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字体大小:

被精神分裂的四年

  [收藏]
2015-10-17 16:03
标签:

 

丁亮(化名),24岁,四年前在某省级精神病院以有“幻觉、妄想”被诊断为为精神分裂症,住院治疗半年多。在这段治疗期间,给他吃了大量的抗精神类药物。因为他内心有杀人的冲动和躁狂发作,在医院被列为危险病患,一有躁狂发作的迹象就会打镇静剂。慢慢的他不躁狂发作了,情绪不那么激动了,医生评估她基本康复了,可以出院了。但出院时,主治医师一再告诫他和他的父母,千万不能停药,药物需要长年吃下去,并要定期到医院复查,否则很容易复发,而且一旦复发就会很麻烦。就这样丁亮本人和他的父母一直记住医生的叮嘱,坚持按时吃药和定期到医院复查。

 

但回去后父母并没有看到什么好的效果,他的孩子虽然从外表看来变得安静下来了,但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正常的人。因为孩子工作不了,总述说自己脑子不好使了,反应不过来,而且很多事情总记不住,还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刚开始父母以为这是孩子病情还没有好转彻底的原因,也许随着后续的继续吃药,孩子的情况会慢慢好起来。不知不觉三年过去了,孩子情况不但没有改善,而且变得严重起来:孩子依然不能工作,述说脑子变得更加不好使了,自言自语也变得更加频繁,而且孩子说自己又有幻觉了。

 

丁亮说他和父母以前是很相信医院能治疗好自己的精神分裂症的。但都四年了,自己没有什么好转,这几年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不但花费了好几万的医疗费用,更重要的是浪费了太多的青春。来做咨询的前半年,他认为吃药对自己没用,而开始拒绝吃药。他开始寻求其他治疗方法,后来在网上看到我通过心理咨询调整好的精神分裂症的案例视频,而前来寻求心理咨询解决。

 

第一次心理咨询的时候,丁亮就迫不及待地询问:“韩老师,你说我的精神分裂症能治疗好吗?”。

 

“详细了解你的具体情况后,我会告诉你答案”,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心理咨询中,我首先详细了解了丁亮的发病过程。他告诉我:“患病前,邻居给他介绍了一个同村的女孩做女朋友。那女孩长得很漂亮,身材很好,第一次见面就爱上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也没拒绝,同意先相处一段时间。相处过程中,自己表现得很热情,但女孩却表现得很冷淡,经常不接自己打的电话和发的短信,而且当着自己的面和其他男孩聊得热火朝天、打情骂俏,甚至当着其他人的面数落自己嘴笨,不会说话。每当这时自己就感觉很愤怒,但因为爱她,自己都忍了下来。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们相处还不到一个月那女孩竟然和另一个男孩子好上了,还发生了性关系,我们村的人都知道了。而且我们三个在同一单位,她给我带了绿帽子,竟然没有一点愧疚之情,在我面前表现的若无其事的样子,弄得我在单位和村里都抬不起头。当时我很想报复她,心想她不是爱美吗,那我就用硫酸把她毁容了,看她还臭美,还去勾引男人,但我知道这是犯罪的事情,我不能做。后来慢慢的我就出现‘幻觉’和‘妄想’了,总感觉有人在说我坏话,总感觉有人在跟踪我,想象着自己是一个天下无敌的人,所有的人都向我臣服。‘幻想’时我感觉很舒服,‘幻想’过后我就特别愤怒,杀人的冲动越来越强烈,我感觉很不对劲,就把这些情况告诉了父母,父母很担心害怕就带我去我们当地的医院求治,医生说我这是精神问题需要看精神科,我们当地没有精神科,就去了省城的精神病院”。

 

“你在精神病院,医生怎么给你做的诊断?”我问道。

 

“ 医生问我都有什么症状,我说我有幻觉和妄想,而且内心有控制不住杀人的冲动。医生又让我做了一个量表,然后就说我是精神分裂症,让我住院治疗。”丁亮说。

 

接下来就出现了文章刚开始的情境。

 

文章到这里,不知道大家有什么看法。我现在还感到心痛不已,丁亮竟然这样被精神分裂症了。

 

为什么说丁亮不是真正的精神分裂症患者,而是被精神分裂症了,因为精神分裂症有以下几个典型的特征:一、精神分裂症患者没有自知力或自知力部分缺失;二、精神分裂症患者不认为自己有病,本人也没有求治动机。他们会认为其他人有病,自己根本不会主动求治;三、有典型的幻觉、妄想等精神障碍症状存在。而此案例中的丁亮,第一、自始至终自知力都是完整的;第二,他认为自己有问题,主动告诉父母自己的情况,主动求治;第三,他没有真正的幻觉和妄想等精神障碍症状存在。丁亮所自述的“幻觉”和“妄想”,实际上是他自己表达不恰当,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的情况而误用了“幻觉”和“妄想”这两个专业精神病学术语而已。患者自己不是专业人士,而专业的主治医师竟然完全采用患者自己的描述,而不去慎重辨别真伪,这是很不负责的。大家想一想,一个真正有妄想和幻觉的人会告诉你他有幻觉和妄想吗?绝对不会,因为如果一个人真正有幻觉和妄想,他会坚信自己的所觉察到的是完全真实的。

 

问题诊断需慎重,特别是精神障碍的诊断,如果轻易给求助者贴上了精神分裂症的标签,这对求助者和社会的危害是巨大的。一个人一旦被贴上了精神分裂症的标签,可能这一辈子都很难再去掉这个标签,他们在精神分裂症的标签下不能正常地工作,不能正常的交际,还要忍受他人的歧视,也不能正常地为社会做贡献,一个家庭更因此而没有了欢笑,陷入痛苦不堪之中。

 

大家可以随便到网上搜一搜,看看网上有多少这样的求助“我有精神分裂症,请问如何才能治疗好?”这样所谓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其中有多少是被精神分裂症的?每当看到这样的求助我都非常心痛,在我的工作中也经常接到声明自己是精神分裂症的求助电话,其中有相当多的人已经坚信自己是精神分裂症了,虽然我知道他们不是,他们只是被贴上了标签而已,但他们已经相信自己被给的“诊断结果”,又因为多年吃药没有好转,也不再相信自己还能好转。虽然打来了求助电话,也仅仅是打个电话而已,像丁亮这样最后能真正来进行心理咨询调整的不到十分之一。

 

心理咨询中,我了解到了丁亮所谓的“幻觉”和“妄想”的具体内涵。

 

我问丁亮,“谁在跟踪你”,

 

丁亮告诉我,“是那个女孩和她的家人。”

 

“他们跟踪你做什么?”

 

“他们看到我变得很会说话,有很多朋友,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然后他们感觉很内疚自责,后悔以前背叛了我。”

 

“这时候你什么感觉”

 

“我感觉很高兴”

 

现在问题的实质已经变得很清晰,他这不是“妄想”也不是“幻觉”,实际上是他的“幻想”而已。丁亮中学阶段曾经受到过一次失恋的打击,他内心本就自卑,对自己缺乏认可。这次爱情失败的打击,一下子完全击垮了他的心灵防线,他变得更加自卑、敏感,自己越发的不能认可自己,但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又不知道如何面对,如何调整自己,因此借助幻想,在幻想中自己变得很强大,在幻想中自己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和崇拜的偶像。但幻想并不能解决糟糕的现实状况,这让他感觉到愤怒,既痛恨那个女孩也痛恨自己的窝囊。

 

通过一周的集中心理咨询调整,丁亮清楚了自己问题发展的原委,宣泄出了内心多年的压抑和愤怒,并在心理咨询中一步步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强大起来,敢于直面现实的问题。核心问题解决后,丁亮的父母回老家了,丁亮一个人留在北京,找了份工作,边工作边进行后续的心理咨询巩固。由于他多年吃精神类药物和自我封闭,虽然心理问题化解了,但因为已经与社会脱节很多,这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训练。现在丁亮康复的很好,他的梦想是赚钱买一辆属于自己的运输车,然后跑运输。

 

 

 

网站:www.xl699.com

微信公众号:美龄心理世界(hml699)

微博:@心理咨询师韩美龄/@美龄心理咨询中心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您对文章有自己看法,欢迎评论发言
访问(657)| 评论(0)| 收藏(0)| |举报

本博文的最近访客

评论(本文还没有评论,您是沙发!)
0篇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核通过后显示,请勿重复提交) 更多表情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美龄心理咨询

博客访问:4520226

博客积分:9633

博文数:469

开通时间:2009-02-10

推荐博文
读取中...
随便看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隐形的健康杀手,它排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