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系统提示...
关闭Ⅹ
  • 2009年十佳健康名博
个人信息
用户头像

李海林

博客访问:803910

博客积分:1108

博文数:123

开通时间:2009-04-10

公告

李海林,目前致力于导医导诊与健康管理事业,致力于协助政府缓解老百姓“看病难、有病乱投医、看病贵”难题。 1994年毕业于沈阳药学院,先后在合资、国企、民企药厂和商业公司担任采购总监、销售总监、总经理等职。本人是国内最早进行药房托管、药事管理集成服务者,是“药学采购包”创始人。本人是中央电视台《对话》、东方卫视《头脑风暴》现场嘉宾,并接受过阳光卫视、中国医药报、医药经济报、健康报、人民网、德国之声等多家媒体记者采访报道。思想求真务实,在实践中提升理论,对医疗医药健康行业的观点视角独树一帜。

我的人气博文
读取中...
访客
读取中...
最新评论
读取中...
李海林的博文
博文分类:

39健康网十大知名博主胡卫民医生、39健康网十大知名博主李海林老师联合开创健康管理新模式------慢病培训式诊疗活动开始了!活动详情请见上图或加微信公共平台:xfks99

新医改试点诊所------橙色易康诊所本月28日即将开业了!


《药价“虚高”的真实原因及解决对策》

              /李海林

马云的高调是商业伦理的一束光

   阿里巴巴公司发生了高管层人事大地震。该集团B2B公司发现从2009年底开始,平台客户的欺诈投诉有上升趋势,而从阿里巴巴董事会委托的一项独立调查显示,部分销售人员为短期利益,故意纵容或疏忽允许部分外部分子进入阿里巴巴会员体系,有组织地进行诈骗。

   针对这种情况,公司采取刮骨疗毒措施:清理了1107名2010年涉嫌诈骗的“中国供应商”客户,占年底中供付费会员总量约0.8%。同时,对负有直接责任的近百名销售予以处理,公司CEO和COO对此承担责任,也引咎辞职。

   有业内和业外人士在神神秘秘地谈论此一人事变动背后的公司政治内幕。这样的谈论,在一个把厚黑学当成商业经营法宝的国度,再正常不过。不过,正因为这样的厚黑主义商业气质已经毁灭了中国商业世界的前景,我宁愿相信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马云的说法。即便这只是一个说辞,它也开启了打破厚黑主义商业黑洞的唯一通道。

   以我对历史的有限了解,当代中国的商业秩序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恶劣的。原因很简单:商业活动是由人的物欲本能驱动的,这种本能会刺激人开发自己的理智能力,此即计算成本-收益的算计能力。一个社会,如果没有发展出一种机制,控制这样的本能与理智,物欲和算计能力就会带着一种邪恶的诱惑,迅速地侵入文明的其他领域,比如家庭、政治、社会关系之中,导致文明的扁平化,人的生存的原子化,最终毁灭文明,当然也毁灭商业本身。

   幸运的是,几乎所有文明体,包括20世纪之前的中国文明,都发展出了控制机制。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宗教,以及儒家的教化之教。这些正统宗教不会拒绝商业,但会控制商业。它们共同地重复一个简单的真理:人首先是精神的存在,灵魂才是人的本质所在。追求物质财富的商业活动应服从于精神的指引,财富应当用于实现灵魂的圆满。由此,物欲被抑制在生命的下层,成本收益的算计能力也受到信念、价值的控制。财富服务于人的圆满与文明的繁荣,而不再是一种破坏性力量。商业本身也因此而具有了秩序。

   不幸的是,当代中国的商业发展,启动于信仰和价值真空的环境中。人们的物欲和算计能力被释放出来。由此有了高度繁荣的商业世界。但是,也就只有商业,在很大程度上,中国没有最基本的商业秩序。光是一个乳制品行业的无序状态,就已经令人瞠目:先是大头娃娃奶粉,然后三聚氰胺奶粉,中间有还原奶,现在据说又有了皮革奶。在新兴的网络行业,丑闻也层出不穷。

   在当代中国,人人都在奋力地挣钱,都像超级计算机,在进行着复杂而敏锐的成本收益计算。由此形成的却是一个人们相互伤害的交易体系。

   中国人有可能走出这个相互伤害的陷阱么?阿里巴巴的刮骨疗毒,让人看到了一点希望。马云说,阿里巴巴从成立第一天起,就从没以追逐利润为第一目标,他决不想把公司变成一家仅仅是赚钱的机器。为此,公司始终坚持诚信原则,对于“触犯商业诚信原则和公司价值观底线的行为”,不能有任何的容忍姑息。

这话听起来很高调,很多人不会相信。但我选择相信马云的话。因为,这样的话会对说话者本人产生自我暗示作用,马云对公司员工讲这样的话,并且反复地讲,一定可以影响塑造出一种公司文化。同时,马云作为商业领袖,反复地讲这样的话,也会对企业家群体产生影响。更何况,马云也做了一些引人注目的事情,公司高管的主动辞职为他的话做了背书。

   凡此种种表明,本次事件对于中国商业世界之自我提升,必将产生积极意义。其实,十几二十年下来,很多商人也已经疲倦了。他们也渴望出现一个健全的商业秩序。但是,这个时候,他们碰到了搭便车问题,人们在相互观望。这个时候,惟有个别的企业家,借助于精神的自觉跳出相互陷害的陷阱,僵局才有可能被打破,相互伤害的体系才有可能松动,进而瓦解。

   至于旁观者,在商业失序已经触底的时候,何妨以天真和善意猜测他人,这是走出洞穴的一束亮光。

   联想到我们医药医疗行业,诚信的缺失、价值观的扭曲,让以利为本替代了以人为本,让医患尊崇变成医患仇视,我们的各方当事人难道不应该好好向马云先生学习吗?!

这个揭露肿瘤医院黑幕的帖子是否属实?
什么病人最可怜?肿瘤患者!现在不少医疗机构对病人实行“三光政策”:钱花光,头发掉光,死光!
 
请看凤凰网的一则帖子:揭露中科院肿瘤医院异地“院中院” 北京桓兴肿瘤医院
 
揭露中科院肿瘤医院异地“院中院” 北京桓兴肿瘤医院
北京不少医院将自己的医疗特色做大做强。同仁医院用百年金字招牌正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一所综合性现代化医院,预计投资总额3亿元。协和医院与邮电总医院重组合并,成为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医院
中科院肿瘤医院与北京朝阳区桓兴肿瘤医院(原北京朝阳区南阳肿瘤医院)合作借床就是幌子 ,其实就是“院中院” 。遮掩耳目、掩耳盗铃、秃头上顶虱子,明摆着的猫腻。真正目的是,共同合谋,逃避法律制裁。倒卖肿瘤患者,无数肿瘤患者被该医院和中科院肿瘤医院的医生、专家刮了一刀又一刀,介绍费、手术费、会诊费。进入该医院大门就没等于成为医生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诱导过度用药,直接导致了医疗费巨高。患者很可怜,一年医疗费几十万、上百万不稀奇。“过度治疗”加速了病情的恶化,他们既要忍受无情病痛的折磨,还要忍受经济上的‘生吞活剥’。到后‘人财两空’也不明白,还要感谢该医院及医生(因服务好),患者痛苦不堪也不明白这里面的黑幕,是最大的冤大头。
20多年来, 北京桓兴肿瘤医院一直是中国医学院肿瘤医院的协作医院,共陆续收治中晚期肿瘤患者达4万余人次,其中手术患者4000人次,妇瘤科患者6000人次。(摘2008年桓兴肿瘤医院介绍)肿瘤医院专家每转诊一位患者到桓兴医院,给肿瘤医院专家行贿1200.00、会诊费;1000.00元、手术费;3000.00—5000元,20多年来桓兴行贿和劳务费共支出合计近1亿,赚取怕见阳光的5亿富豪!每年靠转诊费、会诊费、手术费等,中科院肿瘤医院每位专家每年就有几十万元,骨干力量能够达几百万的灰色入。
全国医疗最腐败,行贿最多的医院是哪家医院?是‘北京桓兴肿瘤医院’
全国受贿最多的医疗专家是哪家医院?是‘中国医学院肿瘤医院’?
我是桓兴肿瘤医院谢秋芳院长的外甥刘斌,从事肿瘤内科工作十余年,在桓兴肿瘤医院工作5年。深知桓兴肿瘤医院的潜规则,腐败的桓兴肿瘤医院,为了获取不义之财,不折手段。20多年靠行贿,打通‘市卫生局’、‘朝阳区卫生局’、‘中科院肿瘤医院’等各要害‘关节’部门 ,被北京卫生局核定为:”非赢利性医疗机构”.其实从事的就是赢利活动,性质为私人医院,与中科院肿瘤医院合作,行贿中科院肿瘤医院肿瘤专家,转患者到桓兴肿瘤医院,已达到合法的强盗,来掠夺肿瘤患者的钱财!   法律在该院面前黯然失色!!法律是给穷人的吗?
     
本帖不断遭到有些网站的删除、账户被封杀、禁止发言,为何对‘待实话实说,反应真实情况’是这样对待呢??望广大网友给予支持顶起、转载,以免肿瘤患者被合法抢劫!!!! 引起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打击腐败 让全国网民来评判 这一全国最大肿瘤医疗黑幕!详细请看博客;http://hi.baidu.com/alakaj/blog

     谋财害命之"药品外购"的利益链

 
    有些药品,由于没有进医保,或者没有中标,但厂家还想销售,就会动员医生,由医生向患者家属推荐到厂家或代理商指定地方购买,这种行业中称为“药品外购”。
    “药品外购”目前在中国发展成一个数十亿的市场,特别是一些肿瘤患者用药或者一些增强免疫力的药品。这些药品顶多是个“辅助用药”,但价格往往奇高,零售价一般是代理价的十倍左右。特别是对于癌症病人来说,往往是“三光”的悲惨结果:钱花光,头发掉光,人死光!
    正是有了这么虚高的暴利,利益之下,必有“勇”夫:某些医生和药商成了十足的谋财害命的屠夫!
     且看—潇湘晨报文章
病人去世家属疑大夫用药 曝处方药流入医院路径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3月5日,59岁的李昌生死在长沙河西一家医院。9天前的2月24日,他在此接受早期结肠癌腹腔镜手术。

据李昌生家属出具的材料显示,3月5日早晨6时许,李昌生在连续高热的情况下,腹部疼痛。9点时,其心律达到180,出现休克症状。11点,医院诊断为腹腔大出血。一个小时后,李昌生得到第二次手术,于术后死亡。

李昌生的家属将疑点投向“万特普安”——2月24日手术前,李昌生的家属根据主刀大夫康安定提供的电话,在自称“北京万特尔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员工易文慧手上购入十支,并于手术中注射进入李昌生的身体。

据万特普安的说明书显示,该药系处方药,但李昌生的家属覃永安表示,他们在购买时并未出示处方。

万特普安,学名叫“铜绿假单胞菌注射液”,主要用于恶性肿瘤的辅助治疗,降低感染的发生。本版撰文/本报记者曾鸣刘颖实习生谈丹王雪长沙报道

A

无需处方的处方药

覃永安提供的“湖南同健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销售单”显示,李昌生购买“万特普安”十支,厂家系“北京万特尔生物”,规格为1mg/支,单价220元,10支共计2200元。

蹊跷之处在于,销售单上显示的销售日期是2011年2月16日。而覃永安强调,这批万特普安,是2月24日手术当天送到他手上的。

记者通过查阅说明书了解到,万特普安的贮藏条件为“2~8℃避光保存”。

覃永安回忆,康安定提供易文慧的电话后,并未开具处方。而这十支万特普安送达后,进行手术的医生亦未查验销售单,未对药剂的质量提出任何异议。

B

渐渐清晰的流入路径

覃永安出示的销售单盖有“湖南同健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记者登录“同健大药房”官网,在“公司概况”一栏发现,其隶属于达嘉维康集团。

随后,记者登录“湖南达嘉维康医药有限公司”官网,其“公司介绍”一栏显示,该医药集团组建于2011年1月,下设“湖南达嘉维康医药有限公司”及“湖南同健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

据达嘉维康医药有限公司官网显示,该公司主营抗肿瘤用药,与各大药厂有合作关系。易文慧自称给“北京万特尔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做事,并称“同健大药房”是全湖南唯一的万特普安的零售商。

覃永安曾询问易文慧是否万特尔在湖南方面的总代理,遭易否认。易表示自己是“跟厂家做事的”,“我们外卖的药都是在那个同健大药房”。

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注射进入李昌生身体的万特普安流入路径渐渐清晰——该药由万特尔公司生产,供货给达嘉维康之后,由同健大药房销售,并因康安定介绍,由易文慧在无处方的情况下外卖给患者,最后由医生实施注射。

C

“康医生对这个药用得最多”

覃永安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时间为3月26日中午11时的通话录音,通话双方是覃永安与易文慧。对话以覃永安购买“万特普安”为由展开,使“万特普安”这种处方药从外部流入医院的路径渐渐清晰。

录音部分如下:

覃永安(以下简称“覃”):康医生讲效果比较好,指定在你那里买吧?

易文慧(以下简称“易”):对对对。

覃:需要的时候直接联系你?

易:如果你要做手术,术中用的话你要提前告诉我。

覃:直接拿货还是你送过来?

易:我可以给你送过来。

覃:自己去买带处方,不带处方就找你?

易:对对对,你就打电话,我去帮你买过来都可以。

易文慧在电话中表示,她是“厂家(北京万特尔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的”,可以“上班给你们买一下”。易表示患者也可以自行购买,但那样需要“带医生的处方去”,因为“这是处方药”。

易文慧不止一次说到,“在医院里买的话一个是贵一些(售236元),二个它是自费药,没有报销。医生如果为你们考虑,也希望你在外面买。”

当覃永安对“药的质量和安全”提出疑问时,易文慧安慰之,“康医生对这个药用得最多。。。。。。没关系,他们都知道。”

D

万特普安仍在“外卖”

覃表示,被康安定指定在易文慧处购买万特普安的,并不只有他姑父一人,肠道外科做手术的,几乎都在易文慧那里购买。

随后,记者找到了肠道外科的另外一位病患方义军。他于3月21日进行手术,手术同样使用万特安普十支,亦在易文慧处购买。

方义军表示,十支万特普安由易文慧在手术当日(21日上午)送到病床前,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该药的购买事宜,系康安定在办公室交代。

与李昌生不同,方义军的主刀医生并非康安定,而是肠道外科的主任江医生。似乎,不管是否主刀,康安定都能指定病患去易文慧处购买万特普安,此中似已形成链条。

记者随即在病房拨打易文慧电话,表示需购买十支万特普安,易文慧说自己正在出差,请记者带着处方到同健大药房购买。

“那为何以前不用带处方呢?”记者反问。

“以前是帮下忙。”易文慧回答。

3月31日的傍晚,夜色渐浓。看上去,医院内一如往常,秩序井然。无需处方的处方药链条,正随之隐入层层暮色。

“易文慧如何能够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从同健大药房拿出处方药?”带着这个疑问,本报记者来到达嘉维康医药有限公司。人力行政部经理周武表示,同健大药房的所有处方药都是“认处方不认人”,如果李昌生的家属所提供的销售单是真实的,那么就意味着这十支“万特普安”是从同健大药房的渠道流出的,而药房必然会收到一张处方,哪怕是易文慧伪造的处方。周武向记者承诺,同健大药房对所有销售处方药收到的处方都有严格的管理,药房将对与那张销售单配套的处方进行追查,而本报记者亦将持续关注。谋财害命之药品外购的利益链

《蜗居》作者写《仁术》对医生说理解万岁

 

   我向大家推荐六六的新作《仁术》,“医患

 

关系是否和谐”是新医改是否成功最直接的观

 

照和标尺!

 

中国式医患的第三只眼

 

核心提示:小说以上海某知名医院的脑外科医生郑艾平的第一人称视角切入,加上同事大师兄刘曦、二师兄霍思邈三位年轻医生的挣扎故事。“我”是一个想实现医生理想和抱负的人,“这是我当主治的第四年,还没有机会看门诊,依旧在手术室和急诊间里混迹,甘当无名英雄。”

六六最新一个称号是“社会话题女王”。

继婆媳关系、夫妻关系、房价小三之后,六六把触角伸向了医患关系,此时在深圳产妇事件全国风雨之际,颇令人关注。不过,如果你期待卧底、揭黑以及打假,那么可能你会失望,六六却不再延续《蜗居》中定义,这次她告诉我们诠释“信望爱”这三个字最好的地方,就是医院。

《蜗居》一书销量超过50万,成为2009年度关键词。用六六的话说,“《蜗居》之后,自己、老妈接连生病,天天泡在医院,于是就有了想写本讲医患关系的小说的想法。”她希望还原一个中国式医患关系。《心术》,取意“仁心仁术”。六六曾言,人在世上不外乎两点,心与术。也就是德与才。要么德才兼备,要么心术不正,正也可,邪也可,“一个预备成为医生的人,首先要有一颗仁心,然后才去训练他的仁术。心术不正的人,是很难成大器的。”

小说以上海某知名医院的脑外科医生郑艾平的第一人称视角切入,加上同事大师兄刘曦、二师兄霍思邈三位年轻医生的挣扎故事。“我”是一个想实现医生理想和抱负的人,“这是我当主治的第四年,还没有机会看门诊,依旧在手术室和急诊间里混迹,甘当无名英雄。”

她希望从另一个角度来体察医生生涯的价值:医生是一门经验加高科技的职业。从接受基础教育的16年(本科毕业),到接受高级教育的另5-6年(博士毕业),到手术台上锤炼最少5年,而一个医生的手术费除去个税,往往不超过100元,与此同时,就她亲自体验的几家三甲医院附近房价而言:最差的公房均价超过三万五,好的楼盘价格超过八万一平米。

医生没了心,不能成器,病人失了信任,这个世界也开始成为没有安全感的防空洞,“每个人都很敏感,一有事情就马上把门关上。”六六提倡信任,同时她也不失困惑:当一名陌生人让我们帮忙照看五分钟小孩时候,我们大部分人都会做好,问题在于,谁会把自己的小孩交给陌生人五分钟呢?谁能把心扉敞开给大家呢?

曾经,六六也不信任医生, “有一次自己带儿子看病,大夫给开了药性很强的抗生素,吃出抗药性后,再吃什么药都不管用了。但是大夫之所以开,是因为那个药有提成。当时很生气。”

深入经历医院六六有了宗教般的涅槃,开始有了理解,“我并不是写医生的不易。而是理解,对所有人的理解。”。当六六手臂摔断了,里面有残片,医生问开刀还是不开,开刀可能损伤神经,不开刀阴雨天可能会疼。六六决定把信任交给医生,让他来决定,表示“如果有问题了那是我的命”,结果医生决定不开刀,现在恢复得很好,没有任何伤疤,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从此,她开始认为充分信任可以使得每个人有与之对应的骄傲与责任感。六六希望《心术》成为一座桥梁,不仅是关于医患,更多是关于人与人之间信任。在医院,她第一次面对死人之际,精神世界的一半都崩溃了,由此她也开始反思医生的角色:“你想他们每天都要面对这些,而且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刻,反正是我是不知道他们以什么样的本能去支撑下去。”

六六的信任也是从危机中来,如今她说起自己童年仍旧一脸惨痛:“我是那种不招老师疼不招老师爱的学生,小时候班长坐在我边上,我们讨论,老师看到会说张辛你又在影响胡泽,从来不说胡泽你影响张辛。”如今,六六享受与自己的成长与成名----年轻时都被娘管着,最想嫁人是为了摆脱了我爸我妈,今天还对老公说“我感谢你为我那么勇敢,因此我这辈子对你不离不弃”。

“整个社会要遵循一个公平原则,这个公平原则包括,收入的公平,荣誉的公平,制度的公平和竞争的公平。”她强调多次不要轻易试探人的道德底线,而当前的医患格局使得医生不得不面临现实与理想的多重考验。因为久居新加坡,她也坦然表示中国和新加坡看病体验完全不同,但是从实情考虑,人口众多的中国的医疗投入要达到新加坡水平也相当不现实。一言以蔽之,中国式医患的大背景仍旧植根于中国新旧体制的更迭怪圈,自我衍生以及自我维持乃至自我崩溃。

不过,从某些方面来看,六六还是那个不失机敏的“少妇溜溜”,会脚着拖鞋穿着睡衣在图书馆接受采访,双手一摊自嘲“上海人嘛”;租在陆家嘴几十年的老公房里,却自得其乐,邻居姐姐也心甘情愿成为她的半个助理;“老网虫”出身的她还是会在意网友互动,戏谑微博让她这样的“长舌妇”可以有节制地抱怨,粉丝在短短时间已经飙升近一万五;同样,她也渴望认可,成功打入从小敬仰《收获》对于她来意味着文学专业的认可,提起当下定位,仍旧不忘调侃一句:减肥很重要。

《心术 》六六著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大家请点击看下列视频:《被指没管好医托 南昌卫生局女官员节目现场发飙》

http://news.ifeng.com/society/2/detail_2011_03/19/5252197_0.shtml

  我感觉视频中这位女官员有失体统,她在节目中拿出一叠文件辩解,同时也反映了医改过程中“官本位”和“教条思想”在作怪。如此素质官员,医改何日才能成功?

 视频中律师说得没有错,医托的问题,主要靠卫生局打击医疗机构,而非乌合之众的“医托”,因为医托会逃之夭夭,而医疗机构是落地生根。

如果医改的主要推动者的卫生官员是如此保守、教条、无礼、无知,更无创新思想和行动可言,那真是百姓悲哀!

可喜的是,我们还有高州医院模式、神木免费用医疗、南京医药分开、安徽招标集采模式等改革亮点出现,我国还是有一批热心医改的高素质的卫生系统领导在积极探索和努力推进改革进程......

女副调研员现场发飙(视频截图)

工作人员前来“劝架”(视频截图)

南昌市卫生局一张姓女副调研员发飙了!近日,一段南昌电视台新闻频道《文明行风热线》“315特别节目”的视频在网络上引起网友热议。在这段视频中,节目的两位嘉宾南昌市卫生局一位女副调研员和一位律师在录制现场展开“舌战”,女副调研员因为不同意律师的观点,面对质疑和责问,当场发飙,表示“节目要暂停,已经变了味”不能继续录制下去了。女官员随后指责“律师不懂法”,律师后来回应说对方是“傻B样的人”、“狗屁”。

“一副官腔,律师骂得爽快”、“官员心理素质不行,还怎么为民服务”、“律师骂粗话也是不对的”……视频被各大网站转载后,网友纷纷对此发表评论。记者了解到,南昌市卫生局确实有一位姓张的副调研员,而视频内容疑是电视台内部人员发到网上的。

卫生局女副调研员节目现场发飙

在这段视频中看到,女嘉宾南昌市卫生局女副调研员和律师在讨论“医托坑人患者怎么办?”时,律师称“打击医托就靠卫生行政部门打击,医托屡禁不止,就是管理出现问题”,并质问卫生部门“有没有打击医托骗人的平台?对医院出现医托的行为监督了没有?”

这时,女副调研员要求主持人将节目暂停,称节目变了味。主持人询问“怎么了”,女副调研员称“我感觉你不了解这个情况,节目停一下,真的变了味。如果你这么说,我先请你学习一下文件。”随后,女副调研员指着一叠材料向主持人反驳律师的观点。

“这位律师,我不知道是位什么律师……开玩笑,他的说法我不能接受……开玩笑,你这样子说话你违反国家相关法律,你不能要求卫生行政部门做违法的事情。(节目)我不做了,这位律师这样说我不赞成,你怎么能说没管?”视频中,女副调研员拍着桌子对着律师发问。

律师称“这是事实”,女副调研员则对主持人说“(节目)做不下去了,这样怎么行?”。随后,双方被主持人及上台的工作人员劝开。

律师现场骂女副调研员是“SB”

在随后的视频中,律师被劝下台,而女副调研员则在台上左右走动,向主持人抱怨。而律师的一句“你们就是坐在办公室太久了”又将两人的情绪爆发了。

“那么多人受骗,卫生局难以推卸责任……我觉得就是卫生局的问题,你把医院管好了,谁出现医托,就吊销执照……我是说卫生主管部门,又没有说南昌市卫生局,真是SB一样的人,她又不能代表(南昌市卫生局),她这个样子怎么代表。”

“你还做律师啊,你连基本的法律都不懂,你做什么律师啊”,针对律师的指责,女副调研员称“律师不懂法”。“你看看这文件,说什么卫生部门老大难……法律规定公安部门设立警务室进行打击,卫生部门是针对取得合法执业资质的医生才能进行管理……”

主持人劝双方不要激动,并询问“卫生部门会给存在医托的医院什么处罚时”,女副调研员称现在不想在镜头下说,可以私下告诉主持人,随后边说边走下台。“你不懂法律,你还说粗话,你还是文化人……什么文明,让开让开,我还懒得说呢”,在走下台后,女副调研员还对工作人员大声抱怨“开玩笑,你不懂法律你不要说,你先学好法律再来做节目啊,你要知道你是媒体。”。

“狗屁,你当得了局长吗?你就当不了……你根本就不应该请这样的人来”,在视频的结尾,律师也对主持人抱怨,称不该请这样的官员当嘉宾。

                           这次是“尼美舒利”成了冤大头

近日个媒体都在报道“尼美舒利”可能是“小儿夺命药”。老百姓是非专业人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纷纷把在手的药扔掉;而医院里很多“专业”人士,也因为对这个药心里没有谱,于是纷纷下架了事。

 本人是学化学制药专业的,对尼美舒利还是约知一二:尼美舒利本质上是一种消炎药,通过高度选择性抑制炎症性前列腺素合成酶Cox-2的活性,抑制并清除自由基,抑制蛋白水解酶抑制组胺释放而达到抗炎效果。由于很多炎症会引起发烧,若能很好的控制炎症,也就消除了发烧的内因,从而达到退烧的作用。这种药的优势是不仅抗炎作用强,而且对消化道副作用较其它非甾体抗炎药小,对手术和急性创伤的疼痛和炎症、关节外风湿病、骨关节炎、急性上呼吸道炎症引起的疼痛和发烧、痛经都有良好的疗效。这种药的耐受性也不错,恶心、胃痛和烧心偶有发生,但为短暂和轻微,很少需要中断治疗。至于药品的副作用,西药普遍存在,只要按医嘱使用即可,其副作用并没有出格之处。

那为什么会有这突如其来的致这种药于死地的报道呢?凭我的直觉,这里面恐怕有商业竞争的黑幕在作怪?!商场多阴险,我是这么揣测。

揣测归揣测,生产尼美舒利的厂家也很难找到真凶,这种药或许从此就成为冤大头了。。

123篇文章