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陈涛

博客访问:102126

博客积分:410

博文数:28

开通时间:2011-06-05

公告

好友动态
日历
好友
访客
读取中...
最新评论
读取中...
我的人气博文
读取中...
友情链接
陈涛的博文
博文分类:
标签:转载
原文地址:不要再让医生身心受伤了!作者:医生哥波子

    受广东卫视的邀请跟他们做了一期医患关系的节目,从“8毛门”的始末说开去。回来之后查收邮件,发生我的学生akos做了一份作业给我,恰好是讨论医患关系。我“偷懒”,不另作作业了,原文转录在此。文章也许有个别字眼尖锐一些,但请不要计较,让作者减减压也是很好的。

 

   医改三年试点即将结束,效果如何,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接二连三的医生被袭事件用鲜血、用生命来作答着。泣血的天使在悲鸣:没有600万医务人员满意的医改不是成功的医改。 


    从上个月广东的长安医院医生被砍死,到最近的北京同仁医院医生被砍伤,看着这些鲜血淋漓的事件,身为医生,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自觉头皮发麻,一股股寒意从脑髓往下到脊柱,直至全身寒颤。我们禁不住要声嘶力竭的呐喊:这个社会怎么了?医生为什么会被作为社会矛盾的出气筒,医生为什么会被成为时代的炮灰?


    这个社会病了,却在医疗卫生那里长出了脓疱。怎么样来为社会治病,谁来为社会把把脉?个人愚见,戴好头盔来欢迎你板砖。


     1.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那个什么府。经济高速发展,人们欣喜若狂,一部分先富带动后富的政策,让人民都提前进入了小康,然而狂热 的背后隐藏的是资源的大量消耗,环境的破坏、污染,食品的安全,最重要的是牺牲了人民的健康。当人民发觉透支的健康来追债的时候,却误将医生当成了债主。善良的人民啊,你的债主不是可怜的医生,健康债当中有你的健康意识淡薄,劳累过度,应酬过多,睡眠不好,等等亚健康状况长期积蓄的结果。个中更有政府投入不足,拆东墙补西墙,抽取了民生四蹄(教育、医疗、住房、养老)主筋骨的缘由。这边厢今年财政收入过10万亿,同比劲增长30%,那边厢个人看病自付比例不断攀升,报销比例不断下降。看看穗深港民生投入对比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40b3f60102dqqq.html,香港的民生投入(医疗教育)占税收比例为44.92%,深圳为5.48%,广州为1.33%  最主要的问题出在这里。这也就是医生哥波仔一直以来在呼吁的。增加投入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2.个别媒体误导群众,虽然是个别媒体在作祟,但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媒体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最近的深圳市儿童医院8毛门事件就是典型。不好意思,这个也要打一个大板。广电总局已经拿石家庄电视台来杀鸡骇猴,至少卫生部也不应该放纵些不良媒体往医务人员身上扣屎盘子。建议因8毛门事件受害延长手术的患儿家长追究不实报道的责任。媒体朋友中大部分是友好的,群众有事第一个找的不是政府投诉,而是找媒体爆料曝光,说明绝大部分媒体因正义感而受到群众的欢迎,希望媒体再接再厉。但是极少数人惟恐天下不乱,哗众取宠,误导大众,建议行业进行自洁,否则受损的不单止是医务人员。宣传健康,普及医疗知识非一时一日能够奏效,政府可以购买这些服务,让社会机构用喜闻乐见的形式进行医学宣传教育。答案参考第一条。

    3.药品问题。鱼精蛋白的短缺需要我们反思什么问题?是药厂在逼宫还是政府补贴不到位,据说鱼精蛋白近20年不变的价格打击了药厂积极性。相反,有些药品换个包装,换个马甲,半年内价格就翻了几翻。当市场这个无形的手失灵的时候,政府有型的手是否干预了。政府在药品招标采购当中,是否应用了有形的手引导无形的手。两者皆有提升的空间,避免错位,不足,越位。医疗改革已经改革到了改革者头上来了。解决这些问题就算是局中人也感慨难有所作为。药厂难为无米之炊,医生用药比例压了再压,没有药怎么治病?外科还可以靠手术,内科呢,难道要靠医德,要靠菩萨心肠就能够救死扶伤了。问题的死结在哪里,答案参考第一条。

    4.医疗垄断。大力发展民营医院才能够打破垄断,在现行体制下民营医院任重道远。中欧商学院和上海财大兼职教授、美国麻省卫生福利部高级研究员,蔡江南指出:在目前医院的所有制格局下,获益方主要包括两个利益集团一是政府卫生主管部门,二是大型三级公立医院。政府卫生部门习惯于传统的政府管理方式,将对公立医院人财物的支配权当作自己重要的权力和利益基础,既怕失去权力寻租和利益寻租的空间,又怕失去自己习惯的工作内容,不知道除此之外还能干什么。与此同时,大型三级医院在目前的体制下享有种种垄断利益,这包括市场准入、医保报销、占有高级医疗人才、职称评定、科研资金、政府资助等方面的垄断保护,从而中小型医院和民营医院根本无法与其进行公平竞争。这样,政府卫生部门与大型三级医院之间便形成了一种互相需要、互相支持的利益链,对公立医院改革形成了实质上的阻碍力量。任何改革的本质都是一种利益的再分配,不解决利益分配问题便无法推进公立医院改革。

     5.保持公平正义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保护民众健康是医生的职责所在,医患相煎,伤了谁?苦了谁?害了谁?对坏人的纵容就是冤枉好人。我们需要一个安静的工作环境。我们需要一个静下心来给患者检查,经过周密的思考做出正确诊断的,精心的观察治疗效果的安静环境!这过分吗?!期待着理性、法制的真正和谐社会。 

标签:转载
原文地址:不要再让医生身心受伤了!作者:医生哥波子

    受广东卫视的邀请跟他们做了一期医患关系的节目,从“8毛门”的始末说开去。回来之后查收邮件,发生我的学生akos做了一份作业给我,恰好是讨论医患关系。我“偷懒”,不另作作业了,原文转录在此。文章也许有个别字眼尖锐一些,但请不要计较,让作者减减压也是很好的。

 

   医改三年试点即将结束,效果如何,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接二连三的医生被袭事件用鲜血、用生命来作答着。泣血的天使在悲鸣:没有600万医务人员满意的医改不是成功的医改。 


    从上个月广东的长安医院医生被砍死,到最近的北京同仁医院医生被砍伤,看着这些鲜血淋漓的事件,身为医生,身临其境,感同身受, 自觉头皮发麻,一股股寒意从脑髓往下到脊柱,直至全身寒颤。我们禁不住要声嘶力竭的呐喊:这个社会怎么了?医生为什么会被作为社会矛盾的出气筒,医生为什么会被成为时代的炮灰?


    这个社会病了,却在医疗卫生那里长出了脓疱。怎么样来为社会治病,谁来为社会把把脉?个人愚见,戴好头盔来欢迎你板砖。


     1.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那个什么府。经济高速发展,人们欣喜若狂,一部分先富带动后富的政策,让人民都提前进入了小康,然而狂热 的背后隐藏的是资源的大量消耗,环境的破坏、污染,食品的安全,最重要的是牺牲了人民的健康。当人民发觉透支的健康来追债的时候,却误将医生当成了债主。善良的人民啊,你的债主不是可怜的医生,健康债当中有你的健康意识淡薄,劳累过度,应酬过多,睡眠不好,等等亚健康状况长期积蓄的结果。个中更有政府投入不足,拆东墙补西墙,抽取了民生四蹄(教育、医疗、住房、养老)主筋骨的缘由。这边厢今年财政收入过10万亿,同比劲增长30%,那边厢个人看病自付比例不断攀升,报销比例不断下降。看看穗深港民生投入对比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40b3f60102dqqq.html,香港的民生投入(医疗教育)占税收比例为44.92%,深圳为5.48%,广州为1.33%  最主要的问题出在这里。这也就是医生哥波仔一直以来在呼吁的。增加投入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2.个别媒体误导群众,虽然是个别媒体在作祟,但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媒体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最近的深圳市儿童医院8毛门事件就是典型。不好意思,这个也要打一个大板。广电总局已经拿石家庄电视台来杀鸡骇猴,至少卫生部也不应该放纵些不良媒体往医务人员身上扣屎盘子。建议因8毛门事件受害延长手术的患儿家长追究不实报道的责任。媒体朋友中大部分是友好的,群众有事第一个找的不是政府投诉,而是找媒体爆料曝光,说明绝大部分媒体因正义感而受到群众的欢迎,希望媒体再接再厉。但是极少数人惟恐天下不乱,哗众取宠,误导大众,建议行业进行自洁,否则受损的不单止是医务人员。宣传健康,普及医疗知识非一时一日能够奏效,政府可以购买这些服务,让社会机构用喜闻乐见的形式进行医学宣传教育。答案参考第一条。

    3.药品问题。鱼精蛋白的短缺需要我们反思什么问题?是药厂在逼宫还是政府补贴不到位,据说鱼精蛋白近20年不变的价格打击了药厂积极性。相反,有些药品换个包装,换个马甲,半年内价格就翻了几翻。当市场这个无形的手失灵的时候,政府有型的手是否干预了。政府在药品招标采购当中,是否应用了有形的手引导无形的手。两者皆有提升的空间,避免错位,不足,越位。医疗改革已经改革到了改革者头上来了。解决这些问题就算是局中人也感慨难有所作为。药厂难为无米之炊,医生用药比例压了再压,没有药怎么治病?外科还可以靠手术,内科呢,难道要靠医德,要靠菩萨心肠就能够救死扶伤了。问题的死结在哪里,答案参考第一条。

    4.医疗垄断。大力发展民营医院才能够打破垄断,在现行体制下民营医院任重道远。中欧商学院和上海财大兼职教授、美国麻省卫生福利部高级研究员,蔡江南指出:在目前医院的所有制格局下,获益方主要包括两个利益集团一是政府卫生主管部门,二是大型三级公立医院。政府卫生部门习惯于传统的政府管理方式,将对公立医院人财物的支配权当作自己重要的权力和利益基础,既怕失去权力寻租和利益寻租的空间,又怕失去自己习惯的工作内容,不知道除此之外还能干什么。与此同时,大型三级医院在目前的体制下享有种种垄断利益,这包括市场准入、医保报销、占有高级医疗人才、职称评定、科研资金、政府资助等方面的垄断保护,从而中小型医院和民营医院根本无法与其进行公平竞争。这样,政府卫生部门与大型三级医院之间便形成了一种互相需要、互相支持的利益链,对公立医院改革形成了实质上的阻碍力量。任何改革的本质都是一种利益的再分配,不解决利益分配问题便无法推进公立医院改革。

     5.保持公平正义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保护民众健康是医生的职责所在,医患相煎,伤了谁?苦了谁?害了谁?对坏人的纵容就是冤枉好人。我们需要一个安静的工作环境。我们需要一个静下心来给患者检查,经过周密的思考做出正确诊断的,精心的观察治疗效果的安静环境!这过分吗?!期待着理性、法制的真正和谐社会。 

标签:转载
原文地址:医生的医疗行为到底该听谁的?作者:医生哥波子
    医疗改革要改什么呢?也许大家非常清楚,但是似乎有非常不清楚!有人判断:医疗领域之病,“病在医患关系的法律安排不精细,市场机制和福利机制的界限不明确!”从某些角度上看我是非常同意的!但是如果具体到一些“细节”,我总这样看:为什么同是市场经济的其他国家的医患关系为什么没有像我们国家如此“众志成城”“严防死守”呢?前几天前我就预言:先天性巨结肠患儿经过病理诊断与术前诊断百分百相符,最近静悄悄地”健康”出院了。“八毛门”确实太经典了!我坚信“八毛门”不会因此而关,必定继续演绎一出出情节各异的“新篇章”。我不是哗众取宠,“你不信,反正我信了”。医生的医疗行为到底该听谁的?“八毛门”刚刚虚掩而关,“录音门”渐渐再次冲开“虚掩”的“八毛门”。今天,南都报终于将这“暗战”多日的“闷战”公开化了。为什么医患要“战”呢?谁是谁的敌人呢?患者一开始就想到医生要敛财,医生一开始就想到患者要闹事,这样的“病”如何治呢?
 
     医学是一门不确定科学,谁也不能保证每个病人在穿刺的过程中百分百不出现不可预料的意外,这种意外谁的错?谁来承担后果?医师是应该有一颗对生命敬畏的心,但不应该是揣着如何不被患者讹的心态工作。医患关系日益恶化谁之过?医师?医师难道不是受害者?。
 
    看病录音、会诊录音,最后是谁的损失呢?其实,这正是“小悦悦”事件在中国医疗领域地演绎。医生没有“见病勇为”的敬业,处处“明哲保身”,句句“外交辞令”,事事“签字为证”,谁悲哀?比如:“腰穿”、“骨穿”能值几个子呢?但对于判断神经系统病情变化和造血系统的变化是最有效、最传统、最常规而常用的手段,医生都不能自主决定,这不是从一个侧面说明医疗环境的恶劣吗?政治家不一定懂,患者也不一定理解,但是医学家非常着急!谁来化解呢?
 

    今晨,在上班的路上一直在沉思以上的问题。边打边思考,一不留神就“想错”了,把“腰穿”误写成是“骨髓穿刺检查”。业内人一下就看出来,肯定地想指出:“廖厅,笔误了,”“廖厅,久没有接触临床了?”我非常感谢大家的批评。但是在这些“批评”上我有我的思考。比如:一,在网络上有多人知道我“笔误”,一定不多!这就是信息对称与否的问题!就是一种专业性的信任问题。二,我也联想了一些病历书写与记录的问题。病历书写过去式记录操作者所做所想,后来演变为法律文件,是一项非常严肃的事情。如“腰穿”写成“骨穿”,是错了,但是与实际操作无关,与证据无关,是吗?仅这两个的问题,我们是否需要的信任呢?在医院难道信自己?“八毛门”不是以“闹剧”结束吗?

 

     医生的医疗行为到底该听谁的?再次提出:“八毛门”刚刚虚掩而关,“录音门”渐渐再次冲开“虚掩”的“八毛门”。今天,南都报终于将这“暗战”多日的“闷战”公开化了。为什么医患要“战”呢?谁是谁的敌人呢?患者一开始就想到医生要敛财,医生一开始就想到患者要闹事,这样的“病”如何治呢?

 

    希望矛盾恶化的初期,大家共同关注,大家一起讨论,在医学的问题上,并没有谁赢,也不知道谁输!

 

标签:转载
原文地址:修复医患关系的前提是什么?作者:医生哥波子

    人们一谈到医患关系紧张,往往首先焦点集中在医院和医生。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有一定理由的。因为,医院是实现出资人意志的平台,有什么的制度就有说什么的服务?南方都市报最近就这个医患关系紧张进行了一系列的讨论,我认为是非常有必要。讨论之后,我们一定要有解决“病根”的良方?良方何在?有人认为是我的责任,当然,我责任在肩,同时我有心无力,我可以改变制度吗?我们可以从孙维国先生的一篇文章读起,他,何许人也,我不知,但求有理,有益,听听何妨?

 

    先有看病难,后有看病贵,两下夹击,撇开医院管理、医生诊疗态度不谈,从踏进医院的那一刻,患者对医院和医生的信任度就大打折扣。这种信任度的降低,如同人与人之间交往的第一印象一样,无论是观感,还是切身之感,皆体会良深。换言之,由于看病难、看病贵,医院和医生留给患者的第一印象就不是正面的,没有哪个患者对看病难、看病贵感到满意,此时,如果再发生医疗事故,哪怕是轻微的失误,患者内心本就淤积的不满情绪便会被激发,调解、处理再出现问题,医患冲突便无可避免

 

    可见,修复医患关系的前提是解决看病难、看病贵,不彻底解决这一问题,医患关系就难以从根本上得到修复。而且,这一问题能否得到解决,也是衡量医改成功与否的根本前提。因为,无论医改怎样改,都不能越改越看病难、看病贵,如果偏离、甚至背离这一前提,任何改革都是浪费资源,也不可能成功。

 

    看病难关键是因为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城乡差别,大城市与小城市差别,区域之间差别,共同造就了今天的医疗市场优质资源过度集中在中心城市的局面。人生病了都想得到最好的治疗,这是人之常情,所以,不管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只要有经济条件,哪怕患的是感冒,也要选择医疗条件好一点的医院,于是,医疗条件好一点的医院总是人满为患,看病难应运而生。

 

    看病贵的关键原因是医药不分。医药不分说白了就是医院的收益和医生的收入与药厂的药品价格挂钩,药品价格越高,医院收益越高,医生所拿回扣也就越多,所以,医生在给病人看病的时候,就不愿意开便宜的药,因为他们要为医院为自己创收,即便有价格便宜的药,病人也开不到。医药不分的利益分配中,药厂、医院、医生三者得益,所得利益最终都分摊到药品成本中,从而推高药价,并产生过度医疗,最终买单的是百姓,唯有百姓利益受损。看病贵自然难以避免。

 

    由上所述,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必须解决医疗资源分配严重不均和医药不分。解决这两个问题,前者,国家要加大农村、社区、经济落后地区等医疗资源薄弱地方的投入,使医疗资源分配均衡化,同时,应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医疗资源的投入,在政策和制度上保障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享受同等待遇,由此激活民间资本的热情,以此弥补政府投入的不足。

 

    解决医药不分,必须将医院、医生与药厂利益切割,做到此点,政府作为不可少,医院的公益性质,医生的收入,药厂生产便宜药的利润,这些都需要政府的手去调节。而不能放任其市场化,事实证明,市场化难以解决医药不分,相反,会使情况更糟。

 

    总之,修复医患关系也好,医疗改革也好,无论采取何种措施,无论怎样改,都不能脱离切实解决“看病难、看病贵”这一根本前提,否则,不但改善我国医卫服务的政策目标难以实现,而且,医患关系也会越来越紧张,医改越改也越令老百姓不满意。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孙维国

标签:转载
原文地址:美国试验-干细胞新消息作者:青雪

伊娃费尔德曼博士
伊娃费尔德曼,UM的神经学家领导,研究人员已评估安全后以百万计的细胞注入12例低刺的干细胞治疗。 Neuralstem今天宣布,上周五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干细胞移植到病人的上部脊椎地区,为下一阶段的审判,。 Feldman说,这项研究是6患者将发生在上脊椎程序提出。

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一个致命的神经系统疾病,也称为卢伽雷氏病,剥夺了自己的能力来说话,移动,最终呼吸,而离开自己的头脑警示受害者,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Feldman说,第一个病人是预计在11月的过程进行。

“在该区域的脊骨的大脑神经细胞,使您正常呼吸,”Feldman说。 “如果通过注射干细胞,我们可以提供许可证呼吸的大脑神经细胞的完整性,我们希望能够提高寿命和ALS患者的寿命。”

Neuralstem说,第12患者的耐受性的程序,以及没有重大的并发症,。

该项研究正在作为一个无偿顾问试验的赞助商在美国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费尔德曼,A.阿尔弗雷德陶布曼医学研究所所长,在船上进行。在2010年1月,正在进行安全性试验得到。

参加者唱歌的称赞。
一个38岁的ALS病人在九月重结果,告诉CNN,他走路时带着一根手杖和呼吸困难,当他走到信箱前进入审判,但一直没有使用手杖,可以更好地呼吸,因为干细胞注射。

“这是没有什么神奇的效果,”特德原田告诉CNN。 “我无法解释它已作出的区别。”

希望正在研究将为程序的方式,可以阻止疾病的神经细胞的破坏治疗。

大约有3万美国人患有疾病和每年诊断出5600,根据ALS协会。

 

FDA已经批准,向病人的颈部注射干细胞,!又向前走了一大步!

马里兰州Rockville市,2011年10月24日/新华美通/ - Neuralstem公司(纽交所:CUR)更新其正在进行的第一阶段的进展情况,我公司的脊髓干细胞的安全性试验,在治疗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 ALS或卢伽雷氏病)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的。该公司宣布,审查后从第12名患者的安全数据,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授予审判批准提前移植患者在颈椎(上背部)地区。到现在为止,患者接受腰椎(下背部)地区唯一的注射。今年夏季早些时候,试验的安全监督委员会的一致认可,宫颈注射阶段。现在该试验将提前与ALS的患者,他们都将被移植在脊柱的颈椎地区的最后两个同伙。

“卡尔Johe博士,Neuralstem主席兼首席科学​​官,说:”我们的细胞治疗方案的目标是创建将放缓,稳定,或反向,在中枢神经系统(CNS)功能缺损疾病的疗法。 “移动细胞传递到脊髓型颈椎病的首次FDA已经批准了这一地区椎管内注射,我们将证明,我们可以提供我们的细胞,安全,并定期到脊髓的所有部分。”

审判是根据首席研究员,答:阿尔弗雷德陶布曼医学研究所主任在密歇根大学健康系统和ALS的诊所研究主任,医学博士,伊娃费尔德曼和Jonathan D.玻璃,MD方向埃默里ALS中心的主任。手术是由埃默里大学的神经外科医生,尼古拉斯M. Boulis,MD。费尔德曼博士,是无偿的顾问,以Neuralstem。

在一份联合声明中,三位医生的结论,“我们已经成功地治疗了12 ALS的患者单侧或双侧椎管内注射神经干细胞,所有的患者的耐受性没有主要的手术并发症的程序,并有迄今为止没有迹象表明,干细胞本身是有毒或有害的脊髓,我们定量的临床评估表明:没有证据显示加速疾病的干细胞注射,满足​​我们的I期临床试验证明安全的既定目标,我们都持谨慎乐观态度。一个数患者可能在他们的下肢无力的进展放缓,一个病人可能会有所改善。“

延长ALS患者的生活将需要干预治疗颈椎影响呼吸功能的脊髓运动神经元的水平,“他们继续下去。”为了达到这一最终目标,我们计划要到注射到脊髓型颈椎病,这是未来这一阶段的阶段,我审判。“

“有关的试验结果,我们感到非常兴奋日期和安全数据的鼓舞,”露西- Bruijn博士,首席科学家,ALS协会。 “这是干细胞治疗ALS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步,我们很幸运有这样的承诺和熟练的研究小组在埃默里大学和Neuralstem此向前移动。这些结果铺平道路,为下一阶段的审判方式在ALS未来干细胞移植。“

Neuralstem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加尔说:“这是一个重大的Neuralstem的里程碑,”。 “展示我们的细胞移植在脊髓上部地区的可行性和安全,将有脊髓损伤计划,以及为ALS的重要的影响。”

有关试验

2010年1月以来已进行I期临床试验,以评估安全Neuralstem的脊髓神经干细胞在ALS患者脊髓移植方法。该试验的目的是招收了18名患者。第12例患者已全部移植在脊柱腰椎(下背部)地区。该试验将现在进展到最后六个病人。前三将收到这些单方面注射在脊柱的颈椎地区。未来三年将获得双边注射在宫颈区域。

关于Neuralstem

Neuralstem的专利技术,使生产商业数量的人的大脑和脊髓神经干细胞的能力,并有能力控制这些细胞的组成到成熟,生理有关的人类神经元和神经胶质细胞分化。 Neuralstem是进行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ALS)正在进行FDA批准的第一阶段安全性临床试验,通常被称为卢伽雷氏症,并已获得了FDA的孤儿状态指定。

此外ALS的,该公司还针对其细胞疗法平台的主要中枢神经系统条件,包括缺血性痉挛性截瘫,脊髓损伤,慢性中风,和亨廷顿氏病。该公司已经向FDA递交IND(新药)申请在慢性脊髓损伤的I期安全性试验。

Neuralstem还能够产生稳定的人类神经干细胞系,适用于大型化工库系统的筛选。通过这种专有的筛查技术,Neuralstem已发现和专利的化合物,可能会刺激大脑的能力,以产生新的神经元,可能扭转一些中枢神经系统条件的病理。 Neuralstem的小分子化合物,NSI - 189是目前在严重抑郁症我获得FDA批准的安全性试验阶段。 Ib期试验的部分,在抑郁症患者,预计到今年晚些时候开始。补充说明,包括精神分裂症,阿尔茨海默氏症和躁郁症。

ALS和其他Neuralstem细胞治疗和药物治疗的发展临床试验的最新信息,请访问www.neuralstem.com


澳大领导的ALS干细胞试验蓄势待发向前迈进一大步

一个大学为首的位于美国密歇根州的临床试验涉及的干细胞注射到卢伽雷氏症患者的刺是蓄势待发迈进了一大步,审判的私人赞助商,Neuralstem公司,今天宣布。

标签:转载
原文地址:干细胞移植解决脊髓损伤治疗作者:北京干细胞
    干细胞移植入患者体内后,可分化为神经元星形胶质细胞和少突胶质细胞,达到在结构和功能上的修 复或替代,同时产生多种细胞外基质,填充脊髓损伤后遗留的空腔,为再生轴突提供支持物。干细胞移植入受损脊髓后分泌的多种神经营养因子通过激活体内处于休 眠及受损神经细胞,来实现神经保护功能。干细胞能使神经纤维形成新的髓鞘,保持神经纤维功能的完整性,从而促进损伤的功能恢复。
    干细胞移植是20世纪末神经生物学领域最重要的进展之一,因其具备自我更新和多分化潜能的两个基本特性以及迁移功能和良好的组织融合性的优点,而成为细胞移植治疗神经系统疾病良好的移植材料,为脊髓损伤的治疗提供了新的方法。
标签:转载
原文地址:干细胞移植的分化特性治脊髓损伤作者:北京干细胞
    干细胞的基本属性之一是具有多种分化潜能,能分化为神经元、星形胶质和少突胶质等。其分化特性:
    1) 干细胞的可塑性;
    2) 干细胞的定向分化:包括干细胞向神经元分化以及干细胞向神经胶质分化;
    3) 干细胞的横向分化;
    4) 干细胞的逆分化;
    5) 体外培养体系中神经干细胞的分化:包括干细胞的自然分化以及神经干细胞的诱导分化;
    6) 在体神经干细胞的分化有两种:植入体内的干细胞的分化以及自体神经干细胞的分化。
    干细胞移植治疗脊髓损伤极大提高了脊髓损伤患者的生存质量,得到了广大患者的认可。
 
 

 扭转痉挛的传统治疗方法是以药物治疗为主辅以心理、康复等治疗,但因为扭转痉挛的病因繁多,分型复杂,同一种药物治疗不同类型的扭转痉挛疗效差异很大,多数病人病情无法得到有效缓解,甚至进一步加重病情。A型肉毒毒素能抑制周围运动神经末梢突触前膜乙酰胆碱释放,引起肌肉的可逆性松弛性麻痹,主要用于治疗局限性肌张力障碍和肌肉痉挛,该疗法在国内已经开展十余年,但用于严重扭转痉挛效果不佳。随着近年来脑立体定位技术的不断完善,尤其是深部电极技术和细胞培养增殖、诱导分化技术的发展,功能神经外科手术为扭转痉挛患者开启了新的曙光。海军总医院神经外科陈涛

扭转痉挛(torsion dystonia)又称扭转性肌张力障碍、变形性肌张力障碍、豆状核性肌张力障碍,临床上以肌张力障碍和四肢、躯干甚至全身缓慢而剧烈的不随意的扭转为特征,是一种慢性、进行性发展的严重神经退行性疾病。许多病因可能造成基底节的尾状核和壳核的小神经元变性和萎缩,基底节的脂质及脂色质增多,从而导致基底节环路受损引起皮质水平的抑制功能障碍。临床上扭转痉挛可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大类。临床症状主要是躯干和四肢的不自主痉挛和扭转,但这种动作形状又是各不相同的。起病缓慢,往往先起于一侧下肢或双侧下肢,一旦四肢受累,近端肌肉重于远端肌肉,颈肌受侵犯出现痉挛性斜颈。躯体肌及脊旁肌的受累则引起全身的扭转或作螺旋形运动是本病的特征性表现。病人发病后多逐渐部分或全部丧失自主生活能力,对家属、社会造成极大负担。近年来,功能神经外科手术治疗扭转痉挛调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扭转痉挛概述

2011-11-07 18:20 [收藏]
扭转痉挛又称变形性肌张力障碍。是一组以躯干或(和)四肢发作性肌张力扭转性增高为表现的锥体外系疾病。病理改变主要为基底节、丘脑、大脑皮质神经细胞变性和尾状核、壳核小神经细胞变性。本病多见于学龄儿童和青少年。临床以肌张力障碍和围绕躯干缓慢而剧烈的旋转性不自主扭转为特点。原发性扭转痉挛的病因不明,部分病例有家族遗传史。继发性扭转痉挛常由于某些神经系统疾病如脑炎一氧化碳中毒及某些药物的副作用所引起。
28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