手术。这个忙我也帮了,介绍了个专家给他,排了几个月的队才手术。

  事件四 一位朋友家人生病,想到北京看病。想让我挂某专科医院的专家号。我专程提前一天去了解挂号情况。一去打听,吓了我一跳。这个医院的看这个病的专家号要凌晨2、3点排队才基本可以保证能挂到,过了早晨5点就得看运气了。我当时脑子就嗡嗡的,就算三点我来排队,我的住地到医院还得一小时,我基本是一夜别睡了。我如实给我朋友回报了挂号难的情况,还好,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我的那个朋友放弃了来北京就诊。

  另外,我们每年也有几例需要建议病人转到北京治疗的患儿。基本上属于下面几种情况 一是的确我们这设备、条件、技术等不能满足某些疾病治疗,这种情况往往很少。 二是某些疑难病,发病率很低,诊疗经验不足,而象北京的一些专科医院,由于收诊范围很大,对于这些疾病见的比较多,诊疗经验也比较丰富,为了病人最优治疗,转到上级医院。比如儿童的后尿道外伤断裂,一些少见的晚期肿瘤等。而更多的情况往往是某些疾病预后不好,对于医生是属于出力不讨好的疾病。治疗风险很大。而且一旦出现不良转归,家长较难接受,医患关系很容易恶化升级。对于这种情况,转到北京既可以为患者提供给好的治疗机会,也可以减轻医生的压力;或者家长要求较高而且比较难沟通,在我们这级医院治疗一旦出现不好的结果,家长很难接受。对于这两种情况,在北京的大医院即使出现同样的并发症、同样的不良转归,病人家长心里往往比较容易接受。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已经得到或许是目前国内最好的诊疗了。

  把以上的各种情况加起来,每年我明确知道的转到北京的病人也就这么几例(除了我在北京那一段时间比较特殊,平时每年最多也不会超过3例)。但是如果每个医生都每年给北京转过去这样几个病人,那总的数字还是很惊人的。曾经有人开玩笑说“北京儿童医院是给全中国的儿童看病的”。

  不得不承认,大部分去北京看病的病人,在当地或者本省省会的专科医院是有可能得到有效的诊治的。可是,由于种种的原因,他们直接选择了同一所他们认为“一步到位”的医院。曾经有个天津的病人咨询我去北京儿童医院作疝气手术,问我的意见。我强烈建议他就近治疗,因为象疝气这样的小病,一般的专科医院足以做的很好了。有必要去北京折腾吗?

  我认为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利用不当是挂号难的主要因素。因为存在这样的不均衡,病人就想找“好”的医院诊疗,而好的医院是永远都会存在的。永远有医院的诊疗水平在全国领先的。只要有医疗资源的不均衡,就会有“择院就诊”。就诊难一定程度上体现的是所谓优质医疗资源的“匮乏”。我自己就很有体会,比如肾积水手术,我们做的的确不错,可以自信的说不比国内任何一家医院差。可有些患者家长根本就没有考虑到我们这手术。有些去的医院,手术质量并不比我们好,甚至比我们差。有时我会问这些患儿的家长为什么舍近求远不在我们医院手术,人家的回答往往很简单,人家就认为上海、北京有高级专家,具体是哪个高级专家,他们出发前也许根本就不知道。有时病人往往是冲着北京、上海去的,而不是冲着某一个具体的诊疗信息去的。

  对于有限的所谓的有限的“优质的医疗资源”,有限的专家号,号贩子的出现几乎是不可能避免的。大家都很恨号贩子,可实际上号贩子只是使有限的医疗资源重新分配,并没有增加更多的医疗资源。也就是说,如果有30各个人去挂有限的20个专家号,那么无论有没有号贩子,最终都有10个人挂不到专家号。

  我在北京的时候,我认识的一个主任的母亲慢性病,点名要看另一医院某专家的号。这个主任平时特忙,知名度也比较高。而且他是很容易在那所医院托熟人提前挂到那位专家的号的。可是他并没有选择托熟人的途径。而是一早到医院去挂号,还没到挂号的地方就有号贩子来搭讪,表示可以提供那个专家的号,但是必须加200元辛苦费。那位主任二话没说,从号贩子手中买了一个所需的专家号。而且自己说当时还给号贩子说了声谢谢。后来谈起此事,这位主任说他之所以不托熟人提前打招呼是因为他感觉这样的小事不想麻烦别人,给号贩子说谢谢是因为号贩子帮他做了他自己不能做的事。他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凌晨排队挂专家号。

  想来也是,就像家中买了一桶桶装水,没有必要自己亲自扛回家,只要付给送水工一、二元钱就够了。同样,许多人也是有同样的需要,他们自己不方便挂号,或者自己愿意出钱找人排队。我认为这也无可厚非。至少我自己就属于宁可花几百元找人排队,也不愿自己排一夜队的。只要那些“号贩子”能遵守公德,不插队,不在没有人委托前“占坑”,至少我是能接受这种现象的。

  从另一种角度,号贩子出售的专家号,一定程度上可以反应这个专家号的市场价值。不同的专家号是否应该根据市场有不同的定价呢?是否可以通过市场调节改善挂号难现象呢?否认医疗市场存在的需求差别,无异于自欺欺人。我认为至少目前价格调节还是重新分配医疗资源的一个可行途径。虽然这一定不是最佳的途径。

  说白了,挂号难就像“上学难”,“春运买票难”等,基本都属于那种资源不能满足需求所导致的。当某个专家一天有20个号,而只有15个病人要找他看的时候,想让他的专家号难挂都难。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您对文章有自己看法,欢迎评论发言
访问(8936)| 评论(0)| 收藏(0)| |举报

冯东川的人气博文

本博文的最近访客

评论(本文还没有评论,您是沙发!)
0篇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核通过后显示,请勿重复提交) 更多表情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冯东川

博客访问:7134588

博客积分:2050

博文数:287

开通时间:2010-01-10

推荐博文
读取中...
随便看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隐形的健康杀手,它排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