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董老师

博客访问:218135

博客积分:321

博文数:30

开通时间:2009-05-05

公告

日历
好友
访客
读取中...
最新评论
读取中...
我的人气博文
读取中...
董老师的博文
博文分类:

中国医院协会会长曹荣桂在第十四届中国医院院长论坛上说,据调查,全国90%的县级医院负债经营。第十四届中国医院院长论坛于5月14日至15日在武汉举办,由中国医院协会主办,湖北省卫生厅、湖北省医院协会协办。

“政府拨款占医院支出比重较低”

曹荣桂在论坛上发表题为《积极推动综合改革,整体提升县级医院能力和水平》的报告时指出,政府财政投入不足是县级医院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

“政府拨款占医院支出比重较低,不能对医院进行足额补偿,医院要生存发展就难以避免趋利性。”他说,这些负债大部分要通过收取患者的医疗费用来偿还,从而直接推动了医药费用的过快上涨。

“县级医院人才队伍建设滞后”

   今天难得休息,婆婆早晨去医院体检,老公去上班,就剩我和宝宝两个人在家。看看今天的天气,还不错,因为自己最近要考试都没时间陪宝宝,所以决定带宝宝出门逛逛。

    对面小区楼下有一个很大的广场,里面摆放着很多健身设施,平时很多老人和小朋友在里面锻炼和玩耍,我就带宝宝去那里转转。
几天不见,小区变样了。当我走进小区门口怎么觉得那么陌生啊。广场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健身设施都被搬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老人和孩子都不在。因为地面被撬过,磕磕绊绊的,我怕宝宝走路的时候摔倒了,所以决心去其他地方逛逛。

 

 
    这时候,对面走来一个小朋友,她奶奶抱着她。我想让宝宝和小朋友一起玩,不是都说小朋友喜欢和小朋友一起玩吗。
爸爸妈妈们,你们有发现吗,有听到吗,有看到吗?
虚无不再是虚无,而变成了浮云。 
什么不再是什么,而变成了神马。
这个不再是这个,非要是介个。
你们不再是你们,非要说尼玛。 
连孩子都不再是孩子,而变成了孩纸!
一天到晚到处咆哮声起:酱紫的孩纸尼玛桑不起,有木有?有木有!!!
每一个学英语的孩纸都是上辈子折翼的天使! 
这些语言已经悄悄潜入我们的生活,不经意间街头巷尾都是这样的声音。很多时候,连我们自己也不知不觉把它们当成了口头禅。
于是乎,某天,当把儿子轻轻抱在怀里,教他读唐诗时,他脱口而出:“神马都是浮云。”
某日,当带着女儿去舞蹈班的时候,她磨磨蹭蹭,突然来了句:“跳舞的孩纸尼玛桑不起!”
喂儿子吃饭,冷不丁他大叫:“介个汤真烫,有木有!有木有!!!”
女儿闷闷不乐,问她为什么不说话,她居然说:“神马喂神马!偶就系上辈子折翼的天使!”
让宝宝们一起做游戏,他们竟然异口同声:“表酱紫,表酱紫!”
标签:

 被视为有毒化工原料的“一滴香”,昨天被卫生部“正名”。当天,卫生部召开食品添加剂新闻通气会介绍,经质检总局、国家药监局等多部门调查发现,“一滴香”、“火锅飘香剂”等产品属咸味食品香精,如按照标准使用对人体是无害的。卫生部同时发布公告称,从今年5月1日开始,面粉中将禁止添加增白剂。


  ■关于“一滴香”


  热点事件


  去年,多家媒体报道“一滴香”在火锅店、麻辣烫、煲汤店广泛食用,滴入“一滴香”,清水就能变成高汤。有媒体称,人若长期食用“一滴香”将危害肝脏。


  >>调查认定


  “一滴香”类似“鸡精”


  卫生部监督局局长苏志昨天介绍,“一滴香”的问题提出来以后,国务院食安办高度重视,责成相关部门立即进行处理。质检总局、国家药监局对相关企业、餐饮环节等进行了检查。


  苏志说,最终的调查结果显示,“一滴香”有它相关的生产标准,属于咸味食品香精的一种,是按照咸味食品香精进行的生产,“就像大家普遍用的鸡精。”


  据了解,咸味食品香精是列入我国允许使用的添加剂目录的。


  宣传被指欺诈消费者


  苏志说,“一滴香”的包装上写着是“一滴香”,这是为了它的宣传需要。“一滴香”如果是按照标准生产,生产很规范,就没有安全问题,也不应该属于食品安全问题。


  “但老百姓很生气。”苏志说,“一滴香”确实有违法的地方,比如它的标签不科学、宣传不规范等。“一滴香”的宣传是往白水里一加,就变成了高汤,“我们认为,这类问题应该属于欺骗消费者的问题。”


  “一滴香”含3种成分


  
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副司长王红介绍,全国获得生产许可证管理的食品添加剂生产企业有385家,在产的有256家。“一滴香”事件后,质监部门对256家企业进行了全面检查,“在产的256家企业生产的产品基本都是符合要求的。”但个别食品添加剂存在未标注“食品添加剂”字样以及含量、成分等问题。

王红说,“一滴香”的主要成分应该是食品原料、食品辅料和添加剂三种组成,这都是符合标准要求的。“但这类产品是叫‘一滴香’、‘飘飘香’还是‘香精王’?是叫产品名还是叫化学名,这方面的规定现在还比较混乱。”王红说,目前质检总局正在加紧规范这方面的问题。

时下正值冬季,医院人满为患,大部分患者都是因天气寒冷引起的感冒、伤风、甚至发烧。相信除了门诊大厅。医院人流量最大的莫过于输液室。去年一年,整个中国输液用了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口每个人输液8瓶。而在03年,是30亿瓶,07年,是70亿瓶,可见增长幅度惊人。资料还显示,“爱输液”是个普遍问题,不管城里人还是农村人都喜欢输液,地域差异不大,并且输液率一直都在持续增长中。

根据药物进入机体进行体循环分析:

方式 

如果遇到不良反应

据〈京华时报〉报道,近日,在一些育儿网站论坛上,不少网民在交流使用“验胎灵(Intelligender)”检测胎儿性别的心得,“去验胎灵中文网上买一盒美国验胎灵,早上用晨尿,10分钟就验出来了。”“去验胎灵中文网订了一盒,780元一盒,悄悄心疼一下。但是官网买才放心。”“验胎灵中文网”称“验胎灵”原理是“科学家通过分离特定的人体激素,与专门的化学混合物发生反应,不同的反应结果可以显示出怀孕女性体内孩子的性别”,这种售价780元的试剂“只需10分钟,通过怀孕6周以上的孕妇的尿样在家里便可以测出胎儿性别”。如果是橙色,就是女孩,绿色就是男孩,“准确率在90%以上。”

     对于这个消息,很多人有不同的反应。首先,是网民有很多去争相购买;其次,是专家认为这违反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再有,是伦理学家认为这是违背伦理学的行为;评论家认为,这是骗人的勾当;监管部门认为,此事无法监管和处理;而科学家则认为,如果这是真的将会非常有用。例如,哈佛医学院教授杰弗里·埃克接受采访时说:我从没听说过任何在那么早的阶段可以通过尿检测出婴儿性别的方法。如果有这种试剂,将是非常有用的。而最后,生产该产品的企业则说,这样做是为了好玩。

     且不说,这个验胎灵究竟是否违法和违背伦理学,但从科学研究的角度来讲,早期鉴定胎儿性别一直是吸引很多科研人员进行研究的目标。其实,鉴定胎儿性别也是胎儿疾病诊断的一个特例,就好象筛查先天愚型和某些遗传性疾病一样。当然,这个验胎灵的原理其实不能令人信服。例如,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生殖与遗传医疗中心教授徐阳认为,男胎和女胎在母体中所分泌的激素差别极其细微,加上母体自身激素的干扰,要想仅通过尿液中的激素水平不同来区分胎儿性别,“有点玄”。至少从目前的医学知识和看,这种方法没有充分的循证医学的支持,不能说有充分的医学证据。

     所以,由于受到了母亲激素的干扰,验胎灵的准确性令人怀疑。不过,我记得我在香港科技大学学习的时候,和一个孟加拉来的兄弟聊过胎儿性别鉴定的问题。他对我讲,B超鉴定胎儿太晚,而且有一定的主观性,所以不准。而在印度,很多人也是重男轻女的,他们检测胎儿的办法比较好。那就是抽血。因为有的时候,胎儿的组织、细胞,甚至遗传物质可以进入到母体。由于女性的遗传物质中,根本没有Y染色体,所以,如果在孕妇的血液中找到了Y染色体,则能确定其怀的是男孩。因此,抽血进行PCR检测,非常灵敏而且可靠,所以,在印度大家都用这个办法。当然,这只是闲聊,我也不能确定究竟会有多少胎儿的基因会进入母体,能否被检测出来。不过,看来检测胎儿的性别是有很多办法的。

     不过,最后,我要说的是,其实生孩子,生男生女都是一样的,没有本质的不同,还是随缘的好,违背自然规律是不妥的。
                                                                                                             王月丹   博士

这几年的“两会”,医疗话题总是争论热点。徐勇、李玉峰等医界委员因为宣称“中国看病不算难,也不算贵”而引来了许多网友的痛骂。在公众普遍对医疗现状不满的同时,医界似乎也是一肚子委屈。这些争论到底谁是谁非?观察之余,我发现很多问题的争论实际是搞错了方向,在一些伪问题上打转转,值得先理清一下。

先说看病贵的问题。单纯说中国看病贵不贵实际上是个伪问题,这就好比争论寄一份邮件收8块钱是不是太贵一样,是平信当然嫌贵,要是特快专递肯定说便宜。不是贵不贵的问题,是值不值、公不公正的问题。

我想大多数有理智的公众所说的看病贵,无非是针对两点不公:

第一,不该收的钱乱收了。很少有人是在抱怨8块的专家诊费太贵了,相反,就算诊费翻上两番,多数公众也能接受,毕竟,这是对专业劳动的合理肯定。公众不满的主要是医生不顾病情而过度医疗、乱开大处方而导致的“贵”。现在的医疗制度可以说是导致该收的不收,不该收到乱收。以至于一争论起看病贵,医患双方都很受伤。医界说,中国看病最便宜,专家看一次才几块钱,人家美国、香港,医生看个片子就收几百块呢。而我们的医院,单靠看病服务可能无法生存,被逼开大处方拿药品回扣。另外,由于医疗监管部门和医院实际是一个利益群体的,权力完全缺乏制约和监督,医院医生可以为所欲为,当然宰你没商量。这个时候,呼吁什么医德、救死扶伤等实在是幼稚得可笑。而患者这边呢,一个本不需要吃药的感冒,也开一大堆抗生素,病人当然觉得贵。

第二,政府在医疗上的民生投入太少,导致医疗福利很少,纳税人觉得自己看病掏的比例太高,无法承担。而且,一方面政府公共医疗支出严重不足,据统计,从90年代下半期到现在,政府财政投入在全部医疗支出中所占比重仅为15%-18%左右,占GDP不到1%。而发达国家对公共医疗财政投入则占GDP近8%。 另一方面却又严重分配不公,相当部分福利资源被一小部分特权群体享用,而最需要国家福利救助的低收入人群反而没有什么福利,当然看不起病。

另外,说到看病难,医患双方也是各有苦衷。徐勇等委员就认为,“看病难”事实上是“看名院名医难”,中小医院看病并不难。而患者则说,现行的医疗体制使得资源都向更有权力的大医院倾斜,许多中小医院混乱得像黑诊所,而大小医院的收费又没有拉开,自然都往大医院挤。

一些医界人士举例说,国外也普遍看病难,看病贵。本人因为近些年都在香港生活,说说我的亲身就医经历。一般的小病,学校有诊所,也有社区医院,医生都和大医院一样很专业。我在学校诊所就医,每次20港币,别的一概不管,一般随去随看。一般小病都在社区医院解决,按计划预约,大病上报到大医院处理,很有条理。

香港全民都享受公费医疗福利,去年我太太生孩子,因为我在香港读书,她也能在公立医院享受这一福利。我太太剖腹产住院5天,按天算的,我自己掏了500港币。我女儿因为一点小恙,住院8天,我也只用出250港币。其中病人吃饭和陪护全由医院负担,婴儿都吃医院统一提供的一次性包装的惠氏牛奶,一切婴儿用品都可免费提供,有专业人士悉心照顾。家属只需在规定时间去探望便可,完全不用操心。出院结帐的单据显示,香港政府补贴了差不多6万港币。香港公立医院的设施与条件之优良,超越了我看到的任何一家大陆大医院。而且,医护人员的服务之专业和亲切,让我这个大陆人感动得想送锦旗。至于那些看病要等几个月的例子,实际情况是因为这些病多能自愈,或者并不急切。患者也可以花钱去私立医院。急切的病不会耽误,我老婆因为在社区医院查出妊娠高血压,马上安排住进了大医院,从社区医院出来到住进大医院病房,只花了半小时!

医疗资源紧缺,除非共产主义实现,在哪个国家都会存在。但是,只要公共政策真的是公民参与制定的公正制度,我想,即使服务水准不高,也不会有我们这么多怨言。相反,不公正的制度让医患双方都受伤。当然,除了极少数特权人士。

我太太剖腹产住院5天,按天算的,我自己掏了500港币。我女儿因为一点小恙,住院8天,我也只用出250港币。其中病人吃饭和陪护全由医院负担,婴儿都吃医院统一提供的一次性包装的惠氏牛奶,一切婴儿用品都可免费提供,有专业人士悉心照顾。家属只需在规定时间去探望便可,完全不用操心。出院结帐的单据显示,香港政府补贴了差不多6万港币。

看看中国一个剖腹产我们要出4000-7000元左右!服务态度还差,中国的医院是不是很黑啊?问题是国家给多少钱没有?国家补贴几分钱?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看病贵的原因了!因为该国家支出的钱国家没有给,反而在厚颜无耻的宣传看病贵!来利用媒体转嫁群众的视线!激化医患关系!

试想如果大家看病都不要钱了,会有看病贵吗?国家补贴到位了,广大医护人员的收入有保障,得到了他应有的报酬!得到了他们应有的社会地位!广大医护人员工作热情,细致!还会有看病难看病贵吗?

中国的医生你还要承受多长时间的委屈,多长时间的不白之冤!

什么是“超级细菌”?

超级细菌,指滥用抗生素使得细菌的抗药性越来越强,所以给这类细菌统称超级这种超级病菌能在人身上造成浓疮和毒疱,甚至逐渐让人的肌肉坏死。更可怕的是,抗生素药物对它不起作用,病人会因为感染而引起可怕的炎症,高烧、痉挛、昏迷直到最后死亡。这种病菌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它对人的杀伤力,而是它对普通杀菌药物——抗生素的抵抗能力,对这种病菌,人们几乎无药可用大多数的抗生素对它不起作用,用了如同没用(质粒上有多种抗药性基因)。

下面开始说一个真实的“细菌”故事。
  
  邻居家有个小朋友,宝贝的很。不让碰这,不许摸那,吃东西喝水,干什么事情之前,都要用(消毒)湿巾消毒一遍,天天就像生活在无菌室里。
  但是这个小女孩老是生病,去哪家医院都查不出生的什么病。家人愁得啊。后来一位医生在聊天中听她爸爸妈妈说,对小女孩近乎病态的消毒保护方法。那位医生只是说了句,不用治了,“把你孩子扔到垃圾堆自然就好了……”

“好像邻家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的父母会把她人到垃圾堆吗?
  
  答案很明白,肯定不会。
  
  那该怎么做呢?
  
  其实,很简单。就是放任孩子自由,让孩子爱怎样玩就怎样玩,爱碰什么,爱吃什么,不洗手,不消毒,都没有关系。(当然不会那么绝对,吃的东西还是要注意安全的)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小女孩就渐渐好转了,没有什么病痛了。她没有吃任何的药物或者补品。
  
  大家觉得会是什么原因让小女孩好起来的呢?
其实呢,让这个小女孩真正好的,就是“细菌”。我们的生活环境中充满了细菌,为什么我们没有生病呢?
  
  一、不是所有的细菌都致病。细菌不是病毒,不致病,相反我们还可以用细菌治病。
  
  二、生物界讲求一个平衡原则。所有生物都活在地球这个共同体当中,每种生物都有着自己的生存法则,以及与其他生物抗衡和平衡的原则。这种平衡有一种无形的准则,一方侵犯了另一方的利益,它必然奋起反击。这就如同“超级细菌”和抗生素的关系。
  
  三、细菌可以引发一定的疾病,但是健康人体对接触过的细菌一般会产生免疫力,让那些细菌和人体可以和平相处,互不侵犯。甚至还可以预防疾病。
  
  所以,生活在正常细菌环境中的人们一般不会生病。
由于我的邻家小妹妹一直生活在近乎无菌的环境中,她对平时人们容易接触到的细菌,就没有免疫力,所以极易染病。
  
  生病了,就会吃药。那细菌自然就会抵抗药物侵袭,导致药物不起作用。或者,细菌在药物的作用下基因突变,发生变异,引发另外的疾病。
  
  一位大学化学老师把他的孩子从小就放在农村养。让孩子多接触一些泥土、不干净的东西等,孩子身体会产生一些免疫力,不至于经常生病。
  
  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学校门口有门诊,校医院。不论是看个什么大病小病的,能开点滴的医生绝对不会开药。而我家乡的赤脚医生从来就不赞成我们打点滴,很少给我们开药,都是我们求着她开点药,减轻点疼痛。她还经常嘱咐我们要多吃点什么的。我不觉得城市的高水平的医疗会给我们太多的健康需求。
有句俗语叫做“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不是没有他的道理。
  
  中华五千年历史积累传承下来的,必然是经过长时间验证和锤炼的。一些俗语还是很有道理的,大家不妨细细琢磨。
  
  超级细菌之所以恐怖,在于人们打破了细菌的平衡,它对人类侵犯的超强抵抗力,让人们束手无策。那些专家科学家们产生了恐惧和担忧,他们暂时没有抗衡这些细菌的有效办法。但是对一般人来说,没必要太担忧,毕竟我们都是经历过非典和甲流的,还不是一样生活。
  
  邻家小女孩的事情告诉我们,要想健康的生活,就必须寻求一种平衡。人和生物界的平衡,阴阳平衡,人体内的平衡等等。

 “病从口入”,当然也可以从口消除。
  
  我个人比较推崇中医药学,虽然它不一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它的效果却毋庸置疑。

 最近看了医改课题组建议《高州模式应在全国推开》的文章说:“高州模式”既高州市人民医院运营模式。该医院通过加强管理,降低成本,低收费等办法,让老百姓“少花钱治好病” ,竟然“没靠政府多花一分钱”。而“目前医改已花财政投入3900亿,看病贵看病难民调一直高涨”,高洲模式应该在全国广泛“复制”并“尽快推开”。

        看过才知“高州模式”,其实只是一种没拿国家投入的“低收费医院”模式,和以往媒体吹捧的“平价医院”没啥两样。以往就是因没有政府投入,所有平价医院都已经“死翘翘了”,今天情况并未改善多少,能推广得了么?

        我赞赏推广“高洲模式”,但关心医改方案和“高州模式”的出现之间,究竟存在多少必然因果关系?

       高州市医院能创造今天的辉煌,其实是有先决条件的。因为她是当地最高级别的医院,有强大的技术优势,能吸引足够多的患者量,因此才能做到不向政府要钱,只靠强化自身管理,降低医疗成本,采取低价收费,薄利多销的经营方式,就能获得生存。而全国很多基层医院似乎并不具备这些。

      高州市医院今天的成功,靠的是院长的“公心”和医生的“医德”。医改这么多年了,全国很多比高州医院好得多的高级别医院,完全可以采取低价收费,可偏偏就是不降低价格。钱赚多了宁可重复购进设备、给医护发奖金、反复把好好的办公楼扒掉又从新盖起。

      而正因高州医院有个好院长,主动不向国家伸手,敢于“为难自己”,也带出了一个好医护团队,才创造了低收费和薄利多销的高州模式。

      于是可以看出高州模式只是自发的“个案”,与新医改方案的约束力没太大关系,能否在全国“复制”和“推广”难度可知了。不单需要有个先决条件,还要寄希望于院长的公心和医生的医德。

       这表明目前的医改措施,对造就低收费的高州模式还相当乏力,象“房改”一样,充其量算是个“干预价格”式的方案,仍需要自身完善。

       从改革的目的上讲,医改就是要从新建立一种有效的政策和制度,能长期约束并保证医院以低价求生存,真正将看病价格降下来,造福百姓。而不是创造了医改方案,还要靠行业自身的道德做“动力”和“导航”,否则这次医改就失去了意义!

有这样一个小故事,说是一位富翁的妻子不小心摔了一个跟头,结果摔断了右腿的股骨,需要手术治疗。于是,富翁请了当地最好的骨科医生为他的妻子实施手术。医生的手术十分成功,只用了一只螺丝钉就将断了股骨固定住了。术后,医生向富翁收取了5000美元的手术费用。

富翁对此很不理解,认为他妻子的手术只不过是用了一只螺丝钉而已。什么样的螺丝钉会值这么多钱?富翁由此便感到这太不公平,受到了医生的欺骗。于是,他就要求医生列出手术费用的明细帐单。结果,医生给了他一张非常小的纸条。富翁连看都没看就生气了,以为医生有意在欺骗它,他告诉医生他要起诉其欺诈病人。医生毫不紧张,微笑着让他打开纸条。富翁看到纸条后,立即向医生赔了不是,高兴地走了。原来,纸条上列的帐单如下:
1只镙丝钉:1美元
知道怎样将其放进去:4999美元
总计:5000美元
这只是一个故事。它的真实性,我们勿需再费更多精力去考证。但是,它所揭示出来的道理,却值得我们当前医疗环境下的病者、医者、政府有关部门思考。
我们都知道,医学不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它是与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等等多方面学科紧密相联的,并且也受其制约,尤其是在人们越来越重视精神人文的今天。因此,医学的综合性与复杂性也就明显地表现出来了。而这也注定了医学的承载着,同时又是医学服务于病者的表现者——医者们在运作医学为病者们服务的时侯,它复杂多变又极具专业性的双重特点。
每一位医者在知道如何为病者服务之前,他(她)首先是必定要先熟知医学的,这也就是他(她)们学习医学的过程。前面我们曾讲过,一名非医者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医者,他(她)们是要付出心血和汗水的,这期间既有着他(她)们的智力上的付出,也有着他们心理上的改变。然后,他(她)知道了人体解剖结构,了解了药理作用,通晓了医学的含义。于是,他(她)开始了对病者的服务,并在服务的过程中不断完善着。而这些过程最终也凝集成了在他(她)们对病者医疗过程中的几句话或是几个动作。
诸如:“您的头痛是由于颅内压力增高而引发的,应使用一些降颅压的药物。”
“这药一天吃三次,一次二片,饭前空腹服用。”
“结扎,逢合。”
“克雷氏骨折,需要复位固定。”
……
看似极其简单的话语或是动作却需要一位医者几年甚至数十年的心血综合。而这些也正是上面的那个故事中“知道”的意义。
社会发展了,向前进步了。市场经济意识不仅开始统制了我们的思维,也疏理顺了我们的价值取向。事实也告诉我们,很多过程中的“知道”开始也有了价值。这些价值体现除了其本身的社会价值以外,能够让人量化理解和看到价值体现,往往是通过货币等经济形式表现了出来。而这些价值的体现也正是背负着“知道”责任的人们应该获得的利益所在。
医学也是如此。
反观一下,我国目前的医者们“知道”的价值体现又有多少呢?门诊诊疗费几元钱左右;值一个夜班补助几块钱;一台阑尾炎手术两百块钱左右;一台疝修补手术一百五十块钱左右;一台心房间隔修补术一千块钱左右;冠状动脉架桥术一千五百块钱左右……。这些手术科室的费用还相对较为直观一些,而对于内科、儿科等科室来说,其技术费用则更不容易体现了。
为了更容易直观一些,让我们来看这样一组统计数字:
 
13种单病医疗费用统计                                          金额单位:元
病种名称        住院天数 总费用    药品费     治疗费     材料费     检查费      手麻费      床位费    其它费
顺产              5        2129     256(12) 144(7)   456(21) 325(15)   472(22)   204(10) 270(13)
剖宫产            9        3581     754(21) 365(10) 708(20) 533(15)   367(10)   430(12) 424(12)
胆囊炎           13        6477    3092(60) 512(8)   720(11) 671(10)   362(6)   101(2)   209(3)
阑尾炎            7        2024     749(37) 210(10) 537(27) 103(5)    313(15)   51(3)   61(3)
甲状腺瘤切除术   10        2838     776(27) 342(12) 659(23) 551(19)   333(12)   71(3)   106(4)
扁桃体摘除术      9        2468    1090(44) 512(21) 291(12) 340(14)   106(4)    61(2)   68(3)
尿路结石         12        3179    1281(40) 121(4)   139(4)   604(19)   855(27)   91(3)   88(3)
子宫肌瘤         12        4820    1757(36) 514(11) 961(20) 662(14)   337(7)    110(2) 479(10)
消化性溃疡        9        4503    2888(64) 379(8)   285(6)   528(12)                66(1) 357(8)
急性乙肝         26        5653    3437(61) 406(7)   446(8)   531(9)                527(9) 306(5)
糖尿病           22        9234    5680(62) 562(6)   664(7)   1679(18)              337(4) 312(3)
脑出血           17        8360    4676(56) 1782(21) 542(6)   809(10)               132(2) 419(5)
急性肾小球肾炎    9        2152    1491(54) 223(8)   213(8)   634(23)                98(4) 93(3)
注:括号内数字为该项费用所占百分比
(数字来源:《13种单病种医疗费用与实际成本、标准成本测算分析》胡大炳撰文,《中国卫生经济》2001.6)
 
了解这样一组统计数字以后,在回到前面的那个小故事中,此时如果让我们的一位医者来解释的话,很可能就是这样子了。
1个螺丝钉:4999美元。
知道怎么放进去:1美元。
真实情况在医院的门诊可谓更为直观。君不见,在目前我们的医院门诊看病,挂一个号为一两块钱,最多也就是十来块钱。而看完病后的药费却往往要超过挂号费的几倍或几十倍。病者们总的医疗开支在不断增加,但医者“知道”的价值却一直未有明确的体现。(此时,医者们“知道”的价值,被淹没于各种药费、检查费、器械费里边了。)这种情况,在内科等一些非手术科室更为明显。
“医疗费用分析告诉我们,在卫生总费用的内部构成中,就其平均水平看,卫生机构在提供卫生服务的过程中,通过提供医疗技术服务(含医生劳务、检查、化验等)所获得的收入只占卫生总费用的1/3左右(32.94%),而这1/3的收入,更多的还是由检查、化验所在得的,而纯医生劳务所获得的收入非常少。”(见《中国卫生总费用分配流向测算报告》刘国祥、赵郁馨、万泉、高广颖、杜乐勋撰文,《中国卫生经济》2001,2)
我国现行的医疗卫生体制,使得人们关注的就是直观地可视见的物质费用,而却轻视了在医疗过程中医者们“知道”的价值费用。于是,在这种情况下,病者们对越来越呈上升趋势的医疗开支的牢骚,很容易地就直接发在了医者们身上了。
然而医者们自己的收入状况如何呢?
据了解,目前的医者们的收入状况都是与其所在医院的经济效挂钩的。因此,医院的经济效益如何直接影响到他们的收入水平,相互差异也较大。在我国象北京、上海、广州等一些大中城市的效益较好的医院里,一般医生的月收入会较高一些。而在一些中小城市、基层医院或是经济效益较差的医院里,医者们的月收入都普遍不高。再横向与电信、电力、能源等等其他行业相对比一下呢?其收入水平的差距显而易见。总体来说,医者的收入水平是处于一个中等偏下档次的。
这与医者们工作性质和承担的风险相比,显然是有了一定的错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魏加宁博士在分析SARS在我国的造成的危机的时侯,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曾说:“与经济的快速增长相比,我们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方面,无论是制度建设、体制改革,还是政府的资金投入都严重滞后;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医疗卫生保健需求相比,我们医疗卫生服务的供给则明显不足。反思这场危机,改变医疗卫生领域发展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的现状、提高医护人员工资及福利待遇已经刻不容缓。”
此外,再结合一下那些动辙就几万、几十万的医疗事故赔偿数额相比,医者们“知道”的价值似乎真的有点少许了些吧!

30篇文章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经常头疼勿忽视!可能与6种病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