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走出完美主义怪圈,向失眠焦虑说再见

  [收藏]
2015-09-21 15:47
标签:

黄伟(化名)31岁就成了一家民营出版公司的老总。公司成立五年来,由于决策得当,选题策划迎合市场需求,业务节节攀升,出版物的市场份额逐年增多。公司的部下都称赞他年轻有为、有闯劲。

但黄伟却开始失眠,安定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去医院检查又没有任何问题。整天烦躁不安,在公司对下属的指责明显增多,导致三名资深编辑辞职;在家里对妻子孩子也是挑三拣四,最近半年里每天都在争吵中度过;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但极大地影响到自己正常的家庭生活,也严重地阻碍了自己事业的发展,曾多次辗转寻求治疗,效果不良。

 

“黄伟自述

在外人看来我是很幸福的,妻子是大学同学又是初恋,孩子上小学,成绩优秀又非常懂事,从来不让人担心。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结婚十年了,我们基本上没有大的争吵,在现代这个社会应该说很难得吧,双方父母也很健康,平时也没有什么事情。

 

事业呢,我现在不管怎么说也是公司老总,营业额也以千万计,可以说衣食无忧。有时想想,觉得自己真的挺幸福的。

 

可是,人好像都是喜欢折腾,或者被折腾的。我开始失眠是因为有一次,一个责任编辑在校对时失误,导致一份已经印刷了五万册的出版物错误率超过万分之五,不得不销毁重印。要说那个编辑已经做了五六年,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所以我很痛心,我平时最痛恨不仔细的人了,一气之下开除了他。

 

那件事因为发现得早补救及时,最后只损失了20多万,但我好像就一直担心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出版市场竞争激烈。大家都在进步,我要是老出错就没法干了。应该就是这种情绪的影响吧,我对编辑们的要求也提高了。以前是错误率在万分之一之内,之后改成了两万分之一。

 

部分编辑有意见,被我压下去了。嗯,我大学里学的是中文,毕业后在出版社做编辑,后来才跟朋友集资成立了出版公司,那些过程我都经历过。

 

说起这个,我想起来了,我以前做编辑,可能也正适合我的习惯。我几乎不写错字,如果碰见有一个字不会写,就一定要查词典记住它是怎么写的。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毛病。后来孩子上学时,我对他的要求也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错字我就难受,忍不住要指责一番,弄得有一段时间孩子都不敢让我看他的作业。

 

平时看书看报也是,我记得上学那会儿,我看书几乎就是为了挑上面的错字,每发现一个错字,我就特激动,最后整理所有的错字,寄到出版社告知他们。发展到后来,要是走在街上,就会挑店面招牌上的错字,看电视就挑字幕的错误,弄得我那些朋友都说我神经病,没事跟错字较劲儿。

 

他们没想到,我确实和错字儿杠上了,竟然成立了自己的出版公司。就在那个编辑出事之前,我的问题其实基本上没有了,可能是妻子的影响吧,她总是跟我说要平和一点,宽容一点,不需要较真的时候就难得糊涂一下。但这件事给了我很大刺激,要说20多万并不是一个大数目,可是那种难受的感觉上来了,看着什么都不顺眼。

 

在家里,看见儿子写作业潦草就想揍他,看见妻子不整理家务就非要说几句。在别人看来,妻子已经很勤快了,坚持不请保姆,所有家务都自己做,家里也很整洁了,我还挑三拣四。妻子再宽容也忍不住了,有一次被我气得回了老家,过半个月才回来。”

 

通过和黄伟妻子联系,以及后来的咨询,了解到黄伟的家庭环境对他影响很大。黄伟的父亲是一个退伍军人,性格暴躁,对黄伟姐弟三人要求都非常高,只要犯错误就是一顿打。母亲性格温婉,对父亲无可奈何。

  

黄伟小学时,有一次写了一个错字没来得及改正,被父亲发现后挨了一个耳光。之后的几年里,黄伟养成了翻看字词典的习惯,对父亲十分畏惧。一度有强迫洗手和强迫吐口水的行为,一段时间后自行消失。

 

 

心理评估

黄伟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之下,形成了一种追求完美的思维反应模式,凡事都要做到最好,不允许自己犯错。绝对化的要求,导致他容易陷入到情绪困扰当中。当事情发展与自我要求不一致时,便出现焦虑、易激惹的状态,责任编辑的失误被黄伟扩大化,担心并竭力避免出现其他更多的错误,同时把这种标准强加给别人,引发人际关系矛盾和家庭矛盾。

 

 

咨询过程

第一次咨询时,韩老师先对黄伟的问题进行了分析,指出他现在的失眠并不是生理性问题,而是焦虑烦闷的情绪引发的睡眠障碍。根源就在于对自己的绝对化的要求,时时都想维持一种完美的状态。

 

高要求在一定程度上会促进自己积极上进,但凡事过犹不及,过高的要求会造成实际情况与目标的距离拉大,在追求目标的过程中受挫。并且他以自己的标准来衡量他人,势必会引起别人的不满和反抗,争吵也就随之产生。这种争吵又反过来影响到他的情绪,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黄伟对这个分析表示赞同。咨询结束后,韩老师给黄伟留了家庭作业,让他去跟妻子孩子道歉,并且让朋友和家人给自己挑刺,无论他们说什么都只能接受,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完美无缺。

 

第二次咨询在一周后进行,是黄伟和他妻子一起来的。他妻子先跟韩老师说了黄伟这一周的变化,说他这期间竟然没有发火,有点不可思议,晚上睡觉也能睡着了。虽然黄伟否认自己睡着,韩老师首先肯定了黄伟对自己的信任和配合,认真完成家庭作业,然后开始分析他的问题,让他认识到自己的确存在着某些方面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并不妨碍他成为公司老总,成为优秀的丈夫和父亲。

 

接着老师又开始分析失眠的问题,指出有些人所谓的失眠只是睡觉前对这个问题过于担心和重视,自我感觉等待入睡的时间过长,给人一种睡眠感丧失的感觉。另外,大家对做梦也存在着误解,以为只有不做梦才是睡眠质量高。

 

最后韩老师领着他们做了心理游戏,并有意让黄伟在游戏中出错,结果大家都报以善意的嘲笑,黄伟体验到了自然放松的感觉,没有觉得谁会指责自己批评自己,因此即使出错了也基本上没有焦虑紧张的情绪。

 

游戏结束后,黄伟说已经十几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就像童年时的无忧无虑,所有的身心都在游戏当中,任何烦恼啊不满啊指责啊批评啊好像都没有了,工作时的那种焦虑紧张当然也就不存在了。韩老师让黄伟和他妻子拥抱了两分钟,他妻子当时就流泪了。

 

这一次韩老师给他布置的作业是带着妻子孩子到野外郊游一次,把郊游过程中的一点一滴都记下来。同时在公司里多鼓励下属,多以微笑示人,看看一周后有什么变化。

 

第三次咨询一开始,黄伟就跟韩老师汇报说这一周确实体会到了睡着的感觉,做梦也少了很多,跟妻子孩子的关系明显亲近了,要多谢韩老师。韩老师让他去感谢他的妻子和孩子,如果没有他们的接纳和宽容,就不会有这样的一个温馨的家,当然更应该感谢自己,如果自己不愿意改变现状,积极寻求有效的感情沟通模式,谁也帮不了他。

 

黄伟还说公司里的氛围变化还不大,但能感觉出来自己在场时大家的压抑感减轻了,大家看到自己也不再是“苦大仇深”的样子了。

  

韩老师这次没有刻意地再分析他的问题,而是和他谈起了哲学,从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到道家的“无为”,从中国的黄老哲学到西方的存在主义,最终他们的观点趋向一致:不管个体差异有多大,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追求——追求快乐享受生活的状态,并想时时刻刻处在这种快乐享受生活的状态里。说到这里,黄伟沉思了很久,好像悟到了什么。

 

接下来一个月里,黄伟又做了两次咨询,韩老师主要采用了音乐治疗和团体治疗的方式,对他的问题进行了总结,鼓励他学会享受生活,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做出最优选择,用轻松的心态去做事,真正地打开心胸,接纳生活中不愉快的事情,“当你全部地打开自己,那些不愉快根本影响不了你。越是保护自己,越容易感觉不舒服,也就越拘束自己,武侠小说中的‘无招胜有招’就是这个道理……”

 

整个咨询过程中,黄伟都很配合,积极服从咨询师的安排,主动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三个月后整个咨询完全结束,黄伟专门带着妻子和孩子来感谢韩老师。韩老师说:“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选择了快乐,也就得到了快乐!”

 

 

——文章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北京美龄心理咨询中心www.xl699.com

    微信公众号:hml699

    新浪微博:@心理咨询师韩美龄

    电话:15321838518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您对文章有自己看法,欢迎评论发言
访问(567)| 评论(0)| 收藏(0)| |举报

本博文的最近访客

评论(本文还没有评论,您是沙发!)
0篇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核通过后显示,请勿重复提交) 更多表情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美龄心理咨询

博客访问:4458962

博客积分:10613

博文数:526

开通时间:2009-02-10

推荐博文
读取中...
随便看

本周推荐博文

关闭

脑中风的认识上,你走入了哪些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